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阿根廷股债汇三杀,货币贬值 30%

观察者网 08-13

【文 / 观察者网 李焕宇】

8 月 11 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由现总统马克里领衔的 " 变革联盟 " 得票率仅有 32.23%,惨败给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和其任内内阁首席部长阿尔贝托 · 费尔南德斯组成的 " 全民阵线 "(得票率 47.37%)。

马克里初选失利引发阿根廷金融 " 强震 ",股市、汇率、债券纷纷重挫。阿根廷主要股指 Merval 指数下跌 31%;比索兑美元的汇率一度暴跌 30%,最终收跌 15%;阿根廷主权债券价格下跌 18-20%,不到面值的 60%。

对此,《纽约时报》指出,初选是阿根廷总统大选的风向标,马克里初选惨败的结果,令市场开始为费尔南德斯上台做准备,这位候选人曾表示会重谈 IMF 协议,令阿根廷面临主权违约风险。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承认初选失利 @视觉中国

比索对美元一度暴跌 30%

据《纽约时报》8 月 12 日报道,尽管在此前的民调中势均力敌,不过,拥有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中左阵营,凭借 16 个百分点的优势,大胜属于中右阵营的现总统马克里。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援引风险咨询公司方面的话称,之前没有人曾预料到这种结果,就算是费尔南德斯阵营里最乐观的支持者也不敢这么猜,以至于 " 双方都感到震惊 "。

因此,已经有声音认为,本次阿根廷总统大选很有可能仅用一轮就落下帷幕。

10 月 27 日,第一轮总统大选投票将举行。对此,《纽约时报》指出,要想彻底获胜,候选人必须获得至少 45% 或 40% 的选票,同时领先对手至少 10 个百分点。

而现在,初选的巨大优势已经让费尔南德斯联盟中的一些人认为,10 月份的完胜已经 " 板上钉钉 "。

反对派领导人费尔南德斯 @视觉中国

市场的反应也是如此。

据路透社报道,该国主要股指 Merval 指数下跌 31%,在美上市的阿根廷公司中,有三分之一市值接近腰斩,违约风险还导致阿根廷主权债收益率下跌超过 12.2%,债券价格则下跌 18-20%,不到面值的 60%。

另外,阿根廷比索对美元的汇率更是一度暴跌 30%。

尽管阿央行在外汇市场抛售了 1.05 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使最终跌幅为 15%,不过,摩根士丹利还是将阿根廷主权信用和股票评级从 " 中性 " 下调至 " 减持 ",并表示,比索可能还会再跌 20%。

比索的贬值压力可能会扭转早前通胀下滑的趋势,并损害马克里政府的形象。

金融分析师表示,左翼政府的胜利可能会增加阿根廷债务违约的可能性。

对此,英国《卫报》提到,费尔南德斯曾表示,他可能会重新修订与 IMF 的协议,其他的政策也可能遭到破坏,而以强货币管制闻名的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回归政坛的前景,也动摇了投资者对持有阿根廷资产的信心。

阿根廷比索对美元的汇率。截图自新浪财经

平均每 2.8 年接受一次 IMF" 援助 "

多家媒体将马克里的惨败归咎于其任内的经济危机和长期的紧缩政策。

《华尔街日报》指出,去年,阿根廷经历过一场经济危机。5 个月的时间里,比索兑美元贬值了一半,通货膨胀率飙升至近 50%,失业率居高不下,使马克里的声望受到严重影响。

为了应对经济危机,阿根廷政府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援助。

尽管 IMF 给出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援助—— 570 亿美元,但在阿根廷民众眼中,IMF 的援助无异于饮鸩止渴,为此还爆发了全国性的抗议活动

2018 年 9 月 25 日 民众上街抗议马克里接受 IMF 援助 @视觉中国

民众的担心随即变为现实。

为满足 IMF" 开源节流 "的要求,阿根廷政府实行紧缩政策,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大量裁员,食品等必须品价格实行管制,电力等公共事业的补贴遭到削减,此前撤销的各种出口税也部分重启。

如今,紧缩措施已经实行了一年,大量贫穷及中产阶层家庭受到影响,但阿根廷的通胀率反而超过 50%,失业率也高于 10%。

尽管如此,马克里还是表示,如果连任,他会继续紧缩政策。

CNBC 认为,阿根廷民众已经用选票明确拒绝了这种未来,马克里连任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

《福布斯》撰稿人史蒂夫 · 汉克(Steve Hanke)也指出,当马克里接受 IMF 援助时,他就已经相当于终结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因为越是接受 IMF 的援助往往就越会降低经济增长和民主法治水平,还会让受助国成为一个 "IMF 援助瘾君子 "。

事实上,在 146 个国家参与过 IMF 的项目的国家里,海地接受的援助最多,但经济状况也是 " 一塌糊涂 "。

至于阿根廷,自该国 1956 年加入 IMF 以来,平均每 2.8 年就要接受一次 " 援助 "。

各国参与 IMF 项目次数 图片来源:福布斯

豆农选择待价而沽

不过,马克里初选惨败导致的比索疲软对阿根廷豆农而言倒是好消息,因为这增强了大豆等谷物的竞争力。

据路透社报道,农民们表示他们会等到比索汇率稳定后再卖出,因为比索可能还会再跌。

按照一位谷物出口公司高管和交易员的说法,阿根廷谷物今天获得了很大的竞争力,但不确定性抑制了抛售的冲动。

阿根廷豆田 图片来源:新华社

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豆粕生产国,作为其最大的大豆买主,中国也曾在 8 月考察阿根廷豆粕压榨企业,这是中国贸易工作组首次专门到阿根廷讨论豆粕交易。

彭博社此前报道称,考虑到全球对非美大豆需求上升以及选举将至,阿根廷农民正在选择囤积大豆以对冲可能的经济或政策动荡。

现在,阿根廷的大豆出口还将面临更多变数。

因为,如今竞选副总统的克里斯蒂娜当初就对农产品征收高额出口税。另一方面,为了避免财政危机,马克里也恢复了他曾经批评过的一些出口税。

一位相关从业人士坦言," 我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是否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候重新征收(更多)出口税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