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土伊领导人举行第四次会晤:叙利亚的未来可能更加碎片化

文汇 02-15

▲ 2 月 14 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左)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会晤。| 新华社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伊朗总统鲁哈尼 14 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会晤,商讨实现叙利亚局势长期正常化的共同措施。这是继 2017 年 11 月索契峰会、2018 年 4 月安卡拉峰会和 9 月德黑兰峰会后,三国领导人第四次就叙利亚问题进行直接对话,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撤军叙利亚之后,阿斯塔纳进程领导人的首次峰会。

谁能填补美撤军后的 " 权力真空 "

2018 年 12 月 19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美国撤军叙利亚,一时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之后特朗普又改变语气称,自己从来没有设置美军撤离的时间表,但也不会让美军在叙永远滞留," 缓慢 " 撤离是特朗普的主要策略。2 月 8 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政府消息人士报道,美军将在 3 月中旬撤走大部分部队,4 月底前完成全面撤离工作。如果消息属实,所有震惊、恐慌或是兴奋的情绪都将渐渐平息,接下来要酝酿的是美军撤离之后的 " 权力真空 " 由谁来填补?

说是 " 权力真空 " 其实有点言过其实,因为在叙利亚的战局和政局上,美国顶多是一方不容忽视的存在,但绝对谈不上主导力量,撤军本身也说明了这一点。不过,美国的离去为 " 蠢蠢欲动者 "" 腾出 " 一方天地。

首先是土耳其。可以说,美国撤军除了基于自己的中东政策外,由于卡舒吉事件来自土耳其的压力也是一重要因素。面对埃尔多安的步步紧逼,特朗普至少在形式上抛弃了叙利亚库尔德人,把天平倾向于土耳其一方,这不仅缓和了当时紧绷的美土关系,也让土耳其对于叙利亚的政治版图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2018 年 9 月 17 日,普京和埃尔多安商定在伊德利卜省沿线叙反对派与政府军的接触线上建立一个宽 15-20 公里的非军事区,这块区域某种意义上是得到特朗普 " 背书 " 的,如今土耳其想要在此掌握更多主导权。为此,埃尔多安与普京频频会晤。1 月 23 日,两人在莫斯科见面,不过根据会后记者会的调门来看,埃尔多安似乎在普京那里 " 碰了钉子 ":后者坚持叙利亚的所有领土应当由自己支持的巴沙尔政权掌控,对土耳其抢地盘的做法不置可否。

其次是法国。近日有消息传出,法国也将从叙利亚撤军,不过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2 日的报道,法国驻俄大使贝尔曼表示,是否撤军还在讨论当中。当特朗普的撤军风声刚刚传出之时,法国整体上持批评态度,并表示自己将作为 " 重要力量 " 留在叙利亚,作为国际联军的一部分,承担 " 特殊义务 "。

这份 " 特殊义务 " 在去年 7 月就有所体现。当时埃尔多安曾邀请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国家的代表,加入到叙利亚政治进程的谈判框架中来,后来还特地举行了一次四国峰会,当时土耳其的这一做法有平衡俄罗斯之意。受美土关系的制约,在叙问题上土耳其一方面离不开俄罗斯,另一方面又想与阿斯塔纳进程保持一定距离。但没想到,四国峰会并未取得实质成果,归根结底,还是法德对于由俄罗斯主导的阿斯塔纳进程不信任,想要重新回到日内瓦进程的谈判机制当中。事与愿违,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主导地位已经难以撼动,可预见的一个未来是,法国最终也将不得不随美国盟友 " 黯然离去 "。

俄利用美撤军缓冲期 " 安排 " 土伊

对俄罗斯来说,美国的离开意味着其事实性主导地位的确认,普京对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持欢迎态度。不仅如此,对于 " 缓慢撤离 " 的策略,俄罗斯竟也乐见其成。一方面,一个在此地力量逐渐 " 式微 " 的美国总好过数个跃跃欲试的 " 新贵 ";另一方面,这段缓冲期也有助于俄罗斯加紧排兵布阵。

不过,俄罗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平衡与土耳其的微妙关系,就这涉及当前叙利亚的战局。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 13 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问题将是俄土总统会晤的主要议题之一,目前沙姆解放组织在伊德利卜省的势力越来越大,其控制的土地面积几乎增加了两倍,这是俄罗斯目前最关注的一个方向。拉夫罗夫想刻意淡化叙东北地区的库尔德人问题,这也是与土耳其的龃龉所在。

其实,库尔德人问题和伊德利卜局势的解决有其内在逻辑联系:如果想要联合土耳其支持的温和反对派一举攻击沙姆解放组织,解决伊德利卜的心头之患,并使埃尔多安承认政府军对土叙非军事区的实际控制权,普京就要在叙库尔德人问题上作出让步。

不过这项 " 交易 " 似乎进行得并不容易。沙特《中东报》1 月 5 日透露,叙库尔德武装 " 人民保护部队 " 最高指挥官曾 " 秘访 " 莫斯科和大马士革,并向双方提交了一份 " 秘密协议 "。根据协议,库尔德武装将把它控制的边境地段交还给政府军,换取政府军支持库尔德人自治。也就是说,叙库尔德人采取 " 联俄 " 的策略,实际上是为了 " 抗土 "。所以俄土之间能否达成妥协,达成何种妥协会是本次会晤的焦点所在,也将是俄土长期博弈的着力点。

▲ 2 月 14 日,普京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左)在索契会晤。| 新华社

另一个俄罗斯需要 " 安排 " 的对象是伊朗。1 月 28 日,伊叙签署了长期经济合作备忘录,伊朗要在叙境内建造数个发电厂。伊朗的强势让俄罗斯有所警醒,很快便有了反制措施,近期的两则消息说明了这一点。一是阿盟峰会将于 3 月 31 日举行,届时将就叙利亚重返阿盟的问题作出决定,俄罗斯对此表示支持;另一则是 2 月 21 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将访问莫斯科,并与普京讨论伊朗在叙利亚的角色问题,内塔尼亚胡称将继续反对伊朗立足叙利亚的企图。这两条消息说明了同一个问题,即俄罗斯采用包括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在内的诸多力量,来平衡和敲打伊朗,以分化伊朗在叙的力量比重。

如今看来,尽管克里姆林宫称本次会议是为叙利亚局势长期正常化做协调,但遗憾的是,随着美国的撤离,阿斯塔纳进程国和域外国家各自的算盘,叙利亚的政治版图已经高度碎片化,协调机制能经受几个轮回还有待观察。

作者:文汇报记者 刘畅

编辑:吴姝

责任编辑:陆益峰

*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标签: 叙利亚 特朗普 普京 埃尔多安

文汇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