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熬鸡汤不如动真格《七日生》那股劲儿撩到谁了

尽管《七日生》已经收官结束了更新,但不少剧迷们却仍然意犹未尽,开始二刷。重新看这部剧,观众不但把人物关系大致梳理了一下,也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更能体会到剧中人当时当地的心情和表现,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执著:信守承诺的根本

《七日生》开篇就是李晓宇(李晨饰)和文文(石纯子饰)的分手戏,要说开始为追寻文文下落出手相救情有可原,可放到一对刚分手的恋人中,几次拼上性命即便有出逃机会也在所不惜、非要救出文文才可罢休的李晓宇身上那股执拗劲儿,则像极了生活中总无法从一而终的那些普通人。

对很多事的热情一时高涨,过后就不负责任拍拍屁股走人,《七日生》告诉我们:做人要信守承诺,有始有终。

义气:兄弟情最动人之处

全剧最有戏的一条线索可谓亦正亦邪的邱永邦(王千源饰)和李晓宇之间又打又骂相爱相杀的情节了," 你是我兄弟,能不能相信我 "" 邱永邦,你有毒吗 "" 你脑子里还是有水 " ……不仅很多台词好笑,画面也时而温馨时而凛冽,一个优柔寡断外柔内刚,一个雷厉风行外刚内柔,两位硬汉在剧中的表现都非常契合剧中人物个性,两位演员也很好的诠释出不同个性下的共同抉择:义气。

他们在《七日生》中的兄弟情教会我们:不是所有亲密关系都有利益纠葛,有时候,光义气两个字就值得有人为你拼命。

较劲:每个人和父母都是天敌

有多少现实中的父女也和剧中的洪银河(王伯昭饰)与简妮(杨采钰饰)父女一样?有误会有隔阂有爱说不出的那种感觉,是不是像极了我们日常与父母的相处模式。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凭借眼睛看事情,父母的话听不进去,对自己的判断莫名地自信,而当世事变迁,很多事情来不及挽回时,方才恍然大悟悔从心生。生前一遍遍地忏悔无法换来简妮的一声父亲,当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女儿的爱时,生命却戛然而止。

《七日生》的结尾,这对父女终于和解,不是对彼此,而是与自己握手言和。

崇拜:治愈缺失人格的自我反应

相信一路追过《七日生》下来,不少人会记得大巴车上马总的女儿马小苗(魏晚秋饰)这个角色,她在后期帮助邱永邦救小美的环节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有人说马小苗是喜欢邱永邦才屡次违背父亲的命令执意帮助邱,但魏晚秋本人在接受采访中却对角色做了深度剖析:" 我以为,在马小苗这个不到 20 的年纪是不太能分清爱这个概念的,她在邱永邦身上寄托了一种复杂的感情,有理想中的父亲形象、有和自己相似的叛逆感、有勇敢不羁的男人味、也有亦师亦友的情谊在,这些综合而成为她对邱永邦的一种崇拜、喜欢、自我投射。"

马小苗和马总之间的父女情以及马小苗最终给予邱永邦的帮助教会我们:缺失的人格总会在相似的人身上找到,但愿我们都能寻得良善治愈自我。

偏执:一种偏离轨道的执著

《七日生》中,布莱德对简妮、马赫德对文文都是一腔热血执着付出的类型,不仅如此,他们的执著已经发展成了偏执,不管对方乐不乐意,只做自己想做的,不会换位、只满足私欲,或许就是他们无法得到女方倾心的原因之一。看剧时满眼通透,实际生活中又有多少相似的情侣呢?爱而不得最痛苦,但更怕感情是另一方的心里投射,正如布莱德对女军医、马赫德对中文老师,他们对简妮和文文的爱是当年无法释放自我感情的映射,还好,错位的关系和情感认知在《七日生》中得到完美治愈,也给观众一个通透的视角——当心,生活中的偏执害我们迷失双眼。

《七日生》是关于解救与自我救赎到故事,更是一部在希望中追寻梦想的故事,当下很多电视剧总是有温吞的感觉,翻来覆去的给观众熬鸡汤,但《七日生》却用一股谁都不服的劲,给观众打了一剂强心针,重燃对生活的热情,对重新认识自我、开启崭新人生的信心。

以上内容由"时光天堂电影小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