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上海如何求生?

地球知识局 05-22

荷兰作为一个国家,今天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太小的国土面积、太少的人口和安定的生活,让这个国家很少得到出场的机会。

英法德之间欧洲一小国

不过在欧洲内部,荷兰扮演的角色却仍然重要。鹿特丹是欧洲第一大港,首都阿姆斯特丹是欧洲第四大港,这个小小的国家承担着欧洲航运中心的重任。海运量如此巨大,经济富足发达,小而美的荷兰像极了中国的上海。

2011 年的欧洲港口吞吐量排名

鹿特丹第一,阿姆斯特丹第四

(图片来自 wikipedia)

但沿海地区也有沿海地区不可言说的痛,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荷兰人付出了无限的努力,才能让繁华看上去来得毫不费力。

海水是我们的祸水

公元前 325 年,一位希腊探险家来到了今天的北荷兰海边,正遇上海浪来袭。毫无防备的当地居民纷纷被海浪卷走,但当地居民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了。这位希腊探险家在游记中感叹:" 这里的人死于抗击海水的比死于战争的还多。"

几乎半个国家都在海平面以下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在欧洲被称为 " 低地国家 ",整体海拔都在 0 米上下,有不少地区甚至低于海平面。其中最低的还要数荷兰,大荷兰地区 80% 以上的国土都是河网密布的冲积平原,莱茵河、马斯河、斯海尔德河都在这里汇流入海,为荷兰西北部带来了丰沛的水源。

真正的泽国

但过低的海拔也让这些河流成了巨大的麻烦。每到雨季,河流溢流,辛苦开发的农地就会被毁,更别提北海海水倒灌了。整个荷兰,只有东部和南部与今天德国接壤的地方有一些高地。最早的荷兰人就聚居于这里。

荷兰在欧洲的最高山在荷比德交界

瓦尔斯堡山(Vaalserberg)

不过荷兰也只有其一小部分

不过这也只有三百多米

荷兰的另外两座 600+ 和 800+ 的高山在加勒比领地 ...

(图像来自 Google map,DigitalGlobe)

而在中北部的大部分地区,都是时常被薄薄一层海水覆盖的沼泽。沼泽意味着湿润肥沃的泥土,聚集在高地上的荷兰人经不住开发肥沃农田的诱惑,终于还是下山了。

荷兰重建的一座罗马时代的小塔

当时这个技术要跟海要地确实不容易

(图片来自 wikipedia@Niels Bosboom)

公元前 500 年左右,最早的低地农民在沼泽地带挖掘了平行排水沟,将水从土里排出,归入大海,建立了新的农业体系。为了保护他们的农田,荷兰人还建造了第一批堤坝。这是一批木质结构,高度不到一米的堤坝,但只要海水不是汹涌而来,足够用了。

在有了一定的实力之后,他们开始向海求地,在靠近海岸线的地区建设了一批更高的堤坝,并在原始堤坝后建设了一圈内坝,用层层防线限制海水侵入。

你进一步,海就退一步

海进一步,你也只能退一步

(图像来自 Google map,DigitalGlobe)

堤坝为进入低地的荷兰人提供了安全的家园,也提供了物流和建设类的工作岗位,早期的村庄城市就这样在堤坝附近形成。荷兰沿海的大城市鹿特丹、阿姆斯特丹就是在古代堤坝建设过程中建设起来的。" 丹 " 在荷兰语中是 dam,和英语一样意为堤坝,两者分别是阿姆斯特尔河和鹿特河边的大坝。

当然现在荷兰最吸引你的地方还是这里

但是不要抱很高的期望

摄影 @猫斯图

一切为了活下去

但堤坝并非万能良药,当浪涌高过堤防,或是海浪冲击造成堤坝结构磨损时,脆弱的荷兰农业依然面临灭顶之灾。而且由于建设堤坝造成了冲积土壤下沉,很多地块已经低于海平面,海水的威胁比过去更大了。荷兰人从未停止过对堤坝的改良。

如果没有累世所建的堤坝

完全淹没的荷兰可能是这样 ..

(图片来自 wikipedia@User:Jan Arkesteijn)

由于木制堤坝很容易在海水中腐朽,荷兰人在中世纪在木结构外加上了夯土,建成了更结实的堤坝。而为了解决向海一面直面海水冲击的难题,荷兰人在堤坝表面挂了一层柳条网,网上覆盖着海藻,用有机体中的空隙缓冲海水的力量。

1809 年的洪水

(图片来自 wikipedia@Hardenbergh, Cornelis van ; Vinkeles, Reinier)

到了 18 世纪,荷兰的海船远达美洲大陆和日本长崎,带来了一些热带的新朋友——船蛆。它们以水中的腐烂木材为生,常常把堤坝骨架吃得一点不剩。荷兰人只能改用石头铸造新的堤坝,这是一笔巨大的进口开支,但对如日中天的荷兰贸易帝国来说已经不是问题。

此时的荷兰繁荣富庶

吸引着全球的科学家和艺术家

航线遍布全球就差星辰大海

经过研究决定堤坝也要结结实实

(图片来自 wikipedia)

配套设施也在跟上。

今天荷兰引为国宝的风车,其实是 15 世纪才出现的。当时荷兰人正在尝试向海要田,采取了圩田策略,即先用堤坝围住一块海域,然后将海水抽干露出大陆架,再用淡水把盐碱冲走,就可以种地了。而这些大陆架往往都低于海平面,只能用外力排水,水车便应运而生。

一只可爱的大风车

(图片来自 wikipedia@Groucho M)

但即使荷兰人如此努力,意外情况还是会发生。曾经最著名的一次可能要数发生在 1170 年的 " 万灵节洪水 ",这是荷兰民族记忆中最黑暗的一页。一次巨大的风暴潮在万灵节当天降临荷兰,冲走了荷兰人辛辛苦苦围垦的大片土地,还把瓦登海和阿尔梅勒湖连在了一起,形成了现在荷兰北部最重要的水域——须德海。

荷兰人为了治理这须德海

至今仍在坚持不懈 ...

多难兴邦,这场风暴潮彻底改变了荷兰的地理情况,原本在东北地区的农业区完全消失,但却让西南侧的城镇阿姆斯特丹发展了起来。这座位于荷兰沿海腹地的城市,原本远离海洋,却在洪水之后得以与北海和波罗的海连通,与北欧的贸易路线就此敞开。

当然,阿姆斯特丹也成为一座超级水上都市

城市内水路四通八达,住在船上的也不少

(图像来自 Google map,DigitalGlobe)

诞生奇迹之地

进入 20 世纪,求生欲极强的荷兰人想要搞点大事情,一劳永逸地解决核心国土被水淹没的问题。其中的重点工程,便是截断因灾害而产生的须德海,将之变为可以利用的淡水湖,也防止北海海水通过这片深入内陆的水域倒灌。

愣是把这样一大片水域从海变成了湖 ...

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

先在须德海和北海连接处 30 公里宽的水面上筑一座高 7.25 米,厚 90 米的巨坝,然后在坝两侧开两个动力排水口,每当有河流淡水补充到须德海里让水平面上升时,就开闸打水,慢慢稀释须德海里的盐。若干年以后,须德海就会变成一座淡水湖。

紧张建设中

(图片来自 wikipedia)

这是一个 1913 年提出的疯狂计划,人类历史上还没有把海湾截成淡水湖的先例,如此漫长的堤坝在力学上能否承受海水冲击也是个问题。但修了两千年堤的荷兰人只是一笑置之。他们说,"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完成这项壮举,那一定是我们荷兰人。"

劈开海洋,直到彼岸

(图片来自 wikipedia@C messier)

1925 年,大坝开始建造,先后有一万名工人参与其中(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是,这在大萧条期间成为了荷兰的以工代赈),经过 7 年建设于 1932 年 5 月完成,实现了当时人类工程史上的奇迹。须德海也在大坝的帮助下,逐渐排除了盐分,成为一座淡水湖,也就是荷兰国湖艾瑟尔湖(Ijseelmeer)。

这才是硬核种田派

(图像来自 Google map,DigitalGlobe)

站在今天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背后,就能看到艾瑟尔湖的风采。荷兰人在沿岸的堤岸上闲适地晒晒太阳,骑骑自行车,尽享祖先奇迹为今日生活带来的便利。也许他们已经没再把祖先千年积累的水利求生技术当回事了,毕竟今天的荷兰国土,有 27% 来自海洋,人工创造国土的奇迹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

运河是阿姆斯特丹的特色

不可不品尝

摄影 @猫斯图

而长期与自然作斗争的历史,也让荷兰人(被迫)成为了世界工农业技术的领先者。

为了对抗海浪积累的筑坝技术输出到了沉降危机严重的前殖民地印尼,用于设计雅加达的迦楼达大坝;为了在寒冷地区养郁金香发明的农业大棚拯救了全球高纬度地区的农业;配套的水利机械在全世界贩售;还有他们首创用于解决农业污染的直立式污水池,专利向全世界免费公开,中国有不少地区就采用了这种先进的技术。

印尼首都雅加达面临严重的沉降问题

精于治海的前宗主国不能坐视不理 ...

(红点表示每年 2 英尺以上,

黄点 2 英尺以下)

(图片来自 ITB Geodesy Research Group)

在去年的全球创新指数中,荷兰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更擅长精工和金融的瑞士。他们善于创造奇迹。

这片土地,也沾染了荷兰人的奇迹之魂,成为了创造奇迹的热土。


地球知识局
以上内容由“地球知识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