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天下苦“土味吃播”久矣

虎嗅APP 06-2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 院办小龙

各位院友们,你有看过吃播吗?

是否还以为画风停留在这样让你产生 " 真香 ",喉腔也跟着上下滚动了几下的梦幻状态?

Nonono,前方高能!现在的吃播画风突变,都长这样了!

徒手抓起大把大把的鸡冠油大猪肘子,往喉腔塞去,啃的满手都是油,院办感觉双眼瞬间被蒙上了一根油腻腻的猪大肠。

当院办开始晕肉类,打算看个清淡一点的水果蔬菜类吃播,却刷到了这样的页面。如果不是看了开头她塞食物的过程,你还以为是看了啥恐怖片,收到了一个死亡凝视:

上面的这些都还好,院办还是能接受,毕竟是在跳海待过的人,没点心理承受能力怎么行呢?直到院办看到了这个:上演生吃活青蛙

活的!

院办仿佛还听到了呱的声音!医学生解剖青蛙都快吐了,这哥们竟然能生吃!!What the fxxk ——我已经扛不住了,可以表演一个当场去世了。

院办平时就有看吃播当电子咸菜下饭的习惯,现在的画风一下子把我给整自闭。别办啥健身房卡减肥了,直接看几个土味吃播,就可以抑制食欲,只不过副作用是可能会吐罢了。

如今的吃播,真真已经谈不上获得一种陪伴的心理慰藉,更多的是目睹了一场恶心的盛宴。

当国内吹起死亡沿海吃播风

吃播风在近两年,从日韩刮进了我国。由于门槛很低(毕竟恰饭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只要你有一部带摄像头的手机,就能成为吃播。

院办为了保命,想先声明一点:国内并不缺乏 " 说话有逻辑,会认真描述食物味道 " 的吃播们,只不过更多呈现的是 " 死亡魔幻风 "。

首当其冲的是八爪鱼爆头。有这么一种说法,每过去 1 分钟,就有 99 只沿海的八爪鱼正在被爆头。

现捕的八爪鱼,通过酱烧或者白灼后,播主们不顾烫嘴,朝着八爪鱼的头部,果断地一口咬下,再向镜头展示里面丰满的内脏。

给内脏来个特写: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常爆墨鱼头,哪能不被溅。

有幸咬到墨囊的,boom,瞬间围观一场墨汁爆发,不管你是哪位混过黑道的大哥,总之溅到你满嘴都是,拥有一口黑牙,有的还会自信地对镜头龇牙咧嘴。

也有这么一部分播主吃着吃着,会被喷得一脸都是:

艺术造诣和某喷墨大师有得一拼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还会邀请旁人把墨汁喷在自己身上

喵喵喵???院办再次对人类世界感到疑惑

除此之外,某位女主播曾直播生吃活八爪鱼,还惨遭一波吸脸杀。拜托,在韩国这可是一道致命美食,平均每年有 6 人因食活八爪鱼而死亡。

看着她拉扯救援的那几秒

让院办感觉自己的脸边也长了一只八爪鱼,疼!

越来越多的吃播们都在直播八爪鱼爆头,那总得有人另辟蹊径,于是吃象拔蚌风吹起来了。

象拔蚌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吃的人却具有情色的意味。那些理应做成超赞的海鲜浓汤,或者刺身拼盘的象拔蚌们,却成为吃播生吃现场的主角。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感觉很疼

不切片去腥,直接裹上辣椒面,辣椒油,再加上芥末,一口下去,爆水。

由于没有成功下咽,在某年的某一天,有些播主还会发起第二次挑战。她在恶心的同时,院办也在干呕。

我要翻桌子了

除此之外,水里游的甲鱼也没能逃过这一劫。院办曾经听过酱香 / 葱爆甲鱼的,但直接吃一整头水煮的,算是触及到我知识的盲点了。

为了分享这个猎奇的发现,我把这段 " 吮 吸 甲 鱼 头 " 的视频 AirDrop 给了邻桌院办,她瞳孔地震且低沉地说了一句:"Fxxk —— ",还差点拿起键盘要爆院办的头。

总之,在这段时间里,我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放松过。这股腥猛的海洋风,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可以表演吃面,一卡车的那种

传闻广东人什么都吃,连福建人都吃。

在围观调研中,院办发现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都逃不过贝爷和国内的吃播们。见过吃鲱鱼罐头拌榴莲的,也见过吃生猛海鲜鳄鱼。

除了上面这些比较少见的食物,吃播们为了提高知名度,实则还会将普通的食物吃出花样,让你恶心。

院办还记得陈佩斯在 1984 年春晚表演《吃面条》,用一个大红塑胶桶盛面,总共吃了四碗。到了现在,吃播们已经升级吃一大染缸,一卡车,甚至用船。风驰天下,云游四海吃面,也达到了足浴与食物治疗法二合一。

我这段时间都不会再吃面了

在酸甜苦辣咸五味中,辣是最富刺激性且复杂的一味。

于是,有这么一批吃播瞄准了花式吃辣这一板块。在他们生产的内容里,万物皆可爆辣,或许全国的辣椒产销大体靠他们养活。

一刷,红彤彤的一片

让院办怀疑每一位都是金肛狼

这样便便的时候真的不会有拉仙人掌的感觉吗

果冻可以和老干妈花椒红油碰撞,变成爆辣果冻,然后一口闷下去。口腔被撑到变形,五官扭曲到给你一个死亡凝视。

洋葱蘸上辣酱再裹辣椒面,开始生吃,辣到妆都化了,隔壁帮忙摄影的王铁柱都不忍上前擦泪。

有些辣懵的还不忘拉票:" 这个视频,我只要两个赞,男人一个赞,女人一个赞。"

而经费不足的吃播们,那就只能从那些细小,不容易被同行理解为食物的物种出发,虽然猎奇感没有前面这些燃烧经费的播客们带来的杀伤力强,但院办觉得倒是挺有观察力的。

看到地上刚好路过蜈蚣家族,抓一把过来,直接油滚一遍:

蜈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给个痛快!

对着家里的小鱼缸沉思,这一次的吃播要吃点啥才能更新奇一点呢?灵光一闪,眼前的鱼之排泄污水金鱼圣水或许可以。

虽然这水也没太浑浊吧,但清理过鱼缸的人就知道有多恶心了。院办小时候脑抽让我妈给我买大鱼缸,结果接下来的清理工作都是我要去处理:

在这些小成本制作里,最让院办无法理解的是,吃臭 水 沟 里 的 青 苔。果然,在我的眼里,臭水沟里的青苔只是青苔,在吃播的眼里却是盘中物。

莫名想起了下水道的美人鱼

以及感觉身体爬满寄生虫 886

图片仅为示意

此时,坐在办公室吹空调不用日晒雨淋的院办,开始心疼并思考起这些吃播们为啥这么拼?

为了一个 " 老铁双击 666" 值得他们这样去做吗!?知道真相后,我沉默了 ......

为什么吃播们这么拼命?

在眼球经济大时代,抢夺流量是第一要义,另类的内容则容易引起看客的多巴胺肾上腺素分泌。

看到隔壁家铁柱在直播吃红烧青蛙时,二狗子开始生吃青蛙,再加上喊麦式的 " 记得双击,没点关注的老铁把上方红心加号点一点哈,求关注 "。第一次听到可能还没啥,听多了,你的大拇指总会在某个视频留下双击。

而这些浏览点击量正是主播们追求的。

涨粉迅猛的,就会有平台签约,有广告爸爸找上门。当然,还可以选择自己做微商,为自己带货,对他们来说或许这是最长久的途径。

院办随手点进了一位爆辣吃播的首页,嚯,个人简介部分竟然有留下 "+V 信 ",并暗示自己是卖面膜口红的宝妈一枚。

再跳转去看另一位海鲜吃播主页时,发现竟然有电商海产品小店,总销量还达 8.8 万件:

那些你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渔民打工仔,实则可能是船长。靠海吃海,越吃越有。

而这些背景为满满海产干货的,真实身份 80% 的可能性是批发水产户。

院办认为,批发水产又开吃播的,是这个圈层的王者。一边吃霸王级别的大龙虾大鱿鱼,一边又有老铁爱看,小礼物走一波兑换成钱,货也唰唰唰卖出去了。

这下我算是深刻体会狗友之前说过的那段话:

" 你心疼的那群土味吃播,实则背地里月入 5w+。就好比一群骑共享单车上班的追星迷弟迷妹,还整天心疼自己狗上的明星很苦,实则人家早已开上了玛萨拉蒂。"

快手主播 3 月 21 日收入排行榜 top5。行吧

天下苦土味吃播久矣

在网上冲浪了一圈,院办发现在土味吃播这一块,不管是内网还是外网,点击量都蛮高的。大胃王木下平均一集吃播点击量达 25 万次观看,而土味吃播却可以破百万,甚至达千万级别。

截图来自油管

虽然这种土味吃播可以带来快速的收益,极高的点击量。院办实则更想知道,除去市场这一块,人类对于这种 " 土味吃播 " 的看法到底如何?毕竟," 阅读量高 = 质量好 " 是一种思维误区。

院办看了几个老外看土味吃播的 reaction,表情大概如下:

是相当的一言难尽 @超皮老外 in china

院办忽然想起某个外国狗友,最近正沉迷吃播,某天看着看着觉得很纳闷,有 Wechat 我一下:" 这跟我想象中的中国美食不太一样啊?"

院办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过后实则更想立马让她订机票过来,拖她到楼下的小吃街饱搓一顿。

为了全面,院办也跑去看了一圈,咱们国人对于土味吃播的看法,网上大体阵营如下:

有些会大肆向世界宣布:" 土味吃播已经秒杀了各种土味视频,沙雕新闻,成为我最新一代的快乐源泉。"

也有一些早前就踏上刷土味吃播之路的人,看到博眼球的方式越来越无法在底线之内,瞬间拐了大弯,开始怀疑自己:" 完蛋,我是不是要被逐出摸仙堡土味家族了。"

实则,更多是这样的看法,用一个词概括:畸形。

" 那么优秀的食材,本可以体面的死亡,却被他们像猪一样给拱掉了。"

" 人类迈向文明这么久,为什么吃个东西跟原始社会茹毛饮血似的?"

也有说:" 最受欢迎的吃播,应该是全程保持画面的干净,而不是食物残渣摆在镜头前。这一准则,无关崇洋媚外。"

在做完这个选题后,院办是无法平静下来的,(过程已经不知道骂了多少次 Fxxk)。我一天到晚都在看些什么?也不禁想起 Andy Warhol 那句被无数人借用到烂大街的名言:" 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在 15 分钟内出名 "。

现在确实进入了一个人人都能出名的时代。只不过老沃肯定没想到,已经缩短到了 15 秒。至于未来,还将会有更多繁杂低质量的信息涌进来。

看完这篇文章,你们还能吃得下饭吗?但愿吧。有时候唯心主义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以上内容由"虎嗅APP"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天下东人土味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