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网络搬家”不过是躲起来的自由

中青评论 08-19

摘要

中青评论

所谓到 " 小号 " 发泄,也只是暂时性的,大致相当于一些人在回家前躲在车里静坐几分钟的 " 自由 "。

如今,越来越多年轻人在进行 " 网络搬家 "。微博博主 " 语文指挥中心 " 对其下定义:" 网络搬家 " 指的是为了怕别人关注或者监视,把自己的号从一个搬到另一个的行为。而 " 网络搬家 " 的原因,只是为了找一个地方自说自话。

随着网络社交工具的迭代,从博客、人人网、QQ 空间到微博、微信,相当一部分网民都经历过一个 " 网络搬家 " 的过程。但是,当前受关注的 " 网络搬家 " 现象,主要指一种基于取悦自己的 " 逃离 "。比如,不少人因工作需要而不得不使用微信,甚至有被绑架的味道,所以在工作之外,就想找一个能够自说自话的空间。

对此现象,受访者的理由说得很明白——搬家不是因为 " 旧家 " 的消失或衰败,而是 " 看心情 "。换言之,它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在快节奏且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中,几乎每个人的内心都积压着一定的负面情绪。而这种情绪的释放,往往无法在朋友圈这种面向熟人的网络社交场所进行——因为部分负面情绪,本身就是由 " 熟人 " 制造的。从这个角度说,人际交往变成 " 人机交往 ",并没有真正 " 解放 " 我们的社交压力,相反,它可能变得更加无处不在,也无时无刻不存在。人们在朋友圈的一言一行,早就被嵌入到一套隐性却又标准化的规则之下——说什么,怎么说,都比线下交流显得更复杂。

有人说,微信朋友圈就是一个自我表演场。这话其实只说对了一半。人们在朋友圈凹造型,尽力展现自己光鲜、独特的一面,当然是一种表演。但极少有人表演 " 悲惨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表演是不够完整的。所以,与其说是自我表演,不若说是自恋。" 网络搬家 " 的流行证明,即便再自恋,朋友圈 " 人设 " 打造再成功,也没有人可以永远 " 阳光灿烂 "。自我展现的光环,终究无法稀释掉内心 " 负能量 " 的一面。

更耐人寻味的是,网络搬家并不代表逃出网络。按理说,人们在微信朋友圈 " 累觉不爱 ",可能会更愿意投入到线下的亲朋互动交流之中。但实际情况是,网络搬家和线下交流的萎缩几乎是同步发生的。它所反映的现实是:网络社交和线下社交,其实都处于一种淡化的阶段。更多人开始更加关注自己的 " 世界 ",而不是与他人的关系。这其实是自恋时代的一种本质特征——人们更多以自我中心去思考问题,更加在意的是自我表达的 " 舒适 ",而不是倾听。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人们不愿意在熟人面前展示自己的 " 真性情 ",也是因为随着社会价值观多元化,矛盾和对立情绪也表现得更加突出。这不仅体现在人们关注的事物和信息更加碎片化,也因为立场和价值观层面的分歧越来越显性。为了避免 " 一言不合就拉黑 ",一些人自然就要学会隐藏观点,只在 " 小号 " 各抒己见。

事实上," 网络搬家 " 并不真正意味着个体情绪的释放和自我的实现。一方面,所谓 " 小号 " 里的自说自话,本质上也同样是一种自我展示,同样会不自觉地加入自我表演;另一方面,在强大的屏社交时代,人们的选择看似很多,但当一切都可以在网络上进行时,个人隐私空间变得越来越小。就如电影《楚门的世界》所展示的一样,绝大多数人都逃不出那无处不在的 " 监视 "。

更为关键的是,逼迫人们只能去 " 小号 " 放飞自我的现实很难被改变。人们一生下来,其人生的 " 程序 " 可能就被设定好了,从上学到求职、结婚、照顾家庭,都被置于一套单一而强大的社会标准中,多数人的选择空间并不多。所谓到 " 小号 " 发泄,也只是暂时性的,大致相当于一些人在回家前躲在车里静坐几分钟的 " 自由 "。而这之后,依然得面对真实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戴着面具表演。

撰文 / 朱昌俊

微信编辑 / 王钟的

中国青年报 · 中青在线出品

以上内容由"中青评论"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朋友圈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