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泡沫破灭后的香港与深圳

01 泡沫     

1995 年,网景公司(Netscape)上市,当天引发抢购热潮,从上市价格 28 美元涨到收盘 58.25 美元,接近翻倍,创了当时纳斯达克市场上市首日涨幅记录。

随后 5 年的时间里,各种类型的科技股,".com" 不断上市,不断上涨,1998 年底,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下,纳斯达克指数仍然涨破 2000 点。

此时,眼光锐利者已经明白,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这些人里就包括首任香港特首董建华,和李嘉诚的小儿子、香港电讯盈科董事长李泽楷。

1998 年,董建华明确表示香港需要发展信息科技产业,以 " 配合一日千里的高科技发展,以及本地企业对信资讯科技的需求 ",董建华希望香港通过对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布局,来帮助香港尽快从 1997、1998 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恢复。

1999 年,李泽楷抛出香港硅谷的规划,很快获得董建华的认可,一幅位于香港岛西南部 24 公顷的土地迅速奉上,是为 " 数码港 "。

同在 1999 年,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刚刚在完成了一笔数额不算小的商业街投资:1.45 平方公里,12 个工程的改造项目,4500 万元政府投资额,再加上各个商家自行投入改造的金额,一共 1.2 亿元。

有着 " 中国电子第一街 " 之称的华强北就此华丽升级。在那一年,整条街的销售额达到 200 亿元以上,从业人员 13 万,纳税个体户一万多户。

02 繁荣     

1998 年,在时任特首董建华在他的第二份施政报告中明确提出 "…… 我们的策略重点,是要使香港经济更多元化,为具备高增值元素行业,特别是较多利用高科技和多媒体的行业,创造有利条件,并鼓励工商各业利用祖国内地赋予的优势,掌握新机会。"

他看到了创新和科技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美国 80% 的生产力增长都源自先进科技和只是有关的业务活动 ",因此需要 " 决心、毅力、积极投资,发展科技基础设施。"

这篇施政报告中,涉及科技和互联网内容达到了总数的一半左右。

而深圳在电子信息科技产业方面的关注甚至早于香港。80 年代末,时任书记李灏提出大力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引入电子工业部旗下的各类企业南下深圳,并组建了当时全国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团赛格集团,并在随后重组市属国有企业特发集团,力求让各级国有科技企业发展壮大。

然后事实的结果是,特发、赛格两大标杆型国有企业更像是两个常年长不大的巨婴,反倒是当时的 " 泥腿子 " 民营企业们生意做的蒸蒸日上。

1999 年 10 月,深圳设立 " 高交会 " ——首届中国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时任总理朱镕基亲自到场宣布开幕。在会场上,一个年轻人拿着改了 66 个版本、20 多页的商业计划书到处跑推销产品,最终获得了来自 IDG 和电讯盈科的投资,他的名字叫马化腾。

朱镕基还专程去到了华为展台。此前华为为了发展移动业务大举内部融资,一度引发了监管层的注意,但最终如愿拿到了移动网络业务(GSM)的入场券,大赚特赚。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欣欣向荣,从李泽楷、董建华这种精英阶层,到李灏这样体制内的大员,到掌握知识和技术的马化腾们,再到华强北 13 万的 " 泥腿子 ",都感受着科技产业蓬勃发展的激情脉动。

创业初期的腾讯高管团队

直到 2000 年,纳斯达克指数从 5132 点的高位直线坠落。随后,暴跌的行情导致风险投资不愿再介入创业企业的发展中。到 2001 年,被迫断奶的科技企业开始成批死亡,互联网泡沫从此破灭。

03 凛冬    

人称 " 小超人 " 的李泽楷在互联网泡沫期间大赚特赚,旗下电讯盈科收购在香港通讯市场市场占有率高达 97% 的香港电讯,市值最高冲到 5800 亿港币左右。

然而好景不长,刚刚被封为 " 香港第三大财阀 " 的李泽楷,不得不面对科技互联网泡沫破灭所带来的影响。到 2001 年,电讯盈科市值从 5800 亿的山峰跌至 200 多亿。受到高达百亿美元的负债压迫,电讯盈科的经营举步维艰。

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对于香港的影响是巨大的。伴随着全球互联网和科技的退潮,恒生指数从 18000 余点下跌至 8000 余点,再加上整个互联网泡沫时期,香港房屋价格一直处于不断的下跌当中(实际上从 1997 年至 2004 年香港房价一直在下跌),但本地资本将这些统统归罪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对其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感。

与此同时,深圳和整个中国大陆,却因为科技土壤的稀薄而幸免于冲击。

互联网泡沫破灭时,中国上网用户数量为 2650 万,平均每周上网时间为 8.7 小时,40% 以上的时间用来阅读新闻资讯。主要互联网公司新浪、网易、搜狐等都在美国上市,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这些企业面临一定的生存压力。

但幸运的是,2000 年中国移动推出了移动梦网业务,将 85% 的增值业务收入给了这些内容提供者,这些企业虽然股价难看,但得以顺利过冬,腾讯甚至凭此赚得了第一桶金。

移动梦网让中国互联网企业得以过冬

受到冲击最大的,是主做运营商设备的华为。2000 年底,察觉到问题的任正非写下了著名的《华为的冬天》一文,明确提出:网络股的暴跌,必将对二、三年后的建设预期产生影响,那时制造业就惯性进入了收缩。

2002 年,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收入超过 200 亿元的华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负增长,一时间人心惶惶,大量员工要求退股,华为遭遇了发展历史上的第一次严重危机。

04 反差     

相比 1999 年对于科技和新兴产业长篇大论的论述,董建华特首五年后的施政报告——也就是 2004 年,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

关于科技部分的内容被压缩到 425 字的一个段落内,并且在顺序上被排在了金融业、工商业支援服务、物流业、旅游业之后,和五年前的长篇大论形成鲜明对比。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数码港项目经营惨淡,只有很少量的科技公司入驻,并且大多数都是市场营销部门,基本看不到研发型企业的踪影。反而是酒店、富人居住的豪华住宅越来越多。

电讯盈科和数码港是香港科技的缩影

深圳则以非常快的速度从泡沫破灭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根据《深圳市 2002 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记载的数据显示,当年深圳硬盘机、电子计算器、程控交换机(通讯设备)出现明显下滑,但其他更多品类均继续了快速增长的态势。

例如,微型计算机产量 307.61 万台,比 2001 年增长 26.2%,半导体和集成电路产量 134966.44 万块,同比去年增长 40.4%,显示器增长 45.3%,电话机增长 38%,激光视盘机增长 31.2%。

相比香港在泡沫的打击下,科技产业迅速衰退和放弃,深圳的表现更加坚定,工业投资持续流向高新技术,占到了所有工业投资的半数。当年的第四届 " 高交会 " 上,数十个国家的项目参加展览,累计成交额达到 121.6 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政策方面,在深圳市《2002 年产业导向目录》的 244 项鼓励发展类的产业中,80% 以上为各种电子信息类细分产业,限制和禁止发展的 74 项产业中,则包括了大量加工业和高污染高耗能的低端制造业。

也就是说,刚刚发生的互联网科技泡沫破灭,并没有改变深圳民间投资和政府政策引导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决心。

香港与深圳的 GDP 总量变化

更值得肯定的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风声鹤唳的 2001 年,中共深圳市委在 7 月份发布了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地方法规,明确提出 " 继续巩固信息产业的主导地位。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突出重点,集中力量,大力发展集成电路、计算机、网络与通信、光电子、数字视听等信息产业,把我市高新技术优势产业做大、做强,把深圳建成全国乃至亚洲重要的信息制造业基地。"

同在这一年,李泽楷选择抛售所持有深圳腾讯 20% 的股份,套现 1260 万美元。

05 尾声     

很多人扼腕于香港失去在科技产业的发展机会,但失去科技产业发展机会的城市何止香港。

科技产业狂热的时代,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过来,不论是城市、企业还是个人,都会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但技术的发展从来不是如直升机一般扶摇直上,而是盘桓曲折,甩掉所有不坚定的追随者。

2015 年前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浪潮再次汹涌,这次的主角轮到了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风口之下香港久违的创业风气再次兴起,商汤科技、Tink Labs、GoGoVan 等创业企业融得大量资金,香港联交所也积极发展美团点评、小米、阅文集团、众安在线等科技独角兽赴港上市。

2019 年初,特首林郑月娥在达沃斯表示,香港致力推进创科发展,在过去十八个月,香港特区政府已投放相当于 100 亿美元推出多项创科计划和措施。

但冰冻已然三尺,最忌一曝十寒。科技潮流能带动热钱的涌动,但想要提升香港的科技实力,乃至于改变香港的产业结构,仅靠周期繁荣时的短期行为远远不够。

香港城市大学发表的《2018 年大湾区科研创新综合分析及展望报告》结果显示,香港在大湾区内科研创新发展排行中,无论在科技人才、资金投入、发明专利的数目上,都远远不及广州和深圳。

文 / 杨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