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乌衣巷口夕阳斜,唐朝大牛咖刘禹锡写乌衣巷时居然没到过南京

江苏文脉 08-19

△点击听刘禹锡和《乌衣巷》的故事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乌衣巷》唐 刘禹锡

中唐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是南京城最好的广告语。

一千多年来,这首诗流传甚广,几乎人人会吟。

自从被选入语文课本之后,更是家喻户晓。

朱雀桥、乌衣巷、王谢堂前燕,因为刘禹锡的书写,

成为了最优美婉约的文学意象,也成为最意蕴丰富的历史典故。

但是,你知道吗?

关于这首诗,一直存在一个小小的误会。

“当年刘禹锡路过南京,游览乌衣巷,看到六朝繁华不再,写下了这首凭吊诗 …… ”

说起《乌衣巷》,这是最常见的介绍套路。

误会就在这里了。

其实,写《乌衣巷》的时候,刘禹锡还从没到过南京。

《乌衣巷》是刘禹锡《金陵五题》组诗中的一首。

五首题咏金陵的诗,《乌衣巷》是其中第二首,另外四首是这样的:

石头城(其一)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台城(其三)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

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生公讲堂(其四)

生公说法鬼神听,身后空堂夜不扃 [ ji ō ng ] 。

高坐寂寥尘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

江令宅(其五)

南朝词臣北朝客,归来唯见秦淮碧。

池台竹树三亩馀,至今人道江家宅。

第一首《石头城》和第三首《台城》,也广为人知。

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地名,和乌衣巷一样,在今天的南京依然是地标。

这里的“生公讲堂”和“江令宅”,也是两个地名,但今天早已荡然无存。

“生公”,是对晋末高僧竺道生的尊称,

“生公讲堂”,是竺道生当年讲经说法的讲堂。

唐代中期,竺道生早已去世几百年,但讲堂还在,夜间也不关门,

高高的座位落满尘埃,明月寂寞地照着中庭。

“江令”,是个人名,姓江名总,他做过陈朝尚书令,人称江令。

虽然陈朝早已被隋灭掉,但在中唐时期,当地人仍能指出江总旧宅的位置。

这么精美绝伦的五首诗,确定没到过实地就能写出来?

古之人不余欺也,刘禹锡在诗前面加了一段序,老老实实交代了创作背景。

刘禹锡写道 ——

余少为江南客,而未游秣陵,尝有遗恨。

后为历阳守,跂而望之。

适有客以《金陵五题》相示,逌 [ y ō u ] 尔生思,欻 [ chu ā ] 然有得。

他日友人白乐天掉头苦吟,叹赏良久,且曰《石头》诗云,“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矣。

余四咏虽不及此,亦不孤乐天之言耳。

我们用今天的语言,来解读一下这段话:

我年轻的时候到过江南一带,遗憾的是,却没到秣陵游玩过。

后来,我担任历阳太守,离秣陵很近,踮起脚就能望到。

很想来,但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恰巧有位朋友来看我,给我看了他的《金陵五题》,

我突然诗兴大发,麻溜写下了这五首诗。

后来,我的好朋友白居易看了这五首诗,喜欢得不得了,翻来覆去一遍又一遍地吟诵。

他特别喜欢《石头城》那首,尤其是“潮打空城寂寞回”那句。

他还说,后人再也不可能写出这么好的诗了。

要我自己说呢,其余四首虽然没有《石头城》好,但水平也是够可以的了,哈哈。

△刘禹锡像

刘禹锡提到的历阳,是今天的安徽和县,唐代又叫和州。

刘禹锡说自己是历阳太守,更准确的官方称呼,其实叫和州刺史。

刺史是由唐朝中央政府直接派到地方的官员,负责监察地方。

但刘禹锡的这个刺史,当得有点郁闷,因为当年他是被从京城贬出来的。

一贬就是二十多年。

长庆四年(824 年),刘禹锡终于从巴蜀之地的夔州调任和州。

和州是个好地方,北近中原,东临长江,而且与刘禹锡心心念念的金陵仅一江之隔。

可是刘禹锡刚到和州,就遇上旱灾。

新官上任,忙里忙外,夙兴夜寐,哪有时间去金陵旅游。

当时的金陵,正值城市发展进程的低谷期,

既不叫金陵,也不叫秣陵,当然更不叫南京。

官方名称是上元,勉强算县级行政单位,归润州,也就是今天的镇江管辖。

比起上元,和州的地位相当高,相当于今天的地级市,下面管着好几个县。

和州刺史向上级汇报工作,得去扬州,

那儿有上一级的行政长官,叫淮南节度使。

和州刺史也可以去辖区境内农村体察民情,但上元是轻易去不得的。

用今天的说法,不是同一个县,不是同一个市,也不在同一个省,

彼此之间没什么工作关系。

△白居易像

刘禹锡只能赋诗安慰旧梦。

诗写好了不藏着掖着,寄给好朋友白居易看。

白居易当时正在苏州做刺史。

两人官职相当,年岁相当,官场都多坎坷,

彼此非常理解,说起话来也不谦虚、不客套。

没到过金陵,却能写出如此动人的诗句,刘禹锡给后人留下了一座跨不过去的高峰。

后代无数诗人写了无数《乌衣巷》《石头城》同题诗,无出刘禹锡右。

就连刘禹锡自己,后来真的到了南京,却也写不出《金陵五题》那么好的诗了。

宝历二年(826 年),刘禹锡被罢和州刺史,调回洛阳。

北上路过金陵,正好圆了几十年的旧梦。

到了金陵,刘禹锡嗓子眼里全是诗,又作了几首。

其中一首叫《金陵怀古》。

潮满冶城渚,日斜征虏亭。

蔡洲新草绿,幕府旧烟青。

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后庭花一曲,幽怨不堪听。

冶城、征虏亭、蔡洲、幕府山、后庭花,

蒙太奇手法,刘禹锡用得老练熟稔,效果惊艳。

可是《金陵怀古》的名气却远逊《金陵五题》,

把刘禹锡和金陵城联系起来的,永远是《乌衣巷》。

说起南京六朝的浑厚苍凉,

人们最先想到的,也永远是这首《乌衣巷》。

文 |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白雁

以上内容由"江苏文脉"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南京扬州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