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国内上映,是收割影迷的情怀吗?

娱乐新观察 06-19

作者| 陈镔

来源| 毒眸

6 月 21 日,《千与千寻》将在国内院线公映。这部宫崎骏享誉世界的动画作品,终于来到中国的大银幕。

从 15 日开始,《千与千寻》便展开了大规模的点映活动:上周六共开出 185 场,吸引近 1.8 万人到场,产出票房 71.3 万,场均人次高达 96 人;到周日《千与千寻》的上座率仍维持在 90% 以上,多地影院出现场次售罄的情况。

截至发稿,《千与千寻》在各平台的想看指数都遥遥领先竞争影片,显示点映后的观众知晓度有了进一步提升。不过,争议也伴随而来,有网友在网上发出评论,认为一部已经在日本上映将近 20 年的影片,如今在国内上映,又是在收割影迷的 " 情怀 "。

笔者发现,最近两年重映影片正成为一股浪潮,从《大话西游》到《英雄本色》,很多经典影片都被重新搬上了大银幕。而在众多影片当中,《龙猫》等曾经无缘内地院线的日本电影也正逐渐成为重映中的 " 主力 "。此次《千与千寻》重映,算得上是要影迷再次为情怀买单吗?

吉卜力的崛起与衰落

对于众多影迷而言,日本的吉卜力和美国的皮克斯堪称当代动画届的 " 双雄 "。回顾吉卜力的创业史,便会了解一家动画工作室的成长不易。

上世纪 50 年代,在东京大学法文科毕业后,高畑勋加入了东映动画,并在这里遇见了比自己小 6 岁的宫崎骏,这成为两人在动画制作上展开长期合作的机缘。1971 年,高畑勋和宫崎骏纷纷离开了东映,为后来创办吉卜力埋下伏笔。在合作完成 52 集动画《阿尔卑斯山的少女》(1974)后,高畑勋和宫崎骏决定专注于高品质动画电影的制作。

1984 年,由制作人高畑勋、导演宫崎骏、配乐久石让和铃木敏夫组成的团队推出了《风之谷》,获得 14.8 亿日元的票房收入。这一年,高畑勋 49 岁,宫崎骏 43 岁。一年之后,在德间书店出资帮助下,这一团队才正式转型为吉卜力工作室。

1986 年,由吉卜力推出的《天空之城》在日本上映,但票房收入下滑至只有 11.6 亿日元,随后分别由宫崎骏和高畑勋执导的《龙猫》和《萤火虫之墓》错过了暑假旺季的上映时间,因而市场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一度让新生的吉卜力面临财务危机。

幸运的是,造型可爱的《龙猫》被一家日本电视台看中,由此龙猫的形象通过电视走进千家万户,周边产品也顺便火爆大卖,吉卜力才终于迎来转机。正因此,《龙猫》在宫崎骏的创作生涯中具有特殊意义,龙猫也成为了吉卜力的厂标和吉祥物。

龙猫也成为了吉卜力的厂标和吉祥物

在《龙猫》形象爆火之后,吉卜力的作品开始走出票房的上升曲线:1989 年,《魔女宅急便》创下 36.5 亿日元的佳绩,之后不论是宫崎骏的《红猪》(47.6 亿),高畑勋的《岁月的童话》(31.8 亿)和《百变狸猫》(44.7 亿),抑或由近藤喜文导演、宫崎骏编剧的《侧耳倾听》(31.5 亿),都在院线端获得稳定的收益,也让吉卜力得以平稳走过初创的前 10 年。

1997 年,由宫崎骏编导的《幽灵公主》公映,旋即在日本市场掀起观影热潮,一举斩获 193 亿日元的惊人收益,并刷新《E.T. 外星人》保持了 15 年的记录。除此之外,《幽灵公主》还为宫崎骏赢得第 28 届动画安妮奖最佳导演的提名,由此宫崎骏和吉卜力都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更广泛的关注。

《幽灵公主》

而真正让宫崎骏在世界范围内大放异彩的转折点,则出现在上世纪末期。1999 年,高畑勋执导《我的邻居山田君》(15.6 亿)亮相后成绩平平,宫崎骏成为吉卜力工作室无可争议的票房头牌。2001 年。动画技艺臻于化境的宫崎骏在当年推出了《千与千寻》,再度让日本观众蜂拥至影院观看,总观影人次超过 2300 万,相当于日本全国总人口的 1/5;而《千与千寻》在当年 11 月便超过《泰坦尼克号》(262 亿日元),最终以 308 亿日元登顶日本票房榜首,并延续至今。

与此同时,《千与千寻》在国际上斩获大奖,也为宫崎骏的荣誉簿再添新功:在第 52 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千与千寻》斩获 " 金熊奖 " 最佳影片的奖项,是唯一达成此项成就的非真人电影;随后在第 75 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千与千寻》又摘得最佳动画长片奖,成为迄今唯一获奖的日本动画。

在《千与千寻》引领的高峰后,吉卜力旗下的一批新导演也凭借各自的作品崭露头角,包括森田宏幸的《猫的报恩》(64.6 亿)、宫崎吾朗的《地海传说》(76.9 亿)和《虞美人盛开的山坡》(44.6 亿)、米林宏昌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92.5 亿)等;而宫崎骏也在《哈尔的移动城堡》(196 亿)、《悬崖上的金鱼姬》(155 亿)和《起风了》(120.2 亿)上维持一贯的高水准。

不过,2013 年由高畑勋创作的《辉夜姬物语》耗费了 51.5 亿日元(约合 3.2 亿人民币),这在日本电影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高成本,却仅仅收获了 24.7 亿日元的票房,这部影片带给了吉卜力巨额的亏损。此后吉卜力的财务状况再度恶化,除 2014 年米林宏昌的《记忆中的玛妮》(35.3 亿)与 2016 年日法合拍的《红海龟》外,迄今尚无新的动画长片问世。

《辉夜姬物语》

走过 35 载时光的吉卜力,虽然近几年高畑勋(2018 年 4 月去世)和宫崎骏多次 " 退休—复出 ",但是公司仍然进入了缓慢的下滑期,不免让人唏嘘感慨。

重映:美国早已成熟的模式

虽然吉卜力近年来一直没有新作品问世,但在世界范围内都有经典影片重映,因此也受到了很多观众的质疑,称其在利用粉丝收割票房。而此番《千与千寻》时隔 10 余年引进国内上映,同样也受到了类似的争议,但是笔者认为,对于中国的电影市场而言,有关 " 圈钱 " 的质疑站不住脚,原因无他,《千与千寻》从未真正在国内院线上映过。

《千与千寻》从未真正在国内院线上映过

众所周知,不论是在国内抑或海外,院线收益仍是电影制片方最重要的投资回收渠道之一,这也是好莱坞大片厂依旧坚持 " 窗口期 " 的原因所在。具体到中国院线,由于 " 十部进口大片新政 " 在 1994 年底施行,在此之前的绝大部分海外作品都没能从正规渠道进入内地市场,也包括当年大火的吉卜力的作品。

而在近年来被重新搬上大银幕的作品中,仅有《泰坦尼克号》原版曾于 1998 年在国内公映过,包括《侏罗纪公园 3D》、《龙猫》、《英雄本色》、《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等,都未曾在国内院线有过大规模亮相的机会。严格意义上说,除《泰坦尼克号》之外,余下影片才是在国内院线的 " 首映 "。

实际上,即便是由经典电影经过包装后重映,也是在成熟市场颇为通行的模式。在北美市场的情况,很多重映的经典影片都能收获不错的票房,甚至有重映影片票房能冲进年度前 10。

北美重映电影票房统计

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经典电影重映在北美渐成流行:据不完全统计,若以首映 / 重映间隔超过 10 年为标准,重映票房在 4 千万美元以上的影片就达到 10 部以上。

其中,首映于 1977 年至 1983 年之间的《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在 1997 年统一以 " 特别版 " 的形式在北美重映,为两年后全新开启的《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预热。《星球大战》重映票房高达 1.38 亿美元,排到当年北美榜单第 8 名,甚至要比绝大多数新片的收益还要高。

1997 年《星球大战》在北美重映

另外,迪士尼也曾将 1930 至 1960 年代的多部动画进行重映,包括《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101 斑点狗》、《森林王子》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 1987 年和 1993 年的两次重映分别进账 4659 万美元和 4163 万美元,彰显这部经典动画的魅力。

在《阿凡达》开启 3D 风潮后,又有数部作品借助新技术的重新包装再登大银幕,包括《狮子王》、《泰坦尼克号》、《美女与野兽》、《星球大战前传 1:幽灵的威胁》等,而 2011 年《狮子王》9424 万美元的成绩排在当年北美第 33 名,堪称 3D 重映的里程碑。

《狮子王》堪称 3D 重映的里程碑

除此之外,发行导演剪辑版(《驱魔人》、《异形》)、IMAX 重制版(《极地特快》)、周年纪念版(《E.T. 外星人》)等 " 五花八门 " 的形式也成为重映的各种选项之一。总体来看,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沉淀后,将经典电影重新搬上大银幕,让新一代影迷有机会重温,已成为北美市场的通行做法。对于经历高速成长后进入稳健发展期的国内院线而言,经典电影重映(抑或 " 首映 ")也理应成为一种可选项。

另外,据 " 宫崎骏映画馆 " 整理,《天空之城》,《龙猫》和《风之谷》等三部宫崎骏作品曾在国内小范围内亮相。当然,上映时的译名有所差异:《天空之城》内地上映片名是《空中城堡 " 拉普他 "》,1989 年由长影译制;《龙猫》内地的片名叫《邻居托托罗》,1992 年由长影译制的;而最早的《风之谷》内地片名叫《风谷少女》,由上译译制。

中日关系回暖,日本电影迎来引进潮?

事实上,《千与千寻》在国内上映,正是近期日本动画大规模引进的一个缩影。

进入 2019 年后,日本动画电影的公映数量已经创下新高:1 月份,《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时隔一周亮相;2 月份,曾获 " 金爵奖 " 最佳动画片的《 朝花夕誓: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上映;3 月接连引进《夏目友人帐》、《魔神 Z》和《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从 5 月到 6 月则有《企鹅公路》、《龙珠超:布罗利》和《哆啦 A 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并以《千与千寻》作结。

3 月引进的《夏目友人帐》

7 月则还有两部备受期待的剧场版《命运之夜——天之杯 II :迷失之蝶》和《机动战士高达 NT》将引进中国,以及确认引进但还未定档的《游戏人生零》。

由此计算,上半年已经引进的日本动画电影的数量超过了 10 部,而 2017 年和 2018 年的日本动画电影批片都只有 5 部, 2019 年将在数量上出现较大的跃升。

虽然数量激增,但是由于这些日本动画普遍延期都达到半年以上,目前仅有《夏目友人帐》和《哆啦 A 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在中国票房过亿,其余作品基本落在 2~3 千万的区间内,最低的《魔神 Z》甚至只进账 41 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若将眼光进一步放宽到动画之外,便会发现日本真人电影也不遑多让:《22 年后的自白》、《今夜在浪漫剧场》、《祈祷落幕时》、《境 · 界》、《邻座的怪同学》等片纷至沓来,但从票房来看,市场号召力逊于动画类型。

《祈祷落幕时》

以此观之,仅半年时间来自日本的引进片就接近 20 部,已取代印度成为今年批片中的最大来源国。

如此汹涌而至的日本电影,既与中日关系回暖的大环境直接相关,也间接折射了市场和美国大片低迷的困境:在 2019 年的前 5 个月,票房产出同比下滑的月份达到 3 个,年度总票房下跌接近 4%,观影人次也缩水了 8 千万。

与此同时,在《复仇者联盟 4:终局之战》以 42 亿落幕后,多部好莱坞大 IP 或续作表现均不如预期:" 宝可梦 " 真人电影《大侦探皮卡丘》止步于 6.38 亿," 怪兽宇宙 " 新作《哥斯拉 2:怪兽之王》无力冲击 10 亿," 变种人 " 终结篇《X 战警:黑凤凰》难过 4 亿,而上周开画的《黑衣人:全球追辑》也显著低于预期,目前仅有 2 亿票房成绩。这些高投资影片都饱受中庸口碑的拖累,继而在首周之后甚至期间就呈现出 " 跳水 " 行情,对于拉抬大盘表现也有心无力。

目前看来,即便坐拥多年积累的粉丝基础和良好的 IP 效应,以《千与千寻》为代表的日本动画有着显而易见的 " 天花板 ",恐怕难以承担提振大盘的重担。当然,接下来的暑期档将是逆转票房跌势的关键,在《爱宠大机密 2》、《狮子王》等进口片之外,若国产电影能够乘口碑之势崛起,市场才会显著回暖。


娱乐新观察
以上内容由“娱乐新观察”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