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含金量最高国际课程中的必考科目,如何成为孩子认识世界和自己的一扇窗?

外滩教育 05-17

  看点      由于缺少实用性,现代诗歌在教育中一直处于冷门位置。然而,一群零零后却创办了自己的诗社,其首次征文活动便收到了来自全球 130 多份现代诗歌作品。零零后写诗,有什么不一样?他们对现代诗歌又有怎样的探索呢?外滩君与 " 零零诗社 " 的创办人洪瑜沁以及社长谷雨鸿聊了聊,看看他们眼中,现代诗歌的魅力。

文丨周滢滢     编辑丨张凌锋

一直以来,在传统中文教学中,现代诗歌都是一个颇为 " 小众 " 的领域。" 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 的作文要求,更让诗歌成了学生绝对不会去碰的体裁。

可如今,现代诗歌的 " 冷门地位 ",正逐渐被一群零零后打破。

在大洋彼岸的瑞士苏黎世,一年半前悄然成立了一个面向全球零零后学生群体的华语诗社——" 零零诗社 "。这个专属于零零后群体的国际诗社,正涌现出一批批才华横溢、爱好诗歌创作、包括具有双语甚至多语写作能力的小诗人群体。

零零诗社开社典礼

零零国际诗社的创办人,瑞士华语诗人洪瑜沁,不仅有着十多年的写诗经验,同时她也是瑞士蒙莱尼亚学院的一名 IB 中文老师。

零零诗社创办人,洪瑜沁

为了鼓励更多的新生代零零后诗人加入到现代诗歌的创作中,为华语诗坛挖掘更多 " 新生力量 ",零零诗社还发起了首届 " 零零国际诗歌奖 " 活动,收到了来自全球投稿的 130 多份现代诗歌作品。

今年四月份,在上海举办的首届 " 零零国际诗歌奖 " 颁奖典礼上,发布了诗社第一本年度诗歌选本《零零诗选 2018》,汇集了从全球范围征选而来的 48 位零零后诗人近 200 首诗歌作品。

在洪瑜沁看来,不同于在传统中文教学中的弱势地位,现代诗歌在国际文凭课程 IB 文学课程中,得到了一定的重视。

在 IB 中文 A 文学考核评估中,Paper1 要求学生对两篇没有读过的文章进行文学评论和分析,一篇是散文或短篇小说,另一篇就是现代诗歌。而 Paper2 的赏析论文,也可以选择诗歌这一体裁,对不同诗人进行比较赏析。

因此,现代诗歌对于 IB 老师和学生来说,好像一场不能错过的 " 美丽邂逅 "。

好奇于零零诗社这样一个专属于 00 后的国际诗社,究竟有怎样的诗歌实践?这些更为开放的零零后群体,对现代诗歌产生了怎样的新认识?

这一次,外滩君不仅采访了洪瑜沁老师,还有她的学生,担任零零诗社社长的谷雨鸿,聊聊他们眼中关于现代诗歌的魅力。

洪瑜沁 ( 左 ) 与学生谷雨鸿 ( 右)

" 零零诗社 " 的诞生

" 教学生写诗并使之成为诗人,好像是我教学中的一个奇迹。" 在洪瑜沁看来,无论是早期的诗歌创作小组,还是零零诗社的成立,其实都来自教学中的一个信念。

她相信," 创作,是赏析的进一步 "。写诗的人可能比不写诗的人,对诗歌的鉴赏更为敏感,他将能更好地捕捉到诗歌的意象、节奏、风格和结构等方面的特色,以及文学手法和写作技巧在一首诗中的运用。

教学之余,洪瑜沁成立了诗歌创作小组,将自己十多年的诗歌创作经验,转化为每周一小时的诗歌课程。没想到,这些之前没有任何诗歌创作基础的学生,却表现出了不一般的才气和天赋。

仅仅数月时间,陆续有学生的诗歌开始登上《诗刊》《诗选刊》《绿风》诗刊及《欧洲时报》等国内外刊物。洪瑜沁和她的很多诗人朋友,都对零零后们灵气十足、富有时代特征的诗歌作品,表示赞赏或惊叹。

《诗刊》是成立于 1957 年的国家级诗歌刊物

为了给新生代诗人们打造一个更广阔的交流平台,面向全球零零后诗人的国际性诗社——零零诗社于 2017 年底在瑞士苏黎世诞生!洪瑜沁的学生谷雨鸿,担任诗社的第一任社长。并有幸邀请到著名朦胧派诗人欧阳江河、杨炼,以及诗评家张德明教授担任诗社顾问。

诗社顾问欧阳江河

这样一个国际性诗社自筹备以来,就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诗歌爱好者的入社申请。经过筛选,诗社初始会员仅 19 人,其中年龄最大的 17 岁,最小的 9 岁。

诗社成立之初,零零后诗人们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诗人欧阳江河更是写下了这样的寄语:" 我深信,诗歌的未来,将在你们这代新新诗人的诗作中变得更为美丽,更具原创力,更为深邃和开阔,更打动人心… …我想,通过阅读你们尚未写下,但将要写下的美妙诗句,我将会重新学习汉语,再度变得年轻。"

如今,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个专为零零后诗人创办的诗社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诗社。诗社成员涵盖中国、美国、加拿大、瑞士、英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并吸引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新生代华语诗人。

诗社成员参加 2019 米兰新春诗会

零零后诗人们,也开始借助这个国际化的平台,崭露头角。小诗人们在零零诗社的公众号上陆续发表诗作,并对李元胜、海子、欧阳江河等诗人的诗集进行了集体研读,开展同题诗创作、诗歌评论、诗人访谈等形式丰富的诗歌活动。

此外,诗社相继推出 " 零零国际诗歌奖 "、 诗歌年度选本《零零诗选》,作为对外展示的窗口,鼓励更多零零后参与到现代诗歌的创作中。

首届 " 零零国际诗歌奖 " 颁奖典礼

暨《零零诗选 2018》新书发布会

零零后写诗,有什么不一样?

洪瑜沁的学生谷雨鸿,正是零零诗社的社长。他创作的多首诗歌被收录进了《零零诗选 2018》。

在谷雨鸿学诗初期,有一天和老师正聊着诗歌,突然来了灵感,仅用一个小时,一气呵成写就了《开屏》①这首诗。

对于这首诗的创作,洪瑜沁这样描述自己的阅读感受   :" 何止是惊艳,这样的诗歌天赋甚至让人心潮澎湃,因为他零基础学诗才一个月。"

这首富有戏剧性和画面感的叙事诗,运用了诗歌的象征手法,还成了洪瑜沁在诗歌鉴赏与创作课上用来讨论和教学的作品。在 IB 课堂上教学相长,受益的不仅仅是学生,也给到 IB 老师很多教学上的启发。

诗社社长谷雨鸿

很难想象,这个诗情横溢的大男孩,在此之前,居然从没有写诗歌,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对 " 现代诗歌 " 感兴趣。他的创作热情,正源于洪瑜沁的诗歌创作小组,诗歌的种子在这里自由萌芽。

受洪瑜沁的鼓励,谷雨鸿给自己制定了非常严格的写作计划。比如,在最初的一个月里,每天练习一首诗,试着将诗歌创作小组里学到的技巧运用到诗歌创作中去。

而练习写作的题材,则是来自于对生活的观察,可能是一则新闻引发的感触,也可能是当下的心境。就像被收录进《零零诗选 2018》中的《一个人的秋天》②,记录了自己刚来到瑞士,作为一名留学生对家的思念。

诗歌 : 《一个人的秋天》

像谷雨鸿这样,零基础开始诗歌创作的学生还有很多。对于这些零基础学生所迸发出的才华,洪瑜沁感到非常欣慰。在她看来," 很多时候,孩子们的文学才华被传统语文教学的框架给束缚住了。

其实,只要拆除他们原有的条条框框,给予学生们自由表达的诗意空间,尽情释放孩子天性中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创作欲望就会被自然而然地激发出来。"

而相比较其他文学体裁,短小精悍的诗歌,更能提供一个尽情探索和表达的空间。这也在谷雨鸿的创作热情上得到了证明,他逐渐爱上了用诗歌来表达自己。

" 在创作一首诗时,我会尝试去抓住最关键的意象和特征,把它转换成有张力的诗歌语言。写诗的过程,也让我更加逼近事物的内核。"

正如其他文学的创作一样,诗歌写作需要有一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谷雨鸿在诗歌创作上的想象力,则要感谢那些曾经爱看的 " 闲书 "。

虽然去瑞士就读国际高中之前,他曾在公立体制读书,但是却跟随自己的兴趣,天马行空地看了不少文史哲甚至科技类的书籍;尤其《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等莎士比亚作品,都是他喜爱的课外读物。

莎翁作品《仲夏夜之梦》

" 莎士比亚比较擅长戏剧化的叙事手法以及魔幻色彩的场景,这正好开阔了我的精神世界,为我提供了一定的艺术审美和想象力,而不会被以往的应试作文所禁锢。"

当外滩君问起,对自己最满意的一首诗是什么?谷雨鸿笑着说:" 目前还没有最满意的,最得意的创作还在未来等着自己。"每每完成一首诗的写作,他都感觉这是 " 人生最好的时刻 ",但是过了几天回头看,发现总还有可以提升的地方。

零零后们对现代诗歌的探索

功夫在诗外。零零后诗人所具备的诗学或美学基础,来源于他们开阔的国际化视野和抽象的逻辑思维。

这一代年轻学生,他们刚开始接触现代诗歌时,进入到他们诗意田园的,不仅有徐志摩、顾城、北岛,还有雪莱、惠特曼、罗伯特 · 弗罗斯特。

因此,零零后诗人所创作的诗歌,也越来越与西方文化接轨。他们的作品,不再是简单地叙事或者抒情,开始出现一些全球性的写作特点,比如,对整体逻辑、文字美感的重视等。

" 零零国际诗歌奖 " 颁奖活动现场分享

就这样,零零后这群新生代诗人的创作,在很多方面,打破了我们对现代诗歌的固有看法。

  1、现代诗歌语言,是有诗性逻辑的  

很多人认为,现代诗歌的创作,更多是一种感情的抒发,似乎不太讲究逻辑。在洪瑜沁看来,并非如此。其实,无论是现代诗歌还是小说,一部作品的背后,必定有着写作者连贯、完整的构思。虽然诗歌语言有一定的跳跃性,它的创作背后也讲究诗性的逻辑关联和技巧。

谷雨鸿解释说," 不同于东方诗歌更重视情感的表达,西方诗歌多哲思论述,会用一些诗歌的技巧和跳跃的语言,去论证自己的思考逻辑。"

而他所喜欢的两位现代诗人,北岛和欧阳江河,诗歌中也融合了东西方两种创作特征,不仅仅有东方感性抒情的美感,也包含了西方理性逻辑的严谨。

和谷雨鸿一样,很多零零后诗人们更偏爱那些需要倾注更多思考,在理解上富有挑战性的作品。用谷雨鸿的话说," 揣摩作者本意的过程,就像行走在复杂的语言迷宫,这种解读和解密过程,会让你有一种成就感。"

  2、现代诗歌主题,更加多元化  

从古诗词,到白话文诗歌,再到现代诗歌,诗歌的发展趋势,不仅体现在不再受限于押韵、字数等形式上的束缚;同样,诗歌的主题也越来越多元。

过去,困囿于时代的限制,诗歌探讨的大多是家国情怀、思乡主题;如今,00 后诗人们受全球化的影响,诗歌主题更偏向于西方哲理,更多地探讨时间、永恒等某种抽象的概念。

同样,在谷雨鸿看来,很多在现实生活中无法验证的抽象问题,却可以在诗行里尽情探索。正如他在《时机》③这首诗的创作中,对" 瞬间与永恒 "进行的思考。

  3、诗歌欣赏的门槛,正在提高  

很多人会觉得现代诗歌太过晦涩、先锋,觉得看不懂,洪瑜沁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对现代诗歌的积淀太少。

她借用诗人西川的观点:" 中国当下的写作和中国当下的大众阅读是脱节的。所以别说让读者来跟上这些诗人,有时连批评家都跟不上。"

这一欣赏难度主要体现在,古典诗词里有很多意象是相通的,比如秋天,代表万物衰败,月亮,代表思乡;而现代诗歌里,很多约定俗成的公共意象,都被打破了。

对现代诗歌的理解,越来越需要读者拥有一定的抽象思维和联想能力,才能去理解更自由、更私人化的诗歌意象。这也是为什么,现代诗歌的鉴赏,其实有较高的门槛

对此,谷雨鸿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他认为,这恰恰是一种艺术发展的规律。" 就像人类一开始写诗,只是为了记录某个事件,或抒发单一的情感;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诗歌也开始呈现出更多的内涵和意义,必然会对欣赏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

" 写诗,让我更加认识自己 "

零零诗社成立,让现代诗歌正式成了谷雨鸿生活的一部分。

来自中国、美国、英国、荷兰、瑞士、加拿大等不同国家的零零后小诗人组成的诗社,不仅给了他很多诗歌创作上的启发,激发写作的欲望,也为他提供了一个有归属感的环境," 感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爱好诗歌,懂诗歌的人。"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零零后诗人和他们的诗歌创作,谷雨鸿认为是" 自由 "。在他看来,"零零后群体,无论对创作形式、诗歌主题,还是语言风格,都更宽容,也更具接纳性。他们对现代诗歌的探索,进一步开阔了自己对诗歌的认识,从而让自己愿意突破自己,尝试更多风格。"

与诗歌结缘,迈进现代诗歌的创作殿堂,对这些零零后小诗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变化?在谷雨鸿看来,诗歌对一个人的影响,起码有以下几个方面:

" 首先,现代诗歌的创作,让你开始试着向外看,对周围的世界有强烈的好奇心,而不是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其次,写诗的过程,也是一种向内探索的过程。它让你关照内心,能更加敏感地捕捉到自己的情绪,审视自己的想法,并通过诗歌进行沉淀和思考;

此外,诗歌创作所培养的抽象思维方式,能让你更细致地观察生活,看一件事时不再只看到表象,而是试着了解它的原因和本质,看到事物的多面性。"

洪瑜沁相信,未来,这些零零后们即使不会成为一名诗人,诗歌也会陪伴他们一辈子。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写诗不是为了应付课堂和作业,而是满足内心的创作冲动。

的确,当外滩君与谷雨鸿聊诗的时候,能明显看到他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

他这样描述诗歌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诗歌在我的生活中,就像是一扇观察世界、表达情感的窗口

以前,在开心或郁闷的时候,我都会去弹钢琴抒发内心。现在,我又多了一个表达的途径,那就是诗歌。

我可以记录下想要铭记的感情、有启发的事件,以及任何想要捕捉的思想。它们都将变成诗的语言,从笔下流淌出来。"

附:《开屏》 《一个人的秋天》《时机》

(左右滑动阅览)

《开屏》①   

是金色的蜿蜒细流

让他初次看清她的馥郁,

看清她的绵言细语,冰肌玉骨

他像被命运抽打的陀螺,

旋转着,迎向她

浑身高贵颤动

仰头的刹那 ——

  是她的离开

一阵细碎的足音

他站在枝头

眼底,她的轮廓晕开

这是梦境——

是现实,

他已分不清

只能感受森林消耗他的生命

猫头鹰夜鸣

是她的语言吗?

他立起,听,

却辨不出她的声音

是与地平线相切的太阳,

引他来到旧地

是岁月听得见的脚步,

是浑浊的水?

是她的身影——

凝固于视觉中央

他挣脱喉咙的束缚

唱出天使的高亢之音

孔雀开屏

金色反射在明镜上

镜上比水更清的蒲公英

她藏起头,藏起瞳孔的柔光

只留下他病入膏肓

将生命之水一口饮尽,

他厮守在心走失的溪旁

没有枝头的王座

他便合不拢眼

清醒或是昏眩的每一瞬

星球极速膨胀

沿着他切开宇宙的尾屏

带走他漫长等待的青葱时光

是她的再现

沿着野花开放

孔雀开屏——

这激荡宇宙的本能反应

不愿她消逝

他只得折断背脊

每一块骨头都燃烧殆尽

收住,守住,

却也无法全身而退

泪腺再渗不出一滴泪

他只能,释放生命之血——

舞台红褐色的幕布上

清晰地倒映着

《一个人的秋天》②    

世界的那端

晨雾里模糊的笛鸣

鸟儿的足尖

拨动高耸的琴弦

被塔尖戳破的天际下

金属的翅膀

划出离别的弧线

火球在镜头里坠落

灯光中繁华的街道

闪烁着父亲的镜片

和镜片里共读绘本的母女

世界的这端

橙色枫叶的细脉里

住着男孩

仍含着未化的药丸

《时机》③    

昨天

我在绿茵的目光里冥想了一秒

一秒,我错过了一万个时机

灯塔的光照进北极的永夜

一秒,一万朵玫瑰枯萎入尘

一万颗心脏停止跳动

她在其中,而我不在身边

愚者是入世之人

排出数不清的算式

妄想算清一个人心

当我从树干的年轮中发现答案

心已变成大漠中的一粒沙

五十个人穿过灰色花瓣

五十个人从狮子的眼中走过

体内的分子相同

他们也是荒漠夜晚的沙尘

如果一个人有幸成为星星

定能吸引无数沙尘——

他们遮蔽了全部光亮

一切的微粒

一切的烟火

一切的一切皆被宇宙的智慧吸引

一秒,地球藏不住炙热的光芒

真相灼烧了所有罪恶的人

也燃尽了天真的无辜

时机可以转瞬即逝

也能拥有榕树的寿命

时机配不上无限,正如无限

赶不及时间

造物者是否也向时间低头?

时间是否也诅咒自己的消逝?

如果有一个时机

经受住时间的试探

没有趋向于无,却朝无限飞奔

或许爱情终将涅槃

伤痕也将共舞于重生之火

这一枚针立于一条叶脉上——

它过于完美,不偏不倚

站着,等待从左侧刮来的风

坠入虚无

今天,我看她踏入深海

回想昨天沉默在口中的留恋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  3000+篇优质文章


外滩教育
以上内容由“外滩教育”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