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陆军首批某新型主战坦克女坦克手成长记

新华社 07-21

新华社呼和浩特 7 月 21 日电 题:" 驾驶坦克保家卫国,我最美!" ——陆军首批某新型主战坦克女坦克手成长记

新华社记者刘小红

夏日,某训练基地,铁甲轰鸣,风沙滚滚。

第 81 集团军某合成旅女坦克手,驾驶着某新型主战坦克驰骋在演兵场。作为陆军首批某新型主战坦克女坦克手,她们已在此基地驻训数月。

来基地之前,她们经过 3 个月完成了坦克驾驶、通信等专业课目训练。

" 这群积极向上的女兵终日与坦克为伍、和风沙相伴,从不叫苦叫累。" 旅宣传科科长左健说," 她们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部队。"

" 准备战斗!"

清晨,排长蒋若泠一声令下,各组坦克乘员迅速登车、发动车辆,紧张的训练又开始了。

" 虽然已经娴熟,但我们依然不敢有丝毫马虎。" 能自如驾驭数十吨庞然大物的 22 岁女兵、驾驶员周格格说。

未到基地,老兵就告诫她们:基地的风沙,从春刮到冬,大风卷起沙尘暴,甚至能让 " 脸掉皮、车掉漆 "。

来到基地她们发现,原本以为老兵 " 吓唬人 " 的 " 危言耸听 ",都是现实。" 看到狂风卷积着沙尘,雨滴夹杂着雪花,我们才知道,夏天也会下雪,沙子吹到脸上真的很疼!" 坦克手孙茜说。

训练时间、课目、难度,女兵坚持和男兵一样。而对于女坦克手来说,则要付出更多努力,她们遇到的困难也更多。

" 如何克服体质差异带来的困难,提高体能水平,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女坦克手们说。

初到基地,因海拔升高,她们体能成绩普遍下降。而对于坦克手来说,体能是硬指标。" 我们坦克兵,处处需要力气。" 周格格说。

为练体能,她们努力增加食量和训练量。别人减肥,她们却要增重。平均增重 20 斤,虽然胖了,皮肤晒黑了,却变成能开得了坦克、修得了战车、打得了炮弹的坦克女兵。

初次体验射击,炮长杨柯楠刻骨铭心。

连打 3 发炮弹,都未中。" 都没有击中吗?" 指挥员吃惊地问。

" 扎心啊,那一刻,我觉得可丢人了!" 杨柯楠说。

" 我就不信玩转不了这个‘铁疙瘩’!" 训练正式开始后,杨柯楠就和坦克 " 较上了劲 "。

她取消午休,约上别的几个炮长,偷偷到训练场反复练习。" 她们还跑到男兵射击场‘偷艺’,跟着男兵‘取经’。" 蒋若泠说。

男兵们也不吝啬,不但教完教材内容,就连琢磨总结的 " 小窍门 "" 小绝招 " 也倾囊相授。

就这样,杨柯楠和几个炮长练成了优秀射手。

" 现在,我们敢和男兵‘师父’ PK!" 杨柯楠说。

起初,练 " 通过限制路和障碍物驾驶 " 课目,驾驶员郑景月多次撞杆,被指挥员严厉批评。

休息时间,郑景月与车长加班练配合,从最基本的开窗驾驶开始,反复练,找感觉,再闭窗练习,成功迈过了这个训练难点。

战斗射击对于苦练数月的女兵而言,正如毕业大考。这不仅检验车组乘员个人能力,更检验全车配合默契程度。

尽管天公不作美,夏日的基地雨雪交加,但女坦克手们凭借默契配合、娴熟操作、准确判断,最终取得优异成绩。何秋季车组还打出了 3 发全中的好成绩,男兵也竖起了大拇指。

" 男兵说我们女兵学坦克就是在玩,直到我们的成绩让他们大吃一惊。" 提起那次考核,周格格一脸幸福。

" 以前 , 柔弱是我对女兵的印象。" 营长许成彪说," 但她们对坦克的热爱和刻苦训练劲头,让我打心眼里佩服!"

训练有苦,也有甜。炮长干佳琪说 :" 每次操纵火炮射击,看到目标瞬间灰飞烟灭,我就特别自豪:还有比这更霸气的吗?"

一身戎装,齐耳短发,是最美年华。

" 以前,我羡慕女兵,现在,我也成为别人羡慕的那个‘她’。" 车长孙茜说。

从白皙靓丽的少女,到饱经风沙的坦克女兵,训练基地的硝烟风沙见证了女坦克手们的蜕变。

虽然剪去了飘逸长发,风沙雨雪相伴,强烈的日晒、肆虐的风沙在她们脸上留下别样 " 色彩 ",但女坦克手们无比自豪地说:" 驾驶坦克保家卫国,我最美!"

编辑:杨茹

以上内容由"新华社"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新华社新闻

新华社新闻

权威声音,亲切表达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