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中国护士图鉴:“基本都被打过!”

39深呼吸 07-20

VOL.133

作者|芙拉沃李

编审|王潍 德青卓玛

编辑|蓼然

本文共4251字,阅读仅需6 分钟

" 唉!" 从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的一间病房走出来,刘护士一边叹气,一边擦工作服。

病房收治了一名自身免疫性脑炎患者,因为存在精神症状,护士为她给药、扎针时,不仅发作性躁狂、胡言乱语,还会抓挠、踢打人。之前,一位来病房做心理量表的大夫甚至被吓哭了。这次护理在同事的帮助下约束了患者四肢,但嘴巴还能动,刘护士还是被吐了一身。

护士提供专业、热心的护理,精准、及时的用药,热心、细致的安慰,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患者对抗病魔,在患者治疗中起码起到 50% 的作用,为什么还要受这些委屈?

因为是第一次接诊这种患者,当时的刘护士感到紧张,但事情过去了四五年,如今回忆起来," 被吐口水 " 在她这里并不算是大事,因为更严重的 " 暴力行为 " 也发生过,比如有护士被患者掐,被掰手指

" 护士很不容易的是,基本都被打过。"护士长王娟工作快 25 年了,她已经数不清自己经历了多少次类似的事情。

6 月 29 日晚,四川省泌尿外科医院值班护士小杨被打,造成左面部、颞部、眼部受伤,脑震荡、软组织挫伤。/ 新闻视频截图

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夸大,2017 年 5 月发布的《中国护士群体发展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 50% 的护士受到心理创伤,超过 79% 的护士工作时被利器伤害,更有 83.3% 的护士不能明显感受到患者对护士的尊重。

我们常常关注 " 医患关系 " 和 " 医患矛盾 ",却很少谈起 " 护患关系 ",更少关注护患冲突,而在这背后更是整个社会对护士群体的不了解。

有 78.4% 的病患及家属认为,护患关系紧张最主要原因是缺乏相互理解。/ 《中国护士群体发展现状调查报告》

天使也委屈

说起护士,最著名的人物当属英国人弗洛伦斯 · 南丁格尔。19 世纪 50 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她每晚都会提着油灯在战地医院巡视,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 " 提灯女神 "。

因为南丁格尔的努力,那场战争伤病员的死亡率从 42% 下降到 2.2%,现代护理事业自此发展起来,昔日地位低微的护士成为崇高的象征,1912 年,她的生日被定为国际护士节,成为全世界护士的节日。

弗洛伦斯 · 南丁格尔。/ 资料图片

" 护士是没有翅膀的天使,是真善美的化身。" 南丁格尔开创了现代护理事业,也为护士打上了 " 奉献 " 的高尚标签,然而,如今这个词语常常和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王娟曾和四位科室主任共事,收治的病人类型往往随着科室带头人的擅长有所侧重。2014 年开始,神经内科开始陆续收治自身免疫性脑炎患者,这是一种罕见病,护士们都不太了解,最初护理起来也没有经验,于是就发生了前面提到的刘护士被吐口水的经历。

" 后来有经验了,就知道加强了自身保护,比如把家属削水果的刀具收起来,避免患者伤人或自伤,有时候还会求助保卫处,帮助我们约束患者。" 病房种种,王娟和她带领的护理团队成员都明白,大部分患者是生病时的表现,他们肯定也不想的。

病情好转后,患者不会记得自己的 " 暴力行为 ",护士也从不会主动提起这些过程,但如今说起这些事儿,王娟的眼眶还是有些发红,她对 39 深呼吸(ID:shenhuxi39)说:" 做护士不容易,做神经内科护士就更不容易了。"

被踹被打,身体受委屈,而来自语言上的委屈更是家常便饭。

姚琳是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减重糖尿病手术健康管理中心的护士长,她曾在急诊科工作。一次在分诊台,一个在普通门诊挂不上号、住不上院的患者家属要求挂急诊号,但患者本人没有到场。按照医院的规定,这种情况不能挂号,更没办法开住院单。退一步说,即使挂了号,开了住院单,也不能保证一定有床位。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减重糖尿病手术健康管理中心的护士休息室。/ 芙拉沃李摄

解释了很多,但患者家属始终不能理解,突然哭了起来。谁进医院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想到这,姚琳继续和患者说,先带患者来医院,看病过程中有什么难处,我们都会尽力提供帮助。

"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什么忙都没帮上。" 说话间,患者一擦眼泪,开始骂起来了,最后骂骂咧咧离开了急诊区。护士的职业素养要求姚琳他们尽可能地为患者着想,但这样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患者,姚琳说:" 委屈谈不上,但感觉有点无奈。"

到 2019 年,正好工作 8 年的姚琳感受并没有王娟那么深,刚工作时患者因为资历浅拒绝让她扎针输液的事,如今也能当个玩笑讲出来。只是站在护士工作站附近,她说起:" 很多患者认为这是前台,说有什么事去前台问问。"

护士长姚琳在护士工作站,这里常被患者当作 " 前台 "。/ 芙拉沃李摄

" 竭诚协助医生之诊治,务谋病者之福利。" 这是每个护士都熟知的南丁格尔誓言,但是在患者那里,护士时不时还会被当作干杂活的 " 服务员 ",在整个医疗系统也只是一个配角般的存在。

护士不等于低学历

1995 年就开始临床护士工作的王娟,初中毕业就去念了北京护士学校,十几岁的孩子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家里觉得比较好 ",就去学了。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看待护士和医生是有差别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学历,觉得医生都是高等院校培养出来的精英,而护士,中专、大专就够了,含金量不高

在一定历史时期内,这样的说法的确不算错,但放在现在,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像王娟一样很早就工作的护士,起点虽然低,但在工作过程中,也都通过继续教育,完成了专科、本科的学历认证。她所带领的护理团队中,本科学历已经是常态,还有护士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准备考研。

王娟所代表的护理团队获得 " 护理管理团队奖 "。/ 芙拉沃李摄

来自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 2018 年年底,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护士接近 70%,护士专业素质和专科护理服务能力不断提高。

常常有人说:" 医生的执业环境很差,千万别学医。" 如果你问,高考志愿哪个是热门专业呢?这个答案不能确定,但护理肯定不是。

姚琳本科就读于北京中医药大学,班里的同学毕业后大都从事了临床护理工作,但当时选这个专业,很多都是临床医学专业调剂过来的,而自己当时填了三个志愿专业,护理是第三个。

报考人数少,加上从业以后存在一定的流失人数,我国护士人数始终跟不上。最新数据显示,全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 400 万人,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近 50%,每千人口护士数达到 3 人。

导致这个现象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国护士行业收入严重偏低

同样是来自《中国护士群体发展现状调查报告》的数据,我国护士在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为 6700 元左右,二线城市的平均工资为 5600 元左右。76.5% 的护士月收入低于 5000 元,其中约 37.6% 的护士月收入低于 3000 元,而月收入 8000 元以上的护士仅占比 4.5%。

护士月收入水平低于城市平均月收入。/ 《中国护士群体发展现状调查报告》

王娟认为,培养一个护士和医生的成本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了,护士本人也要付出很多努力,如果薪酬待遇和社会对其价值的认知,依然延续以前的状态,就不合理了。

其实,在业内,护士和护理的地位早有提升。

早在 2011 年 3 月 8 日,国务院学位办颁布了新的学科目录设置,其中护理学从临床医学二级学科中分化出来,成为一级学科,与中医学、中药学、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等同等的位置。2018 年中国医学科学院对医院科技能力评价报告也将护理学科纳入了评价范围。

这意味着,护士和医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职业,共同协作为患者服务,而不是谁服从谁的主配角关系,护士也可以像医生一样从事科研、教学等方面的工作,拥有更丰富的上升发展路径。

但是,在整个社会氛围下,固有的观念依然很难改变,护士依然是给患者打针、吃药的工种。

在普通公众视角下,护士工作内容中所占比例最高的是打针发药(94.1%)、巡视病房(79.9%)、协助医生接诊治疗(77.8%)。/ 《中国护士群体发展现状调查报告》

曾经有人来咨询王娟,孩子高考报考护理专业的事儿,她有点犹豫:" 和人的沟通很难,护理工作需要和患者、患者家属沟通就更难,如果执业环境越来越好,是个挺好的职业。"

姚琳比较乐观,在她看来,护士在一个医生团队里的确是个配角,但在自己的地盘,依然可以做主角。

护士未来的一万种可能

姚琳在减重糖尿病手术健康管理中心的病区,已经是管理岗位的护士长,和急诊当场救治不同,她现在从患者入院前到出院后跟随管理,她将其称之为" 专业的友谊 "——不会像普通朋友维持一辈子,但很长一段时间内,要为了健康的目标提供专业的帮助。这种像健康管理师的工作模式,姚琳十分认可,也在和整个科室团队一起摸索。

在中日友好医院,还有不少护士走上了专科护士的发展道路,在造口门诊、PICC 门诊、糖尿病教育门诊、导管门诊等专科门诊,护士成为绝对的主角,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患者提供了专业的解决方案。这种模式,正在全国悄然展开。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减重糖尿病手术健康管理中心护士休息室一角。/ 芙拉沃李摄

新政策也将护士这个职业提到了新的平台。

2 月 12 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开展 " 互联网 + 护理服务 " 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和广东将作为 6 个试点省市,开展" 互联网 + 护理服务 ",为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复护理、专项护理、健康教育、安宁疗护等方面的护理服务。

以前是 " 得医生者得天下 ",如今护士也得到了新技术的关注,他们可以像打车软件一样,在上面接单,有偿上门为患者提供护理服务。

王娟和姚琳都了解这个新政策,但都没有着手做。

王娟告诉 39 深呼吸(ID:shenhuxi39),作为三级医院的护士,上班时间内劳动强度已经很大,下班还要照顾家庭,时间上都不够," 我们家都是女护士,大家怀孕都自觉错开。" 人力是保证护理工作质量的基础,为应对老龄化社会对护理的需求,需要大力发展社区护理和家庭护理。

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病房门口的信息牌。/ 芙拉沃李摄

虽然受了诸多委屈,但王娟没有想过离开护士的岗位,关于未来,她有自己的想法。

" 很多患者病情稳定了,但对于仍需留置胃(肠)管、尿管,PICC 静脉置管,想回到二级医院做康复的患者,接收医院不好找,接患者回家护理,专业技能又欠缺,家属经常问我有没有熟悉的医院,或者好一点的建议,但现实是,社区医院药物品种不全,护士人数和能力都欠缺,想转出去很困难。"

王娟注意到,有些护士前辈在退休后,到养老机构、社区医院做起了护理指导工作,在老龄化的社会大背景下,这是个不错的方向。

关于未来的无限可能,姚琳觉得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希望在某一个方面做精做专;而王娟则期待在政策层面有更好的支持。

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病房走廊。/ 芙拉沃李摄

医院白天的喧闹在凌晨时分完全退去,病房的大灯早已熄灭,而王娟并没有睡觉,她要值夜班。作为护士长的她,熬夜值班不再是常规工作,但如果遇上人手安排紧张,她也必须顶上。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例行巡一次病房,听患者的呼吸是否均匀,有时帮患者盖下被子或翻个身。

"

终身纯洁,忠贞职守。勿为有损之事,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药。尽力提高护理之标准,慎守病人家务及秘密。竭诚协助医生之诊治。务谋病者之福利。

"

南丁格尔誓言的意义并没有褪色,但护士在现代已经有了更深的意义,关于护士,每个人都是时候摘下过去的有色眼镜了。

参考资料:

[ 1 ] 报告显示:近 80% 护士在工作中遭受过利器伤害,中国经济网

RECOMMEND

推荐阅读

39 深呼吸出品

如需转载请在下方留言

以上内容由"39深呼吸"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