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7 万块钱培训班、星级厨师营养餐,“高考自由”成为衡量财富新标准

融360 05-30

高考正式进入了倒计时,千军万马涌上的独木桥总是不会太好走,为了能走到对面的康庄大道上,考生自己、考生父母、学校可以说是殚精竭虑。" 砸锅卖铁也要供出一个大学生 " 这句话虽然稍显夸张,但是也表达了成千上万的家庭的唯一目标。

高考之路不好走,学生劳神,家长劳力劳财做好考生的后盾,有人不惜重金购置营养餐,有人掏空家底陪考。高考,真的是考赢了学生,考累了父母 ……

小君

高三在读生

高三一年吃掉 300 条鱼,为补营养不惜请大厨做饭

从高三开始的那个 9 月,小君一家就进入了 " 紧急战备状态 "。小君自嘲说,我在学校里面还能放松些,一回家更紧张了。

" 小君,吃饭了,妈妈今天做了清蒸鱼,等会吃完饭别忘了把健脑液喝完啊 ……" 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没有让小君觉得放松,反而精神更加紧绷。

" 我天天吃鱼,红烧的、清蒸的、炸的、煮的,我都要吃吐了,从开学就天天吃,已经吃了一年了,快三百条鱼了,我妈为了让我坚持吃,还请了个名厨教她做鱼,指导一次三百多块钱,家里十几种健脑液,补习班上了四个,我真的要崩溃了 ……" 小君语速越来越快, 眼里也有了泪花。

" 他们对我越好,我压力越大,就怕考不好对不起他们的良苦用心 ……" 小君对《维度》坦言,她爸妈的工资基本都花在她身上了,她觉得自己像个填不满的窟窿。

《维度》发现,小君补脑的保健品林林总总摆了一桌子,一共有 11 种,大多是国外代购的产品。小君指着其中一种健脑液告诉《维度》:" 这是从德国代购回来的,一盒要 429 元,只有 30 支。"

小君很无奈," 我劝过爸妈别这么紧张,我们也不是特别富裕的家庭,平常心就好。不过他们总说这是给我解除后顾之忧,让我专心学习,别管这些事情,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反而是在给我制造压力 ……"

小君的父母只是三线城市国企的普通职工,夫妻两人月收入加一起才 8 千来块钱,但是这一年来,光补品、保健品、食品,小君的父母就花掉了 5 万多块钱。这还不包括小君的补习班和学习用品的钱。

不过,小君妈妈告诉《维度》高考是人生的大事,为了让女儿考好,付出多少都值了。

李刚

高三在读生的父亲

7 万元报了一个班,高额培训班里陪尽笑脸

李刚年近 50,出生在河北沧州小村镇里的他深知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道理。李刚说:" 我就是上学才改变了命运,所以我的孩子一定要学习好。"

但是,李刚的儿子学习一直处于班里的中游水平。高中的前两年,孩子的补习班就一直没有断过。从进入高三开始,李刚就开启了疯狂的 " 报班 " 模式。

每天晚上回来,加一个小时的化学补习。周六上午数学和语文,下午是英语和物理。苦也就苦这一年。李刚的儿子基本是开启了连轴转的模式,从李刚给《维度》看的时间安排表来看,李刚儿子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 6 个小时。

(双击可查看大图)

上面这张表格是李刚给儿子制定的高考冲刺计划,所有的字体均加粗标红,决战高考之心可见一斑。

细看下来,李刚基本给儿子学习的每一科目课程都报了课外辅导班。高三的冲刺辅导本就费用不菲,李刚儿子是理科生,而理科的辅导费更是不便宜。

李刚却有种破釜沉舟、只此一战的豪气:" 就像那个奥数 1 对 1,报名之前,我儿子数学成绩不好,150 分能考 100 就不错了,现在已经到了 120 分左右了,我觉得这个钱花得值。"

李刚引以为傲的那个奥数 1 对 1,每小时的辅导费在 600 元左右,一年共计上 120 次课,7 万多元就这样花给了辅导班。

" 有的老师来了还要给人家买水果,请人家吃晚饭,赔笑脸,因为儿子下课已经八点半,人家辅导完要半夜了,不陪着笑脸怎么保证辅导质量啊。" 李刚有点不好意思。

李刚一共给儿子报了 7 个辅导班,对于这个中产家庭来说,可谓是打造了一个 24k 纯金大学生。

张晓娟

高三在职教师

夫妻分居生活,长途飞机、千元高价只为求一张卷子

张晓娟是陈莉莉的母亲,莉莉去年高考失利,今年正在念 " 高四 "。

张晓娟在当地的县一中任职,是高三某班的班主任,女儿陈莉莉也在该校复读。多年的班主任工作让张晓娟养成一种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不仅在工作中,在家里也是很严厉。去年,陈莉莉高考发挥失常,但是按照分数依然可以上一个二本学校,或许因为面子上过不去,也或许是不甘心,张晓娟果断让女儿复读了,必须考上 985 院校。

张晓娟觉得是因为学习强度不够,学习时间没抓起来才导致了女儿的高考失利。为了节省时间,张晓娟在县一中对面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女儿放学走五分钟就能回家。

" 其实我们家原来住的地方也不远,莉莉自己骑自行车 15 分钟就到家了,但是骑车回家要休息一会才能吃饭,来回途中就要浪费 30 分钟,30 分钟背下来的一道题可能就在高考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张晓娟对时间的算计已经精确到了分钟。

为了省钱,张晓娟租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只能住下母女二人。陈莉莉的父亲就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面,但是时间长了,夫妻俩因为分居生活总要拌嘴。" 现在是一切为了高考,一切为了孩子,她爸爸老想带孩子出去吃大餐放松一下,这不是捣乱吗!" 张小娟的家庭生活已经不是正常的三口之家茶柴米油盐,而是一切为打赢高考之战!

因为是陪读热租房,这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每月要花去张晓娟一半的工资,剩下的还要给孩子补营养,买考卷。

" 只做我们学校老师出的考试题会让思维陷入定向模式,对应考不利,必须要涉猎多个省市的考卷,才能开拓思维。" 据张晓娟讲,很多学校的考题都是保密的,只有自己学校的学生可以做,不对外发售,不在网上展示。

" 那些老教师估题的卷子谁会在明面上面摆出来?都是自己学校里面才能看见。" 张晓娟深谙其中的门道。

为了拿到湖北某高中的卷子,在高考第一次摸底考试之后,张晓娟让老公直接坐火车连夜去了湖北,在学校门口花了一千多块钱买了一套卷子。

" 高考前一般会有三次摸底考试,每次孩子的妈妈都让我去高考大省的重点中学外面买卷子,有一次人家学校保安看见我买卷子,还把我带到保卫科里面训了半天。活了大半辈子了,真够丢人的,但愿孩子能考好,不然不知道她妈要又作出什么幺蛾子。" 陈莉莉的父亲对买卷子的行为颇有微词,但是碍于高考之压,也不得不去。

最后:

至此,2019 年的高考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的局面在 6 月初又要上演,一年年的高考,送走了一批批的学生,有人过了桥,有人掉下河。

"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为了这金榜题名的喜悦,学生们付出了努力,而他们背后的父母们何尝不是倾尽了所有在打这场仗呢?

高考,考赢了学生,考累了父母 ……

相关标签: 高考

融360
以上内容由“融360”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