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工业大麻概念:危险的资本游戏?

7 月 18 日,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一场庭审中,两家合作逾十年的单位首次对簿公堂。

云南工业大麻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云南工业大麻公司")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以下简称 "云南农科院经作所"),案由为技术合同纠纷。昔日的老伙伴变为如今的原被告,双方的矛盾在工业大麻热潮中不断锐化。

自 2018 年年底,躁动的 A 股市场被工业大麻概念 " 点燃 " 后,2019 年开年以来,工业大麻之风越吹越旺。数十家上市公司纷纷宣布涉足工业大麻,而相关公司的股价也是一飞冲天。

二级市场的狂热持续向产业端蔓延,各路资本争先恐后投入产业链上游。可以合法种植、加工、销售工业大麻的云南省,成为资本的 " 应许之地 "。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7 月的一年间,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的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企业近 160 家。

不过,在异常的气候条件、实际的技术门槛、漫长的盈利周期、政策的不确定性等重重考验下,工业大麻概念 " 虚火 " 渐退。东方财富 Choice 数据显示,工业大麻板块在今年 1 月 ~4 月走出一波强势增长行情后,4 月底已开始回落,此后波动下行。截至 7 月 18 日收盘,工业大麻指数相对今年峰值时下滑 34.53%。

热潮过后,资本在工业大麻产业中的狂欢后遗症也逐渐显现。

闻 " 麻 " 而动

" 这个确实不能盲目。但问题是工业大麻概念整个已经炒热了,哪怕警告新入者谨慎投资,新入者也不一定听,他们在里面更多看到机会。在工业大麻产业扎根越深的人,对风险的认知越清楚。" 云南中医药大学饶高雄教授告诉《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这位从 1996 年就参与云南本土工业大麻产业相关工作的技术研究者,对 2019 年以来的工业大麻产业发展态势不无担忧。

所谓工业大麻,是指四氢大麻酚(THC)含量低于 0.3%(干物质重量百分比)的大麻属原植物及其提取产品。

按照国际标准,大麻属植物根据致幻成瘾的毒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不同,划分为毒品大麻、中间型大麻及工业大麻。其中,THC 含量大于 0.5%的大麻被称为毒品大麻,大于 0.3%小于 0.5%的大麻被称为中间型大麻,THC 含量低于 0.3%的大麻才被视为工业大麻。我国将工业大麻又称为汉麻,是从东汉三国时期就开始引种栽培的一种作物。

在国际上,工业大麻广泛用于纺织、造纸、食品保健、化妆品、生物医药、建材等行业。目前工业大麻产业化程度较高的应用是工业大麻主要化学成分 CBD(大麻二酚)的提取。

《等深线》记者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7 月的一年间,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的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企业约 160 家。可供对比的是,2017 年 7 月至 2018 年 7 月期间,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该类型企业仅 25 家左右。

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7 月的一年间,云南省境内新注册成立的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企业约 160 家。《等深线》记者 高瑜静 制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 2018 年底掀起的工业大麻热潮中,许多云南本土企业纷纷在工商经营范围中增加了 " 工业大麻种植或加工 " 相关业务。例如,云南白药(000538.SZ)2018 年成立的孙公司云南白药集团云丰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于 2019 年 4 月 24 日在经营范围中增加 " 工业大麻及其提取物的销售 " 一项。

因此,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云南省境内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累计达到 334 家。其中,不乏上市公司直接投资成立或者参股的经营主体。截至 7 月 18 日,东方财富 Choice 数据系统收录的 A 股工业大麻概念股合计涵盖了 41 家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康恩贝(600572.SH)、顺灏股份(002565.SZ)、寿仙谷(603896.SH)、方盛制药(603998.SH)、昆药集团(600422.SH)、龙津药业(002750.SZ)、华仁药业(300110.SZ)、尔康制药(300267.SZ)在内至少 15 家上市公司,均在云南境内设立有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

借船出海

由于工业大麻的繁种、种植、运输、加工等系列环节均受到严格监管,各个环节的牌照则成为经营主体入局工业大麻的关键所在。

" 工业大麻从种植到加工,至少涉及 4 个批件。一个是种植环节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另外三个是加工环节依次涉及的《工业大麻花叶加工项目前置审批》《工业大麻加工试制许可证》《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饶高雄教授介绍称。

种植牌照和加工牌照的门槛各有要求。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公开信息显示,申请领取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从事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的,需要具备包括 " 有不少于 2000 万元的注册资本或者属于事业单位编制的药品、食品、化工品科研机构 " 在内的四方面条件。

此前有业内人士公开表示,已持有工业大麻牌照的企业身价上涨,市场上的牌照价格走高。从行情来看,现有的工业大麻种植牌照报价 1000 万元 ~2000 万元,花叶加工牌照报价为 11 亿元 ~16 亿元。处于前置许可阶段的工厂,报价估值在 2 亿元 ~6 亿元,估值高低主要取决于产能高低、申请进度、建设进度以及技术水平。

实际上,部分上市公司为快速介入工业大麻种植、加工领域,因证 " 联姻 " 情节时有出现。

2019 年 2 月 19 日,顺灏股份控股子公司上海绿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上海绿馨 ")与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云南汉素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汉麻投资 ")签署《合作协议》,拟成立合资公司拓展公司在电子烟和工业大麻相关业务方面的发展。

在合资公司出资方式上,上海绿馨以现金 2000 万元出资,获得合资公司 65% 的股权。而有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的云南汉素,则以经过评估价值约 1077 万元的商标专用权、专有技术、实物等出资,获得合资公司 35% 的股权。

不过,协议签署 4 个月后,云南汉素没有为合资公司取得公安禁毒部门《关于研发生产销售工业大麻电子烟类终端产品的批复》,上述合作协议最终告吹。

2019 年 3 月 28 日,华仁药业与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云南素麻 ")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时,在相关公告中特意提及 " 云南素麻为合作提供合法的《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先进的绿色种植技术、温室种植技术等 "。

上市公司在工业大麻热潮中,无论是声称开始培育工业大麻品种,还是表明获得了牌照许可,对股价产生的强烈刺激,可谓是立竿见影。

进展缓慢

在云南境内的工业大麻投资热高温不退时," 天时 " 却不应地利。2019 年入春以来,云南省平均降水量持续偏少,同时气温偏高,多地出现干旱气象。

云南省东部的曲靖市沾益区,平均海拔 2000 米,在低纬度高原季风气候的影响下,年降雨量可达到 1000 毫米左右。适宜的自然条件,使得沾益区成为工业大麻种植的主要分布区之一。

康恩贝在 2019 年年初宣布进军工业大麻后,就曾计划通过旗下的云南希美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希美康公司 ")在沾益区基地种植 5000 亩工业大麻。据康恩贝 6 月 18 日官网公开消息称," 自今年 4 月初以来,康恩贝希康下属三大基地有序推进工业大麻种植。由于今年云南省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严重干旱,至 6 月初才开始进入雨季,因此,公司结合今年气候特点,科学安排,有序推进,截至目前,已全部完成 2.4 万亩工业大麻的种植任务。"

康恩贝旗下云南希美康农业开发公司的工业大麻基地,计划种植总面积 5000 亩。《等深线》记者 高瑜静 摄影

希康指的是康恩贝参股的云南希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希康生物"),全资控股包括希美康在内的 3 家子公司。

6 月 21 日,《等深线》记者实地调研了沾益区内的多个工业大麻种植基地。

在希美康公司的种植基地上,与油用牡丹、银杏等中药材套种的工业大麻已长到 20 厘米左右。其种植基地入口处竖立的一块广告牌,显示称 " 沾益县中药材试验示范基地,基地面积 15000 亩。" 该基地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 2010 年成立以来,一直是种植中药材。从 2019 年才开始种植工业大麻,都是上百亩地的连片种。

" 今年天气太干,有些地里播种后不出苗或者出苗后旱死,还要把培育苗再补种到地里,相比去年,种植成本基本翻倍。"

希康生物的一位负责人表示," 受天气干旱影响,工业大麻播种时节延迟,后面对花叶产量有影响。所以二次补种此类方式对种植成本的影响还很难评估。"

受气候干旱影响,工业大麻播种普遍推迟。在康恩贝旗下希美康公司的种植基地上,与油用牡丹、银杏等中药材套种的工业大麻已长到 20 公分左右。《等深线》记者 高瑜静 摄影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在康恩贝集团的沾益基地内,一个 CBD 提取工厂正在改造建设。据悉,这个沾益提取工厂是利用旧工厂改造的,旧工厂的大部分装置基本不需要改造,今年 5 月时纯化车间才开始改造。

随后,记者辗转来到沾益工业园区。作为最早的工业大麻概念龙头之一的顺灏股份,2019 年 1 月就在此成立全资子公司绿新生物,以从事工业大麻的科学研究、种植、加工及其产品销售。

在沾益工业园区内,仅看到一块 " 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工业大麻加工基地 " 的牌子竖立在路边,牌后的空场地内堆放着一些建筑材料。建筑工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建设项目 5 月底开工,工业大麻提纯工厂建设周期约为 6 个月。" 目前还在平整场地,地勘设计还没有出来。"

种植大跃进

在众多资本闻 " 麻 " 而动,进而入场布局后,云南境内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急剧扩增。

目前根据涉足工业大麻的上市公司披露信息,兴民智通(002335.SZ)的协议方昭通天麻产业开发有限公司,计划种植不超过 1 万亩;顺灏股份(002565.SZ)旗下的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第一期试种面积 1000 亩;康恩贝(600572.SH)旗下的云南希美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云南希诺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泸西希康银杏发展有限公司 6 月已完成 2.4 万亩工业大麻种植。种植品种均为平均 CBD 含量 1.2%~1.3% 的云麻 7 号。

顺灏股份旗下的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工业大麻加工基地。《等深线》记者 高瑜静 摄影

" 无论怎么说,今年云南省内的工业大麻实际种植面积很可能超过 10 万亩。这个可以从两个渠道来统计,一个是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今年已批复的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上应允的种植面积,另外还可以看卖种子的卖了多少。" 饶高雄教授分析说道。

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公开信息显示,申请领取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从事工业原料种植的,应当具备四方面条件。其中一个条件是," 种植面积不少于 100 亩 "。

记者从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一位负责人处了解到,现在云南境内大概已有 70 余家经营主体从事工业大麻种植。

与此同时,从工业大麻供种单位的供种数据,同样印证了今年种植面积急剧上升的事实。

据了解,目前云南省境内有繁种许可证的仅 2 家机构,云南工业大麻公司、云南农科院经作所。

云南工业大麻公司总经理浦仕波告诉记者,"2017 年云麻 7 号投入市场后,都是由云南工业大麻公司在供种。产业热度最高的时候,有 8 家左右的种植户;2018 年时,公司供种的种植户大约 3~5 家,供种面积累计约 1 万亩。到了 2019 年,公司已经和 13~14 家种植户签署了供种协议,覆盖种植面积约 2 万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9 年以前,云南省境内的工业大麻繁种实行订单制。种植户提前将种植计划、种植土地、原料收购方等情况与供种单位沟通后,供种单位按照订单量进行繁种。

" 从产业发展来说,今年的情况太浮夸了,全省种植面积超乎我们预想。种植出来,产业链下游实际能否消耗这么多,从产业来说令人担忧。" 浦仕波说道。

产业链考验

工业大麻产业链中,种子是基础,种植户提供的花叶原料,经过加工提纯后,最终直接决定着 CBD 产量。然而,目前云南境内工业大麻种植面积激增,对产业链下一环节的加工提纯产能提出考验。

据悉,目前云南省境内正式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并具备 CBD 提纯量产的企业有 3 家,分别是云南汉康生物科技公司、云南汉素、云南汉木森生物科技公司。

" 如果我们按照现在的模式,提取工厂远远不够。按照我们现在大体产量来估算,一亩地平均产 180 公斤 ~200 公斤大麻花叶的干燥品,如果粗略估计,6 亩地就能产出约 1 吨原料(大麻花叶干燥品),如果种植 6 万亩,就是 1 万吨原料。假设今年云南实际种植有 12 万亩,将产生 2 万吨原料。要进行 2 万吨原料的加工提纯,目前在云南省范围内毫无疑问是不具备的。" 饶高雄教授分析表示。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 年 ~2016 年,我国工业大麻播种面积从 5280 公顷上升至 15800 公顷,工业大麻产量从 1.45 万吨飞跃至 7.7 万吨。

国金证券研究所出具的一份《工业大麻深度研究报告》中指出," 长期来看,工业大麻行业的升级与改进依赖于大麻二酚育种及萃取技术的发展。"

浦仕波表示," 如果今年工业大麻的种植面积真的有 10 万亩,整个产业体系又不一样,也要做一些调整。获批建设一个加工提纯工厂需要一个周期,从工厂建设到量产需要时间,工业大麻的成长周期就 150 天左右。爆发式地投入,工业大麻长好后,如果不能及时采集花叶进行加工,如何处置存在很大问题。"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目前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的经营主体,通常采取两种模式进行种植。一种是,申领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的公司,采取公司+农户合作的模式种植。公司首先把一定面积的土地集中流转承包,然后再招聘当地农户进行种植或者转包给技术大户种植。另外一种则是,农户联合成立合作社以申领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合作社成员从事工业大麻种植。

记者从多位工业大麻产业人士处了解到,云南工业大麻产业发展过程中,也曾出现因企业大规模投入计划无法按约兑现,损失最终转嫁给种植工业大麻的农户。

2017 年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则呈现了工业大麻种植中的 " 伤农 " 情况。

判决书显示,曲靖市沾益区盘江镇荣兴村委会与大理州中祥工业大麻投资有限公司,2016 年 12 月 21 日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合同约定:原告盘江镇荣兴村委会将位于本村的 1710 亩土地集中流转给大理洲中祥大麻投资公司,用于工业大麻种植,约定承包期限 10 年,同时约定了相应的流转经费。合同签订后,大理州中祥工业大麻投资有限公司迟迟不付土地流转费,最终致使约定流转的土地撂荒。无奈之下,荣兴村委会将大理州中祥大麻投资公司诉诸法庭。

博弈 CBD 解禁

实际上,中国此轮工业大麻热潮,与国际工业大麻 " 解禁潮 " 密切相关。海外工业大麻合法化进程加速推进,市场对政策放宽的预期不断上扬。

据国海证券研究所统计,2017 年以来,包括德国、英国、加拿大、美国、韩国在内的 34 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宣布医用大麻合法化。此外,在欧美市场,CBD 已开始被用于食品、药品、纺织等多个领域,并推出多款产品。

应用范围的扩大,使得全球 CBD 市场容量迅猛增长。根据 ArcviewGroup 统计,2018 年美国工业大麻市场迎来持续的增长,预计 2019 年将增长 38%,达到 169 亿美元,到 2027 年将超过 470 亿美元。此外,Brightfield Group 预计,全球大麻二酚产业价值在 2019 年将达到 57 亿美元,到 2021 年将达到 181 亿美元。

目前,全球共有约 30 个国家种植工业大麻。其中,中国是最大的工业大麻生产和出口国,占据大约全球工业大麻种植面积的一半,提供了全球近 1/3 的工业大麻产量。

在中国现有政策下,CBD 只能出口。海关数据显示,分布在云南、陕西和宁波企业,以大麻二酚名义将产品出口至瑞士、荷兰、斯洛文尼亚等,2019 年 3 月份出口时的申报单价约为 4200 欧元 / 公斤。

" 现在大家都在赌,工业大麻市场容量会不会迅速增加。市场容量要迅速增加,就要寄予政策开放。如果中国 CBD 市场开放,那么需求无疑就很大。" 一位产业人士直言道。

不过,在浦仕波看来," 工业大麻产业第一要素是安全,后面才是有序发展。前些年我们云南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少,但随着技术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市场参与者进入。这样的发展形势亟待规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药企人士表示," 工业大麻确实是好产品,只是资质没放开。任何一个产业在发展之初需要噱头牵引资本,发展到一定程度再经历优胜劣汰。"

以上内容由"中国经营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