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政要都很满意,只有身高 1.68 米的赫鲁晓夫觉得钓鱼台国宾馆的大号浴缸太小了

文汇 05-21

1959 年是新中国成立的第十个年头,要搞比较隆重的庆祝活动,各国的、主要是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人都将被邀请来参加庆典。如此一来,重要外国贵宾的警卫重任,就落在了公安部八局四处头上。四处为此专门开办训练班,进行接待外宾和警卫工作的训练。

说到国庆 10 周年盛典邀请各国政要参加,就不能不说一下为接待他们而兴建的钓鱼台国宾馆。

早在 1958 年夏季,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就研究了有关十年大庆的事宜,如决定在北京兴建包括人民大会堂、革命博物馆、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等在内的十余项大型建筑工程,后根据中国经济实力缩减为 10 项,即十大建筑。考虑到届时将邀请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各国政要来华,周总理提出兴建一座有中国特色的高级国宾馆动议。

外交部接到有关通知后,马上成立了专门的小组,在北京城勘探择址。几经挑选,最后选定了古迹遗存、绿荫覆盖的钓鱼台。中共中央很快同意了把国宾馆建在钓鱼台的方案。

钓鱼台国宾馆的主设计师,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师张开济,他当时是北京市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在设计钓鱼台国宾馆的同时,他还担负着设计革命博物馆的任务。

同其他国庆 10 周年的建筑工程一样,钓鱼台国宾馆的十几栋楼房,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竣工。接待宾客的楼房从钓鱼台东门北边,按逆时针方向依次编号,为了尊重外国人的习俗,没有 1 号楼、l3 号楼的编号。

这些楼群中,18 号楼最大;其次是 2 号楼、4 号楼、6 号楼、8 号楼;再次是 15 号楼、14 号楼、9 号楼、7 号楼。而 5 号楼、12 号楼、16 号楼虽然建筑小巧,但环境幽雅,活动方便,故而受到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青睐,他们来钓鱼台公务常选择在这几栋楼小住。17 号楼和 19 号楼是工作楼。

钓鱼台国宾馆内庭院的设计,似有点江南苏杭的味道。这大概和钓鱼台一度曾为帝王的行宫有关,是为了与当初按江南名园制式营造的庭园风格相一致吧。在院子的最西端,还遗一组古建筑 " 养源斋 "。

" 养源斋 " 是清乾隆四十三年竣工的行宫正殿,是原来钓鱼台庭园的中心,濒临玉渊潭最宽阔的水域,乾隆皇帝曾在此驻跸,慈禧太后也到过这里小憩。这 " 养源斋 " 三个字,就是乾隆亲题。

成为国宾馆后的钓鱼台庭园内,有池水点缀,水面较大的就有 5 处,池与池间有蜿蜒水道相连,上有 6 座水泥或汉白玉桥,周遭散布亭台假山。池水是流动的活水,玉渊潭湖水从庭园西北角注入,流到 12 号楼前,再经东南角水道排进运河。

" 十一 " 前夕,应邀参加新中国成立 10 周年大庆的各国政要们,陆续住进了钓鱼台国宾馆。12 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代表团,一个代表团入住一栋楼,每个代表团都有一个警卫小组,随代表团住在同一栋楼里。

率领苏联代表团前来的,是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他是在结束对美国的 13 天访问,并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进行了戴维营会谈后,从美国直接来到中国的。他住进了位于国宾馆中心的 18 号楼。

18 号楼是座大屋,飞檐式建筑,建筑面积约 4000 平方米。由于此前兴建的友谊宾馆用了琉璃瓦,遭到了批评,故而国宾馆就没搞得那么富丽堂皇。但周围的环境还是相当幽雅,碧树环绕,一面临水。

赫鲁晓夫和他的随员进住 18 号楼后,由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副局长李树槐担任了赫鲁晓夫的卫士长,并负责整个苏联代表团的警卫工作。他是延安时期的保卫模范,相继担任过朱德、彭德怀、刘少奇等的卫士长。

虽然当时中苏关系已经暗生裂隙,但表面上还奏着友谊的主旋律。所以赫鲁晓夫来此下榻之际,在 18 号楼的大门前,种下了象征和平友好的纪念树,那是一棵白皮松树。后来中苏关系公开恶化,只是摘掉了写有赫鲁晓夫种的牌子,而白皮松树却一直保留着。

率领朝鲜代表团来华参加庆典的,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他们住进了钓鱼台国宾馆的 12 号楼,它和 5 号楼几乎如出一辙,一南一北遥遥相对。在此下榻的金日成首相,也和中方的接待人员在楼前栽种了象征中朝永远友好的常青松树。

应该是出于在金日成首相以往访华时担任过他的卫士长考虑吧,此时就由我来负责整个朝鲜代表团的警卫工作;而金日成此刻的卫士长,则由临时从山东省公安厅抽调的警卫处副处长贺传亭担当。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和钓鱼台国宾馆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一生中很重要的经历,都与钓鱼台国宾馆有关。

率领越南代表团来华参加庆典的,是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越南人民共和国主席胡志明。他们住进了钓鱼台国宾馆的 11 号楼,在 12 号楼的西北侧。越南代表团的警卫班子负责人是张文健,因为胡志明以前来中国,都是由张文健做他的卫士长。张文健曾经负责过周恩来的警卫工作,此刻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警卫处的科长。

住在新建的钓鱼台国宾馆内的贵宾,对国宾馆的环境和设施、中国方面的接待,都感到非常满意。只有苏联的赫鲁晓夫提了一点意见,他在和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交谈时说:" 钓鱼台国宾馆里的浴缸太小了。" 这个意见被反映到设计人员那里时,设计人员感到诧异:" 浴缸都是大号的,其他高大的外宾都没有感觉小,怎么身高只有 1.68 米的赫鲁晓夫会觉得小呢?"

除了赫鲁晓夫的这点意见外,其他国家的首脑们,对中国在十年大庆活动期间的接待工作都给予了好评。我就几次听金日成首相说:" 你们的工作从上到下都组织得很好,很有秩序…… "

——摘选自《红色警卫》 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作者:邬吉成 王凡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徐坚忠

*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汇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