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开盘暴跌 60%,三年累计亏损超过 65 亿元,酷派艰难复牌

钛媒体 07-1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停牌 27 个月的酷派集团,在今日终于复牌。

7 月 18 日晚,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已符合所有复牌条件,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自 2019 年 7 月 19 日上午 9 时起,恢复公司股份于联交所买卖。

7 月 18 日晚,酷派集团称,公司已经发布了 2016 年 -2018 财年的相关业绩报告。此外,酷派董事会已成立新独立董事委员会以研究及调查审计问题,随后公司披露了商定程序审查报告及内部监控检讨报告的主要调查结果。

不得不说,为了复牌,酷派做了很多的改变。

此前,酷派集团股份自 2017 年 3 月 31 日起暂停买卖。酷派集团宣布,需要更多时间提供本公司审计师要求的资料,而审计师需要更多时间进行 2016 年年度业绩之审核,2016 年年度业绩可能将延迟发布,当日起临时停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 年 6 月 29 日酷派集团就曾披露,联交所为酷派列下了以下复牌条件:

刊发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未刊发财务业绩及解决任何审计保留意见;

进行适当调查以解决本公司核数师提出的审计问题;

向市场通知对股东及投资者而言属重大的所有资料以便其评估本公司的状况。

此外,自股份暂停买卖以来,公司已透过于联交所网站刊发公告的方式通知其股东及投资者所有重大资料以便评估本公司的状况。

另外,在管理团队上酷派也下了不少心思。今年 1 月 18 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委任 27 岁的陈家俊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陈家俊的另一重身份是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 " 二公子 "。

与此同时,酷派董事会认命梁兆基为执行董事,而其原来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

目前,陈家俊已是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当年乐视遭遇生态危机,乐视先将其持有的 17.83% 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 8.08 亿港元,酷派年报显示,威日创投正是由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

因此,在满足上述条件后,停牌 27 个月的酷派集团股票获准重新恢复买卖。

不过,尽管酷派历经波折后复牌,但遭遇了暴跌。今日港交所开盘后,酷派股价一度暴跌逾 60%,随后跌幅收窄,截至钛媒体发稿前,酷派集团下跌约 46.53%,股价报 0.385 港元,目前公司总市值 19.38 亿港元。

押错宝,被乐视坑了

实际上,酷派至今已经在通信行业生存了 20 多年,作为曾经的 " 国产手机四强 " 中华酷联 " 之一 " 也拥有自己的荣光。曾在 2014 年收入达到了 249 亿港元(约合 220 亿元人民币),跻身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第七名、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第三名。

然而,没过多久酷派经营不善,不得不向外求助,先后牵手 360、乐视。

2014 年低,酷派正式把旗下互联网手机品牌 " 大神 " 剥离,与奇虎 360 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一起造手机。

现在看来,因为乐视 " 插足 ",360 与酷派的合作更像是一场闹剧。

2015 年 6 月,就在 360 筹划新手机发布之际,乐视宣布旗下公司 27 亿港元入股了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第二大股东;2016 年 6 月,乐视再次出资 10.47 亿港元,购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达到 28.90%,成为单一控股股东。

至此,360 和酷派彻底闹掰,最终取得对奇酷的控制权。酷派持有的奇酷科技股份由 50.5% 降至 25%,而 360 所持奇酷科技股份将增加到 75%。至此,360 成为奇酷的第一大股东,酷派集团变为第二股东。

奇酷看上去完全脱离了酷派掌控,不过,供应链、生产研发、应用分发等 " 紧密合作 " 也只能是停留在纸面。相比 360,乐视真正获得了酷派集团最为核心的供应链和专利能力,以及主要硬件研发能力。

因此,酷派将未来转型互联网手机品牌的筹码,押在了乐视身上。

不幸的是,2016 年 11 月 6 日,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链紧张,这让酷派彻底陷入困境。于 2017 年 3 月 31 日在港交所暂停买卖,停牌前酷派股价为 0.72 港元,总市值 36.24 亿港元。

房地产商入住,还会继续卖手机么?

获京基集团入主之后的酷派,将走向何方?

据格隆汇报道,有人分析京基集团入主酷派,很有可能是看上了后者手上的土地资源。

酷派集团在郭德英时代置办了大量优质土地,主要包括超过 3 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 10 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等,这两地块地理位置可谓黄金地段,并且在近几年升值已超百亿元。

酷派高管曾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盘活这部分资源。这两年,酷派频繁卖地以缓解资金压力,并与深圳开发商星河控股以 4:6 的分成比例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

2017 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 4000 万元;

2018 年 7 月,酷派再次通过出售地块回血 2.38 亿港元——以 1.18 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 1.2 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 80% 的股权;

2019 年 4 月 25 日,酷派再次卖地,换来了 5200 万元的净收益。

不过,酷派的年报中仍然强调称,其目前的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并将继续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研发

酷派新任掌门人陈家俊今日还通过内部信透露,将在今年 9 月份推出一款手机新品,并希望尽快发力 5G 市场。

股票已没任何价值?

眼下,酷派之所以在复牌后股价依旧疲软,主要是由于近几年酷派糟糕的经营状况。

今年 3 月 31 日,谋求复牌的酷派接连公布了 2018 年中期报以及年报,业绩表现惨淡。2018 年,酷派营收 12.77 亿港元,期内亏损 4.1 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 11.63 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 80%。

最近三年,酷派已是连续亏损,按人民币计算,2016 年 -2018 年,酷派营收分别为 71.29 亿元、28.24 亿元、11.19 亿元,分别亏损 39.18 亿元、22.36 亿元、3.59 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 65 亿元

6 月 12 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其将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按照 0.00 港元 / 股进行估值。0.00 港元 / 股意味着,在专业港股基金的眼中,酷派集团的股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显然,酷派要想摆脱如今的泥潭,还需要做更多改变。(钛媒体编辑综合)

以下是新任掌门人陈家俊在今日发布的内部信《致酷派人的一封信》: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