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两年,欠款 6 万 8,这个年轻人差点被“逼疯”了 .

融360 06-17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尼采

" 我比较庆幸自己回头了,我还年轻,努力就会有希望 "

" 我觉得在我这个年纪,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在犯傻,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的经历 "

年仅 23 岁的小杰(化名),网贷两年多。终于,他选择了迈出这一步。

一个红包引发的借贷雪球

任谁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两年前,小杰和朋友们组了一个微信红包群,闲来无事,小杰就会在群里发发红包抢枪红包,为了红包抢起来更好玩,他们学着其他群搞起了抢红包的各种玩法。

小打小闹的 " 游戏 " 并没有持续太久。

机缘巧合下,小杰被朋友拉进了一个 500 人的微信红包的大群。

打着抢红包的幌子,其实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网赌群。

和之前朋友之间的小打小闹不同,这样的 " 红包群 " 更有组织性、玩法也更专业。

猜尾数、单双、顺子,下注金额从几百到几千、几万不等。

红包一发,一轮不过五分钟,然后马上接着下一轮。永无止境。

慢慢的,本来刚出校门没多少积蓄的小杰,输了个精光。

直到后来有人玩微信红包群倾家荡产自杀的消息曝出来,小杰才幡然醒悟,抽身离场。

然而,这还远不到结束。

没多久,小杰便从朋友那接触到网络博彩。

经不住诱惑的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大门。小打小闹的输了 500 后,小杰心有不甘,迫切的想捞回本,于是又充了几百块。

出乎意料,这次小杰靠着这几百块,短短三天赢了 4000,本钱翻了几倍!

尝过乍然而来的惊喜后,贪婪就再也无法克制。

于是,一把又一把。

十赌九输。

更何况这种有幕后操纵者的网络博彩。

小杰就在别人铺好的陷阱里,输输赢赢,越陷越深。

刚步入社会的小杰收入并不高,花钱也大手大脚,再加上又是红包群又是网络博彩,赚的那点钱根本不够花。

于是,小杰开始了网贷。

从一开始的只有几千块,滚到两三万,再到现在,两年时间,小杰所有的贷款已经累积到 68000 块。

一边拼命借钱,一边拼命还钱

" 当人走投无路的时候,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最开始,小杰在深圳的自家服装厂上班,每月工资两千多,仅凭那点工资,连花呗都还不起。

于是,小杰隐瞒家里人,以想独立闯一闯的借口离开服装厂。开始了卖保险的工作。

众所周知,保险销售这样的工作岗位,底薪并不高,大部分靠的是提成。但对于小杰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来说,社会经验不足,这活不好干。

他总觉得自己卖出一份高提成保单就能赚钱。又是请人吃饭,又是请人玩,花钱如流水,结果,业绩还是少得可怜。

一开始,他还只是用借呗花呗,但 6500 的额度很快不够用了,后来随着花销增大,开始几张信用卡互相拆借,这一拆借就是 2 万。

再后来,小杰稀里糊涂的接触到其他高息网贷,这些网贷光服务费就要收 10%,还有杂七杂八扣费,借一万也只能拿到八千。在看到利息时,更是让小杰头都炸了,借 3000 到手 2500,三个月还 4000!

就这样,雪球越滚越大。

2017 年,小杰陪家人回老家过春节。

这个时候,自家服装厂的生意已大不如前,为维持运营借了不少外债。父亲也在年前恰好被查出糖尿病。不仅如此,家里上有年纪大的爷爷奶奶,下有年纪还小的弟弟。

小杰想开口求父亲帮忙还贷,但眼看着父亲身上越来越重的担子,他咬牙决定将自己借贷的事瞒下去。

他辞了卖保险的工作。找借口留在浙江老家,到一家电子厂打工,每月 3000 多的工资,除去吃喝,还贷可谓杯水车薪。

为了有更高的收入去还网贷,小杰开始送外卖。期间,各种可以筹钱的方式他都试了一遍,但离上岸始终差了一点。

2019 年 4 月,一则网贷少女被逼自杀的事件像一记重锤,击醒了陷入疯狂的小杰。

他终于明白过来,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等待他的将会是比现在糟糕百倍的结果。

2019 年 5 月底,他写了一封信,向家人坦白了这一切。

" 在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很多都抵挡不住诱惑,容易冲动。我大伯跟我说,人可以犯错,但不要一错到底,我如果早跟家里沟通,窟窿很小。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有时明知是错,却会一意孤行,其实,越早回头,对家人的伤害越小。"

——小杰

最后,希望所有深陷网赌和网贷的人早日上岸成功。


融360
以上内容由“融360”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