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疯狂“买买买”后 康芝药业业绩走向断崖式下滑

见习记者 王志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仕省 深圳报道

素有海南创业板第一股之称的 " 康芝药业 ",在上市后不久便开始一系列收购。不过,在其收购后的子公司中,绝大多数至今未曾实现盈利。

疯狂 " 买买买 " 背后,上市公司业绩于去年出现大幅下降,创近 5 年来新低。然而,这仅是业绩下降的开始,今年上半年度康芝药业继续延续着这种下降。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康芝药业整体经营质量在下降,是要引起上市公司整体注意的。

广告宣传费大幅攀升后的销量下滑

7 月 12 日,康芝药业发布了 2019 年上半年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 400 万元 -700 万元。较之 2018 年同期,业绩预计下降 83.84%-90.77%。康芝药业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为 " 银行理财产生的投资收益明显减少 "、" 财务费用、研发费用及期间费用相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 "。

业绩的下滑在早于 2018 年的时候就已开始。该年度康芝药业实现营收 8.83 亿元,同比增长 32.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0.13 亿元,同比下滑 75.93%。不难发现,今年上半年,康芝药业业绩下滑幅度在拉大。

过去的 1 年,康芝药业再度开启 " 收购模式 ",通过这一举措,相继进入生殖医学等医疗服务相关领域和婴童康护用品领域,主营业务不再是 " 儿童药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 那么单一。

不过,通过 " 买买买 " 扩大业务线条并未给其业绩带来正面影响。

2018 年,康芝药业的销售净利率由 2017 年的 9.99% 降至 2.38%,为近 5 年来最低。在医药产品的销售方面,其销量和产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幅度分别为 1.42% 和 6.45%。这种下滑在 2017 年就已全面出现。

此外,康芝药业于去年新进入婴童康护用品方面的销量、产量也没能避免 " 下滑 " 命运。销量由 2017 年的 3058.95 万件下降为 2018 年的 2929.75 万件,产量也相应由之前的 3041.33 万件减少至 2878.18 万件。

有趣的是,上市公司产品销量的下滑是建立在广告宣传费用暴增的基础上。过去两年,康芝药业在广告宣传方面所花费的费用为 0.45 亿元、0.93 亿元,在销售费用中的占比为 40.04% 和 48.07%,经计算后的增幅分别高达 105.73% 和 109.97%。这也直接导致了康芝药业销售费用快速攀升,同期内其销售费用分别为 1.11 亿元和 1.94 亿元,相应增幅为 99.44% 和 74.94%。

史立臣表示,康芝药业并不是以医院为主销渠道,而是以 " 药店为主销终端,代理商为主销渠道 " 为销售模式。对于后者,合作方会在广告层面有所要求。但康芝药业的营收涨势远低于其广告宣传费用的涨幅,加之业绩出现大幅下滑,这些说明了上市公司的整体经营质量在下降,是要引起康芝药业整体注意的。

子公司多数亏损

在产品销量连年下滑、广告宣传费用逐年暴增之外,影响康芝药业业绩持续下滑的另一大原因是其多数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截至 2018 年末,康芝药业拥有 12 家全资子公司、1 家控股子公司、1 家参股公司。《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发现,上述公司在去年有 8 家发生了亏损。

数据来源:康芝药业 2018 年年报

康芝药业上市前后,其生产的儿童解热镇痛类药品尼美舒利颗粒在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均高达 70% 以上。2011 年,也即康芝药业上市后的第二年,便开始了系列收购,从而不断扩大产品条线。该年度,康芝药业先是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入主北京顺鑫祥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 " 祥云药业 ")的,康芝药业取得后者 51% 的股权。

2011 年 6 月和 11 月,康芝药业先后通过收购和参与竞拍的方式取得沈阳延风制药有限公司(即 " 沈阳康芝 ")100% 的股权和河北天合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即 " 河北康芝 ")全部资产。

上述子公司中,除了沈阳康芝在 2015 年盈利了 170.12 万元外,其余年度均是亏损。2018 年,祥云药业、沈阳康芝和河北康芝亏损额度分别为 660.38 万元、248.14 万元和 513.26 万元,亏损均处于扩大状态。

在上述收购两年多后,2014 年 8 月,康芝药业再度作价 3841 万元收购广东元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元宁制药 ")100% 股权,并于收购后进行了 1000 万元的增资。元宁制药是一家中西药固体制剂及化学原料药的生产及销售企业,旗下拥有多品类儿童药品。收购时,上市公司在经济效益分析中表示," 该项目完成后,五年内将为企业创造总利润 6035 万元 "。

事实上,康芝药业收购的是一家亏损企业。2014 年上半年,元宁制药的净利润为 -149.5 万元。在成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的 5 年里,元宁制药也没能扭亏,亏损已由 2014 年的 123.59 万元升至 2018 年的 1173.58 万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 75.54%。

2016 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海南宏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 宏氏投资 ")开始将其旗下资产注入康芝药业。当年 12 月,上市公司以 3013.36 万元的代价,收购了宏氏投资全资孙公司中山宏氏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中山宏氏 ")100% 股权,同时还进行了 4986.64 万元的增资。中山宏氏经营范围为第二、三类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近 3 年来分别亏损 33.32 万元、22.43 万元和 45.44 万元,是 8 家亏损子公司中亏损额度最少的一家。

业绩承诺实现压力巨大

康芝药业控股股东将旗下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在去年再度上演了。2018 年 7 月,康芝药业作价 3.5 亿元收购宏氏投资所持有的中山爱护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 " 中山爱护 ")100% 股权,以实现对婴童洗护相关资源的进一步整合。凭借这一收购,上市公司新增了婴童康护用品业务板块。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中山爱护在去年并未出现亏损,但其所实现的净利润已下滑 81.99%,2018 年仅盈利 96.18 万元。此外,该收购中关于中山爱护的业绩承诺 "2018 年 -2020 年 3 年累计净利润之和不低于 8308.79 万元 "。在被深交所问询后,康芝药业曾表示 " 预计中山爱护 2018 年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预测净利润 1966.3 万元 ",并追加了两年的业绩承诺,即 2021 年、2022 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4170.38 万元、4736.43 万元。

由此看来,中山爱护净利润与其预测数值相距甚远。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山爱护业绩承诺实现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康芝药业在去年的另一桩大收购,发生在收购中山爱护 1 个月之前。2018 年 6 月,康芝药业以现金支付的方式,作价 3.213 亿元收购广州瑞瓴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100% 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云南九洲医院有限公司(下称 " 云南九洲医院 ")51% 股权及昆明和万家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下称 " 昆明和万家医院 ")51% 股权。

在这一并购后,上市公司成功进军生殖医学相关领域,业务板块得以增加。过去的 1 年,云南九洲医院与昆明和万家医院分别实现净利润 2431.88 万元、-209.52 万元,后者的亏损在进一步扩大。业绩承诺方面,2018 年 -2020 年 3 年云南九洲医院与昆明和万家医院累计净利润之和不低于 11503.66 万元,而去年仅完成了目标的 19.32%。

对于上述收购,史立臣分析道,康芝药业品牌主打的是儿童药,其在去年的系列收购对公司整个主营业务发展到底有多大支撑作用,目前来说看不出来。

至于和万家医院在今后的扭亏计划有哪些,记者已联系康芝药业公共关系部。其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是中报披露敏感期,避免受到监管层处罚,确实不适合接受媒体采访和机构调研。需要的话,可以通过公司对外公告了解相关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下滑后,康芝药业在今年上半年相继变卖房产、引进战略投资者,这一系列举措能否抑制上市公司业绩的持续下滑,仍需静待市场检验。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秦岭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