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荡妇羞辱”山东大学女生,也是可怕的作恶

狐狸罐头 07-16 102

山东大学 " 学伴 " 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是否优待留学生的讨论未有共识," 荡妇羞辱 " 本国女大学生的风潮倒是渐渐流行。

近日,有山大女生发帖,称她们正在被集体污名化:

山大被诟为 " 妓院 "、" 皮条客 ",山大的女学生则被称为 " 妓女 ";有人不满足于当键盘侠,专门跑到山大校园女生宿舍楼下拍摄,问下流问题,并上传到抖音;随便一个出租车司机都会开山大女生的下流玩笑 ……

(部分网友对山大女生出言侮辱)

事情发展至此,让人匪夷所思。本来,山东大学 " 学伴 " 活动,只要双方自愿,性质单纯,就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校方最初的木讷公关点燃了大众的不满情绪,活动中 " 结交外国异性友人 " 的选项给了人想象、质疑的空间。

而舆论发酵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国民对 " 洋大人现象 " 和留学生特权的不满。留学生宿舍是不是比本国学生的豪华,留学生的奖学金待遇是不是过于丰盛,留学生的 " 超国民待遇 " 是否存在,中外学生能否 " 一碗水端平 "…… 这些才是舆论要讨论的核心问题,也是这场风波的公共价值所在。

然而目前事件的走向有些偏离了焦点。涉及到国民切身利益、平等权利,留学生公共预算开支的问题没有下文,反而山大女生遭遇了道德审判和侮辱攻击。

这多亏部分国人想象力的跃进:一开始将山大女生想象成学伴项目的受害者——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女,被学校利用,献媚于外;再后来,群情激愤之下,受害者变成了 " 耻辱者 ",是女生们不洁身自爱、自甘堕落,才会 " 跪舔外国男 ",沦为 "easy girl"。

这样的联想我们并不陌生。近年来,时不时爆发的女大学生 " 裸贷 "、" 流产 " 等新闻,加上一些商家为了满足男性窥伺、猎奇欲望的恶俗宣传,让这一年轻女性群体背负 " 低俗 "" 不雅 " 等负面身份标签,持续被污名化想象——

她们不仅 " 拜金、爱慕虚荣、无节操 ",而且 " 易于心生幻想,轻信盲从 ",若碰上 " 黑人留学生 ",更是危险。过去一直就有 " 黑人留学生乱搞中国女生,造成多人感染 " 的谣言,尽管多次被证明是假的,但很多人还是信以为真,以讹传讹,让女大学生的形象持续被损害,被歪曲,被妖魔化。

在这次 " 学伴 " 风波中,这种 " 恐慌 " 情绪更是上升到了民族主义的高度。" 绝不会让自己姑娘进山大陪老外 "," 现代慰安妇 " 这类口号和措辞,无疑揭露了这样一种男性心理画像:在性别比日益失衡、性资源日益紧张的中国,不能再让外国男人占有本国女人身体,尤其对方还是不如自己的黑人。

所以,在 " 争夺女人身体 " 这场资源战上,他们必须高度警惕,大声抗议,极尽侮辱攻击之能事,为女性设置一重重的心理枷锁,损害她们的自我认同,仿若这样,才能挽回岌岌可危的男性尊严,才能震慑蠢蠢欲动的女性,保证 " 肥水不流外人田 ",以维护所谓的民族荣誉。

(2017 年山东大学 " 学伴 " 活动现场合影留念。)

正如山大女生在抗诉长文里所说的那样,表面上这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民族情怀,实际上骨子里还是最庸俗不堪的、物化女性的男权思维,折射出了某些人对女性身体绝对占有和操控的欲望。

他们不相信女性是一个具有自主选择和行为能力的主体,不把她们当成一个平等的、纯粹而完整的 " 人 " 来看待,所以才迫不及待地用道德的大棒," 荡妇羞辱 " 这类被反复抛弃的下三路的理论,将女性捆绑、禁锢在恶意的凝视里,人为地加重她们选择时的心理成本。

一场本意关注留学生特权的舆论监督战,沦为充满腥膻味的作恶闹剧,着实让人唏嘘。这固然是部分不怀好意者恶俗的想象和诬陷,但是客观上却造成了对女大学生实际生活的困扰,造成了对她们名誉的持久损害。如果因此影响她们对世界的观感,对自我的认同,对自身自由权利的积极争取,这就更让人悲哀了。

还是希望事情的焦点能够回归到留学生权利本身,进一步推动具体政策层面的探讨和改进;即便这些更重要的事短时间难以有效推进,也不能扭曲到另辟蹊径,去恶意羞辱、损害、侮辱女大学生。这种不顾后果的匿名性的狂欢,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集体宣泄,是一种赤裸裸、需要我们防范和抵制的恶。

以上内容由"狐狸罐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