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仇…一男子 3 年被鸟啄 70 多次!和谁同行都只啄他一人

ZAKER哈尔滨 06-27

真正把你放在心上的人,

无论你站在多少人中间,

都能一眼认出你来。

聊城的李大叔就感受到了这份沉甸甸的爱,

特别的是这份爱来自几只黑色的鸟。

不管跟谁一起同行,

黑鸟们总能第一时间认出李大叔。

只要他一出现,

它们立马进入警备状态。

俯冲,滑翔,

之后爪子精准地落在李大叔的头上,

狠狠地啄一下后,

快速地飞离现场。

冲下来的速度有多快呢?

这么说吧,

连镜头都模糊了 ……

奇特的是

跟李大叔同行的人毫发无损,

黑鸟们仿佛认准了李大叔这颗脑袋,

坚持不懈地啄了他三年。

" 前年叨了我二三十次,去年叨了我二三十次。它骑在你脑瓜子上,叨你一下子,就飞起来了 ……"

坐在电动车后座上的老伴挥舞着双臂保护李大叔,

然而黑鸟们并不畏惧

李大叔被啄得没了脾气,

甚至还有点想笑。

李大叔不记得三年前发生了什么,

也不记得跟黑鸟有过什么交集,

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就想知道,

这群黑鸟跟自己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

黑鸟们不会告诉他,

村民们却有了自己的版本。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李大叔不想被动挨打,

他跟家人开始研究这些黑鸟。

黑鸟身长二三十公分,

周身黑色,胸部及尾羽泛着蓝色光泽,

尾巴较长,呈深凹形,

三三两两栖息在枝头和电线上。

它们的窝就在村里的一棵大树上。

" 可能是铁燕子。" 村民们给黑鸟起了名,不过也不知道它们打哪儿来。

齐鲁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的马金生教授认出了它们:" 这是黑卷尾,主要以昆虫为食,是一种益鸟。"

说起李大叔和黑卷尾的恩怨,马教授猜测,可能是因为,在黑卷尾繁殖期间,曾经被人打扰过,不一定是李大叔打扰的,但黑卷尾记住了他的脑袋,于是迁怒于他,让他当了替罪羊。马教授说,飞鸟啄人是一种条件反射,建议李大叔在黑卷尾繁殖期间,尽量避开它们的活动区域,或者戴顶草帽再出门。千万不要伤害他们。

真是一段奇妙的羁绊 ~

来源:齐鲁网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寇青


ZAKER哈尔滨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