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部委多次喊话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 房企融资艰难时刻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 北京报道

错过了去年的 " 金九银十 " 之后,楼市在 2019 年春节后喜迎一波 " 小阳春 " 行情。然而,过去 3 个月里异常活跃的房地产企业所期盼的火热盛夏并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融资政策收紧。

7 月 12 日,发改委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对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房企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继 5 月 17 日银保监会出台 23 号文重申严格监管房地产融资后,这是两个月内出台的第二份明确收紧房企融资的标志性文件。

" 哪里有漏洞堵哪里。" 同策研究院总监张宏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5 月银保监会发文之后,国内融资环境收得比较紧,因此房企境外融资最近出现了小井喷,尤其是 7 月份已经发行了 100 亿左右的美元债。

此时发改委再对海外发债进行规范管理,无疑是从两头堵住了房企融资输血的通路。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2019 年第二季度大量房企的大额度融资将会减少,抢地现象也将退烧,尤其对于融资渠道较少的企业来说压力非常大。

收紧融资的 " 天罗地网 "

事实上," 小阳春 " 的出现正是由于信贷的宽松。2019 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 5.81 万亿元,同比多增 9526 亿元,而 2018 年一季度的这两个数据分别为 4.86 万亿和 6339 亿元。分部门看,以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为主的住户部门贷款增加 1.81 万亿元,去年同期只有 1.75 万亿元。

同理,楼市收紧的信号也由信贷发出。5 月中旬,银保监会发布 23 号文,要求对表内外资金直接或变相用于土地出让金融资、违规向 " 四证 " 不全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融资等房地产金融乱象进行重点监管。据统计,上半年各地银保监会就金融机构资金违规进入楼市开出的罚单超过 70 张。

房企就此迎来了一个 " 黑五月 "。据同策研究院监测,2019 年 5 月 40 家典型上市房企完成融资总额共计 367.99 亿元,相较于 4 月融资总额下降 52.07%,仅有 2 笔融资额度来自境外。其中信托贷款占比最重,总额 100 亿元,环比上涨 32.76%;其次是公司债,总额 95.85 亿元,较上月大幅下降 79.74%。

尽管公司债、ABS 融资遭到暂停的消息未获证实,但市场早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7 月 11 日市场传言光大信托和国投泰康信托暂停所有房地产类项目募集,尽管两家公司先后回应称实为 " 余额管控 ",但市场转冷的气息早已弥漫开来。

然而,6 月的融资数据却逆势走高。40 家典型上市房企完成 611.60 亿元融资,比 5 月高出了 66.2%,一些公司不得不出售项目,通过股权交易回血。其中 9 笔公司债中 8 笔是美元债,融资总额 224.62 亿元,环比大幅上涨 588%。背后的代价亦十分高昂,境外融资的票面利率普遍比境内融资高,因此房企总体融资成本提高到 7%-8% 左右,其中中南建设在境外发行了一笔债券,票面利率甚至达到 10.88%。

这一纪录很快就被超越了。7 月 11 日,泰禾集团发行了一笔美元票据,利率高达 15%。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9 年 7 月以来,房企美元融资计划已经高达 170 亿美元,刷新了历史纪录。尽管成本升高,融资对于房企来说却是不能放弃的选择,因为 2019 年是偿债高峰期之一,他们不得不借新还旧,以解决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

房地产金融化带来高风险

一切早有端倪。

4 月 17 日,银保监会官网发文指出要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控制居民杠杆率过快增长。5 月 25 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 "2019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 发表书面致辞指出,要特别警惕境外资金的大进大出和 " 热钱 " 炒作,坚决避免出现房地产和金融资产泡沫。

6 月 13 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的开幕致辞中,他更直指房地产金融化的问题:近些年来,我国一些城市的住户部门杠杆率急速攀升,相当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更严重的是,新增储蓄资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产领域。房地产业过度融资,不仅挤占其他产业信贷资源,也容易助长房地产的投资投机行为,使其泡沫化问题更趋严重。历史证明,凡是过度依赖房地产实现和维持经济繁荣的国家和地区,最终都要付出沉重代价。凡是靠投资投机房地产来理财的居民和企业,最终都会发现其实很不划算。

" 收紧融资是因为房地产的风险,尤其是房地产的金融风险在增加。"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近期发表的 2018 年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他的团队指出,中国居民部门的负债与国际水平比较比率相对较低,尚未出现大的金融风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企业部门的房地产金融风险正在快速积累,房地产开发企业资产负债率虽有所下降,但总体较高,不良资产率也在快速上升。另外,房地产开发企业的速动比率和现金流动负债比率均低于安全标准,极易引发企业流动性危机。

2019 年,过去在房地产政策内容里很少提及的房地产金融风险被密集点名。据统计,中央各部委今年已针对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累计发布过 15 次讲话或政策。

楼市地市双发烧

而房地产市场当中,风险来自于信贷宽松带来的楼市和地市双双升温。

楼市量价齐涨。根据统计局数据,2019 年 4 月,新建住宅出现了最近 4 年最高的 67 城市房价上涨,一二线城市二手房依然明显上涨,部分三线城市二手房价格上涨幅度也有扩大。纬房指数监测则显示,2019 年 3 月,142 个样本城市房价平均环比上涨 0.344%,10 大重点城市二手住房成交量指数超过了前期 2017 年 3 月的高点,成为 2017 年以来的成交量指数最高值。

地市更是持续火热。根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截至 6 月,2019 年上半年 50 大城市合计卖地 20034.4 亿。在一季度低迷的情况下,二季度土地市场全面复苏,全国土地市场热度推动热点城市卖地收入刷新历史同期纪录。卖地最多的杭州土地出让金额达到 1444.5 亿,武汉、北京分别为 948.8 亿和 933.3 亿,苏州为 836.8 亿。

一些二线城市接连出现百亿土拍:4 月 24 日,苏州土拍一日吸金 135.7 亿元,诞生了吴中区太湖新城板块和尹山湖板块的两个新地王;6 月 27 日,合肥出让 13 宗 1355.35 亩地,揽金 132.43 亿元;同一天,武汉集中出让 12 宗地块,也拍出 93.5 亿元的价格。一线城市中,深圳 6 月 24 日集中拍卖 5 宗宅地,成交总价高达 223.84 亿元,这也是深圳近 20 年来最大的一次土拍。6 月的土地市场中,一二线城市单月卖地过百亿的城市多达 13 个,这也是最近一年的高点。

显然," 小阳春 " 期间融资难度降低,房企资金面压力缓解后,拿地积极性明显提高,战略布局增量也有所加大。因此尽管未出现地王频出的现象,但市场预期已经开始有所变化。倪鹏飞对此指出,当前流入房地产的资金收紧,无论对楼市还是对土地市场都起到抑制作用,对房地产投资的抑制更为直接。

尚未真正过冬

张宏伟指出,今年楼市调控的基调是稳房价、稳预期,所以信贷宽松对市场影响比较大。从房地产金融对宏观经济影响的角度考量,过去 2016-2018 年三年当中,一二三四线的不同城市房价都快速上涨了一波,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去消化过去涨幅带来的城市发展的压力。因此,居民杠杆还是要进一步降下来,不然金融风险还是会继续积累,必然要通过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来控制系统性风险,在当前这个阶段的政策必然有一些维稳的动作。

不过,趋严的监管政策之下,房企融资是否真的立刻进入冬天了呢?目前的答案尚未可知。

" 当前房企融资仍然在高位。" 张大伟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首先中型房企依然在非常明显的拿地加速过程中,拿地多也推动了房地产企业的融资需求;另外,因为房企缺血过多,目前房企融资难度虽然比较大,但融资需求依然井喷。

在他看来,美元债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并非是主要资金来源,只有部分企业特别是在港上市房企发行美元债较多。在 7 月份已经过去的 11 天当中,全国有超过 20 家房企发行了接近 150 亿美元的美元债,可见收紧美元债的政策预期早就出现。

他进一步表示,从整体看虽然最近房地产企业面临资金面的多重管制与收紧,但这些政策都不是一刀切暂停,而是加强监管。也就是说对于正常融资没有影响,但对于大额度融资将会开始明显收紧。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