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良渚 , 你好

新快报 07-21

▲拼版照片:这是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黑陶器、玉琮、木屐、玉璧、陶片和漆器(左上起,顺时针方向)。 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55处,位居世界第一。 新华社发

1.15万年前,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冰期结束了,我们的祖先从旧石器时代的洪荒中走来,开始了农业与定居生活。

5000年前的某一天,良渚的先王们,率众来到太湖之滨,他们修城筑坝,琢玉祭天,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序幕,从这里拉开。

一千年的繁华,累积起的物质和神识,其实并不会消散。

哪怕因为4000年前的那场滔天洪水,把这一切曾经淹没。

2000年前,大汉帝国的子民再度来到这里,良渚古城的高台上留下了他们的墓葬。800年前的宋代,这里则成为了有名的亭市镇,以烧造一种釉陶的酒瓶——韩瓶而著名,他们随意抛弃的酒瓶后面,低矮的荒山,时人不知其曾矗立起雄伟的宫殿。

直至1936年,当时一位还不是考古学家的青年,凭着他的敏感,重新"发现良渚文化"。

2019年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良渚"入遗"成功,硬核证明:5000年文明史绝非浪得虚名。

良渚,你好,今天,我们来介绍你。

(收藏周刊编辑部)

■统筹:李世云 ■采编:潘玮倩 陈福香 梁志钦 曾贵真

良渚"入遗"成功,为何这么重要? 因为它进一步证明我们有"上下五千年"

■6月26日,观众在良渚博物院了解良渚文化历史。 新华社发

■玉环 楼钢供图

■玉琮 楼钢供图

■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宫殿区。 新华社发

■施昕更

中国是文明古国,有"上下五千年"。这一说法在2019年7月6日更进一步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这一天,中国"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简称"入遗"成功。良渚文化活跃在距今5300-4300年,中心位置位于杭州市区西北部。

需知道,长期以来,国际社会承认的中国历史,只始于3500年前左右的殷商时期,因为殷墟出土了至今最早的文字——甲骨文。直到良渚"入遗"成功,才硬核证明:5000年文明史绝非浪得虚名。

"综合研究充分说明这是一个早期区域性国家"

"以往我们谈中华文明五千年,西方学界大多并不认同,究其原因,主要是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作为‘实证’。殷墟早在2006年就申报并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其突出普遍价值中的主要一点就是‘甲骨文在汉字这一世界上最古老的书写体系之一的发展中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以西方文明发展经验,只有出现了文字书写体系,这样的复杂社会才是有‘历史’的文明。因此,当谈到四大古文明时,同古埃及、两河流域和印度河文明相提并论的,往往是以殷墟为代表的商文明,年代上自然也要晚了近两千年。"北京大学考古系副教授秦岭,7月9日接受网友提问时如是说。

他说:"良渚古城遗址和良渚文化相关的考古发掘与研究,用科学取样测年方法系统地把这个长江下游新石器晚期文化的时空坐标明确了下来。目前仅古城遗址内积累的碳十四测年数据不完全统计就有200多个,时间跨度从距今5300到4300年之间;其中作为遗产要素的莫角山宫殿基址、反山墓地和水利系统的具体年代很明确,都是在距今5000-4900年间营建的。良渚古城遗址的综合研究已经充分说明这是一个‘早期区域性国家’,而这个早期国家的年代,通过考古学得到实证——这就为世界理解中国早期文明的起源发展明确了五千年的时间坐标。"

"它最大的价值是证实了中国文化确实有5000年"

"良渚古城遗址‘入遗’成功,虽然要素只是包括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2300年的城址、功能复杂的外围水利工程和同时期分等级的墓地(含祭坛),但由于良渚文化出土了不同时期的文物,给良渚文化超过5000年提供了足够的实证证据,因此形成严整的文化传承链条。"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良渚古城遗址代表了中国5000多年前伟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是杰出的城市文明代表"。

"它最大的热点,不在乎它出土了什么东西,不在乎它的工艺水平价值有多高,它最大的价值就是证实了中国文化确实是有5000年,这也是它最大的文化成就。"中国古瓷古玉鉴赏家、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楼钢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他同时表示,另一个重要的意义是,"除了黄河流域之外,认定了长江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

"两万年前山顶洞人就有玉,但它不能代表国家文明"

那如何认定一种文化已经处于有意义的文明状态呢?

要知道,当时,良渚文化同时期的典型遗址,还包括且不限于长江中游以天门石家河为中心的石家河文化、以山西南部临汾陶寺城址为代表的陶寺文化、陕西山西北部以神木石峁遗址为中心的石峁文化等。

"首先它要由部落上升为国家(的原始状态)。"楼钢说。怎么认定它已经上升为国?第一是要有都城而且有确定的城址(遗址);第二是形成了规模化的聚集地,而不再如部落般的游荡;第三就是出现了极其精巧的艺术品(玉器)。

而且,这个艺术品代表了一种祭祀状态。"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三星堆文化、金沙文化包括良渚文化,它的玉器实际上是祭器,对不对?当然可能也有一些装饰品,如果说石之美者就是玉的话,那么在两万年前,中国山顶洞人就已经有了,但是它是否已经上升到祭祀的意义,没有!所以它不能代表国家文明。但是一旦玉器成为了一种祭祀用品,也就从另外一个方面反证了它可能形成了国家形态。"

文物是一种载体,它的魅力和价值不仅体现在材质和工艺上,更重要的是"要善于从文物身上看到它后面的历史,看到它后面的文化,这才是这件文物真正的意义"。

新石器时代晚期,良渚玉器传播"南达广东"

良渚文化出土了大量的玉器。玉器是良渚文化的最高艺术成就。

玉礼器和统一的神灵崇拜,是良渚社会政权组织的主要手段和纽带。相较于此前的崧泽文化,良渚之玉从数量、体量、种类和雕琢工艺上,都表现出了一种飞跃。研究认为,这种飞跃性的发展,正是王权兴起的表征。

良渚文化目前所知的玉器种类有40多种,玉礼器包括琮、冠状饰、钺、三叉形器、璜、锥形器等。收藏周刊记者在楼钢处看到了他昔日从良渚遗址因机缘巧合得到的几件玉器,其中,"内圆外方"代表"天圆地方"的玉琮,正是良渚文化的首创。

玉琮是良渚文化中最具有"原创性"的一种玉器,而且在同时期非常"时尚、流行",资料显示,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良渚玉器传播和影响的辐射面,"北抵陕晋,南达广东,西北至甘青,西南到四川,并与玉璧一起,经过传承和变异,最终成为夏商周三代文明玉礼器系统中的重要成员"(张光直《谈"琮"及其在中国古史上的意义》)。

24岁的施昕更: 良渚文化的发现者

1936年,当24岁的施昕更和5300岁的良渚玉器相遇时,他也许没有想到,江浙古文化遗址首次发现的荣环,就这样戴在了他的头上。

当时,中国考古机构的兴趣和精力几乎都集中在黄河流域,江浙之地是"化外之地",基本上被人忽略。直到1936年5月,杭州古荡,因为要建造第一公墓,出土了石器。5月31日,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和吴越史地研究会合作,对遗址做了一天的试掘,得到了石器六件、陶片三块。这是江浙地区第一次与良渚文化相关的田野考古发掘。

古荡发掘仅进行了短短的一天,却改变了施昕更的命运。

他参与发掘,接触到石器后,敏感地感觉到它们和自己家乡良渚镇屡屡出土的石器有内在的关联。于是第二天,他就跑到良渚去进行调查了!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良渚似乎有一个古遗址的存在。将这些情况和想法向当时西湖博物馆馆长董聿茂先生汇报后,在馆里同意和支持的情况下,施昕更先生开始主持对良渚遗址进行正式的田野考古发掘。从1936年12月-1937年3月,考古发掘共进行了三次,获得了大量的石器、陶片、陶器等实物资料,由此从科学发掘的角度确认了良渚一带存在着远古文化遗存。"

今天,当我们打开百度百科,施昕更先生的"主要成就"一栏,只有短短六个字,却也是非常重要的六个字:"发现良渚文化"。

1938年秋,施昕更所著《良渚》一书问世,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瞩目。1959年底,考古学家夏鼐命名这一新石器文化为"良渚文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良渚玉器竟是竹管麻绳砂石磨出来的?

■琮王 反山十二号墓出土

■琮王上的神徽

■线切割示意图。

■以弯弓拉动竹管的管钻实验。

在极其坚固而润泽的玉石之上,远古的先民们是如何雕琢出令今人叹为观止的宏伟和细腻的?治玉,用的竟是最普通而简陋的竹子、麻绳和砂石,你相信吗?

玉琮是良渚玉器的代表,体量突出

2019年7月16日,"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在故宫博物院武英殿拉开帷幕。这次展览汇集了中国9个省市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馆藏珍品,是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相关文物的首次集中亮相。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两件"重器",是"琮王"和"钺王"。

"琮王"出土于浙江余杭反山十二号墓,它内圆外方,中部贯穿,高8.9厘米、直径16.5到17.6厘米,四角施刻神人兽面纹,是迄今为止雕琢最精美、品质最佳、体量最大的玉琮。玉琮在良渚文化时期是沟通天地人神的礼器,蕴含着良渚先民的宇宙观念和当时的信仰。

与"琮王"同出一墓的玉钺,是目前唯一雕琢有神人兽面纹和鸟纹的玉钺,堪称"钺王"。这种豪华型玉钺是王的权杖,象征权力与威严,柄嵌玉髹漆,上下端装配玉瑁和玉镦。

玉器是良渚文化的代表,而玉琮,则是良渚玉器的代表。"玉琮是良渚先民首创的一种特殊玉器",广东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吴沫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根据王祺程所著《反山大琮,何以称王》一文披露的数据,在整个良渚文化区域里发现的玉琮数量约有170件,形制囊括了"矮、胖、高、瘦"。与其他类别的玉器相比,玉琮的体量突出,可见地位超群——良渚的王愿意为它付出更多的玉料。

玉琮外方内圆、上下中通的形制很特别

那玉琮究竟用来做什么的?

吴沫介绍,早期的玉琮可能是由玉镯或镯形器演化而来的,经过发展逐渐成为祭祀重器。玉琮外方内圆、上下中通的形制,看上去正与天圆地方、连通天地的诉求对应。目前,玉琮是良渚先民用来和天地、神灵‘沟通’所使用的媒介,这是得到较多学者认可的一个观点"。

在玉琮上的"神人兽面像",通常被认为是良渚先民崇拜的神像,又被称为"神徽"。"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图案呈现的良渚先民共同崇拜的神祇,其下是神祇骑着的神兽。这种图案在玉琮上反反复复出现,有繁有简,而在‘琮王’上呈现出来的是最完整的图像。"吴沫说。

资料显示,"琮王"在每一面的直槽之中,上下各琢刻一个神徽图案,四个直槽内共有八个完整神徽。"神徽像雕琢于玉琮转角处",这样的规则在良渚文化区严格执行。

有完整神徽的雕刻技艺最令人难以理解

"良渚文化里的玉器,在同时代所有文化中,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地位"。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主任侯舜瑜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感叹。

玉是坚硬无比的,就算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打造光滑的外方内圆的形制也不是易事。然而,吴沫透露:"良渚文玉琮等玉器所展现出的治玉工艺相当精细,尤其是‘琮王’上的阴刻工艺在今人看来也是叹为观止。然而,根据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以及目前一些学者的研究,这些玉器很可能是用很简陋的工具来实现的,即是利用竹管、麻绳或硬质石片等带动解玉砂来琢磨而成的。目前,香港中文大学邓聪教授在他的《良渚玉工》一书中对他关于良渚治玉工艺的研究成功有很详细的呈现。"

良渚文化石器的玉器,为透闪石类的软玉(与和田玉成分相似),莫氏硬度为5.5-6,金属质地的小刀都很难在上面划出痕迹,因为它的莫氏硬度只有5。先民们则发现了另外的材质——石英砂和燧石,它们的成分同样为石英,莫氏硬度达到7。

于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解玉砂",就是先民们攻玉的武器之一。

王祺程在著述文章中也详细描述了"琮王"治玉的工艺:"当初,良渚先民们找到加工琮王的整块玉料之后,首先对它进行了设计,用麻绳或动物的筋条带动解玉砂,切割出‘外方’(玉琮四面)带有弧度的造型,然后打样,制作射孔,用竹管带动砂粒,在玉料上下两面进行钻孔,由于两面定位的小小偏差,射孔中部留下了对接的台痕。在这一系列的加工流程中,有完整神徽的雕刻技艺最令人难以理解。"

解玉砂等制作技巧达到了惊人的效果

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神徽上,神人的脸部、羽冠,兽面的眼鼻嘴,都采用了浅浮雕。"那些繁缛的细线,在现代放大工具的观察测量下,显示出‘2.5毫米13根’的惊人数据。将密密麻麻的刻画放大后,几乎没有出格的现象。"王祺程在文章中写道。

即便掌握了解玉砂等的制作技巧,要实现这样惊人的效果,不管是在五千年前还是今天,对工匠的技艺和时间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因此,吴沫赞叹道,当时的良渚先民应该是怀着极度的虔诚,投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玉器的制作上,才得以使一件玉器问世。

在邓聪、曹锦炎所著的《良渚玉工》中,对这些杰出的工匠有一段评价:"(琮王上浅浮雕和阴线刻划)可说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最宏伟的微刻玉作。琮王作为微刻的对象,玉工擘画规模之巨大,气吞万里,由设计以至最终完成,所秉持惊人魄力和毅力,心夺造化。"

延伸阅读

良渚玉琮 曾经传到珠三角

"良渚文化特别是玉器文化向南扩散,已抵达珠江三角洲及南海沿岸""香港涌浪遗址出土的石镯,可能是迄今所知良渚玉镯最南的代表""香港涌浪和深湾是迄今所知拥有新石器时代晚期良渚文化因素最南面位置的遗址"……

谈及成功入列《世界遗产名录》的"良渚古城遗址",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知名考古学家邓聪11日通过网络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曾指出,过去学术界对良渚文化向远方辐射问题未有足够的重视,从最新考古发现来看,良渚文化玉器曾向四方急速扩张,其中向南发展规模聚集,影响直接且深远。

广东石峡玉器,与良渚关系密切

他介绍说,据近年珠江三角洲及香港沿岸考古发现,反映出良渚玉器强大辐射能力,已覆盖数千公里之外的范围。1973年广东石峡遗址的发掘中出土大量玉器,显示出与良渚文化间密切的关系。

最近珠三角甘草岭遗址出土玉琮,从玉料及工艺分析,其来源于粤北石峡文化,又与良渚玉琮相当一致,说明良渚玉琮南传已抵达南海沿岸。

广州甘草岭遗址出土的玉琮仍然保留有良渚文化时期玉琮一些重要特征,从甘草岭玉琮残留横棱、神人眼睛与素面鼻凸及张口几项设计看,都是良渚文化玉琮的传统。对比显示,不论造型还是材质,甘草岭玉琮都具备良渚文化阶段玉琮的因素,既是石峡文化玉琮伸延,也归属为良渚文化玉琮的体系。

根据广东石峡遗址考古发掘报告,石峡人拥有玉琮、龙首纹玉环、锥形器、宽带臂环等制作技术,均是向良渚文化玉工所学,但制玉技术远不如良渚文化高超。近年广东考古工作显示一些良渚文化风格钺、镯的组合及作坊遗址,在珠三角沿海地方有较多发现,香港涌浪、深湾、下白泥等也是其中代表性的遗址。

良渚玉器向西南和西北跳跃式扩散

邓聪认为,甘草岭遗址出土的夹砂陶鼎、泥质陶豆、玉环、玉琮等,都显示出其与粤北石峡文化、环太湖流域良渚文化的密切关系。

他还特别提醒,珠三角除了发现良渚玉器外,良渚玉工最流行玉器加工工艺砂绳切割技术,也同样有所发现,一些玉琮、玦饰玦口及玉环的内沿,被识别出砂绳切割的痕迹。"因此,良渚玉器与玉器加工技术是同步传播的。"

邓聪表示,甘草岭、涌浪等遗址的琮钺等玉石器的涌现,显示良渚文化玉器具有巨大的辐射影响力,近年考察成都金沙及陕西芦山峁出土典型良渚因素的玉琮,发现良渚玉器向西南和西北方向有超过1500公里跳跃式扩散的可能。

良渚文化中的部分玉器 和新疆和田玉的成分相同

■日前,"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亮相故宫,这是在展览上拍摄的玉钺。 新华社发

■红山文化之中华第一龙C形龙 (资料图)

■玉琮,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通高7.3厘米,内直径8.9厘米,外边长11.7厘米。青绿色玉质,外部已受沁为红褐色。玉琮内壁平直、光滑,阴刻乾隆御题诗一首。故宫藏。

广东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吴沫:

良渚的玉,究竟是什么玉?广东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吴沫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良渚文化中的部分玉器已经经过部分学者用科学仪器测试,显示它们是以透闪石成分为主的玉石,和新疆和田玉的成分相同。如果按照今天的国标,这种材质的玉石都可以被称为‘和田玉’。"

1 玉有"气",与天地通

在长久的中国历史之中,关于"玉"是什么,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最原始的说法可能是:石之美者,谓之玉。

漂亮的石头就是玉。

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主任、广东省技术监督珠宝贵金属质量检验站站长侯舜瑜,与收藏周刊记者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古人相信万物有灵,而灵气会在某些石头身上显现,让它们具有了和粗糙瓦砾所不同的润泽光芒。这种光芒,古人认为集天地钟灵毓秀之气,是为美玉。

起初,先民对世界的感知,从日升日落和季节交替开始,他们发现温度和光线,似乎对万物的荣枯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在事物和天地的交互之中,他们确信有一种"气",在人,称之为"精气神",而在物,可能就表现为一种"宝光"。而美丽的石头——玉,正是具有这种宝光。于是,拥有了玉,也就是掌握了"气"的奥妙,甚至能吸引天地之气与自己的"精气神"产生某种互联互动,从而达到祈福、健康乃至一切世俗的愿望。

这可能是先民和玉器最初的情缘。

2 至高境界都指向和田玉

在距今10000-4000年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发掘中无一例外都有玉器的出土,而且以玉器为主要的文物载体,所以有学者甚至把这一时代的文明称为玉器文明。著名的红山文化,距今6000-5000年,就出土了中华第一龙C形龙。"红山文化中有部分透闪石成分的玉器",侯舜瑜在其所著的《老侯说玉》一书中写道。

透闪石,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个词,因为它和我们所说的"玉"关系极度密切。它的释义是这样的:透闪石(角闪石变种)(Amphibole var. Tremolite),常含铁,单斜晶系。晶体呈长柱状或针状;通常呈放射状或纤维状集合体,呈隐晶质致密块状集合体者称为软玉。白色或浅灰色,玻璃光泽或丝绢光泽,硬度5.50。

和田玉,就是内含透闪石、角闪石、阳起石等的多矿物集合体。业界普遍认为,至少从周朝开始,最受统治阶级珍视的"玉",绝大部分都可以指以透闪石为主要成分的和田玉。

长久以来文人墨客所歌咏的"玉人""玉德",对标的至高境界,指的都是和田玉。

翡翠,大致是从明朝开始进入中国,它与和田玉不同。

侯舜瑜介绍,1863年,法国矿物学家多玛,研究了中国市面上种类繁多的玉石后,认为只有两种玉石能被称为玉,即透闪石成分的"软玉"和辉石成分产于缅甸的"硬玉"。通俗点来说,前者就是和田玉,后者就是翡翠。

现在,其他如蛇纹石(岫玉)、黝帘石化斜长岩(独山玉)、大理岩(汉白玉)、绿松石(土耳其玉)、寿山石、玛瑙、石英岩等,都不能称之为"玉"。

尽管,在古代,以上种种美丽的石头,都曾经被冠以玉的称谓。

3 良渚先民已具备分辨好玉的能力

那么问题来了,良渚的玉,究竟是什么玉?

根据广东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吴沫的介绍,"良渚文化中的部分玉器已经经过部分学者用科学仪器测试,显示它们是以透闪石成分为主的玉石,和新疆和田玉的成分相同。如果按照今天的国标,这种材质的玉石都可以被称为‘和田玉’,因为国标中定义的‘和田玉’仅是指以透闪石成分为主的玉石,而无产地指示意义。"

然而,良渚文化中玉器的原料是否可能来自新疆和田地区呢?答案是否定的。吴沫指出,虽然现在还未明确发现良渚玉器的玉矿,但目前学界的普遍观点仍然认为当时的古人多是就近取材,不太可能在距今4000多年前从相距数千公里的新疆地区采集玉料。

实际上,现在已知的透闪石质玉的产地还是相当多的,除了新疆和田、于田、且末、皮山等地,还有甘肃马鬃山、青海格尔木、四川汶川、辽宁岫岩、广西大化、贵州罗甸等。"我们今天虽然还未明确发现良渚玉器的产地,很可能是因为一些古玉矿随着岁月流逝,早已湮没殆尽。透闪石质玉是一种质地细腻,光泽温润的玉石。我们可以认为,当时的良渚先民,已经具备了分辨好玉料的能力。"

4 由"真玉"和"假玉"构成?

良渚博物院院长蒋卫东则在其所著述的《杭州全书·良渚丛书-玉器的故事》中分析称,良渚文化玉器由"真玉"和"假玉"构成。

他说:"良渚文化玉器的材质,根据反山、瑶山、福泉山、荷叶地、草鞋山、张陵山、寺墩、张陵山、东山等多处遗址出土玉器的矿物学鉴定,以具有膻状交织纤维显微结构的透闪石-阳起石系列闪石玉为主力军,其他诸如蛇纹石、叶腊石、萤石、绿松石、菱镁矿、迪开石、玉髓等丰富多样的美石类‘假玉’,也被不同程度地使用。依据反山、瑶山、福泉山与荷叶地四处良渚文化墓地中用真假玉的比例,结合《考工记》"天子用全,上公用駹,侯用瓒,伯用将"的文献记载,认为按比例应用真假玉的制度在良渚文化即已有之,且至少可分出四个等级。"

侯舜瑜对于良渚玉器的材质,则判断为它是"就近取材",而且相对于岫玉而言,这种玉器的硬度会更大。楼钢的部分观点与侯舜瑜的相同,他也认可了"就近取材",但楼钢认为,良渚古玉的材质,应为"太湖石",亦类似于如今大理石的一种。

延伸阅读

乾隆又在良渚玉器上题诗了

环太湖地区良渚文化的玉器,至迟在东周时期,已被视为前世遗珍,成为吴越王室贵胄的珍藏。江苏吴县严山春秋玉器窖藏(也有学者认为它是吴王或越国贵族墓葬),就出有璧、琮等多件良渚玉器,其中一件良渚高节玉琮被作为玉料,加以切割再利用。浙江安吉递铺垅坝战国墓中,也出土过一件直径24厘米的良渚玉壁。

到了北宋中叶之后,随着金石学的兴起,对于古代玉器的著录,逐渐成为文人士大夫倾注精力的一项重要学问与雅事。目前所见第一部著录良渚玉器的金石学著作,是元代朱德润的《古玉图》。《古玉图》专录玉器39件,第3件"琱玉蚩尤环"是典型的良渚文化龙首纹玉镯。

藉此,有学者认为良渚玉琮在宋代已为社会所熟知。不过,从北宋末年赵九成《续考古图》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宋代虽然已经接触到良渚玉琮,甚至还刻意以瓷、铜等质料模仿其造型,但对于这类器物的名称,却处在失忆的状态。因为,在宋代人的概念中,"琮"是一种平面圆八角造型的玉器。这就难怪《续考古图》虽然著录了一件玉琮,但作者赵九成却以"或曰‘饮耑弛尊玉’"来敷衍搪塞。

到了清宫旧藏,则出现了一批圆润红熟,即所谓"熟坑"的良渚玉器,其中一些大件器物上还加琢有清高宗乾隆皇帝的御制诗。

(蒋卫东《杭州全书·良渚丛书-玉器的故事》)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