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夫妇生育三胎存款遭冻结,社会抚养费不应是“不可承受之重”

中国青年报 02-13

近日,一则 " 成武县人民法院对农民工夫妇强制执行社会抚养费 " 的消息,在网上引发了广泛关注。据报道,成武县的农民工夫妇王某华与刘某花,因为在 2017 年 1 月生育了三胎,被当地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要求缴纳 64626 元社会抚养费。因为二人对这笔巨额罚款长期拖延未缴,2019 年 1 月,成武县人民法院应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对二人进行了强制执行,导致二人的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 22957.86 元全部遭到冻结。这则新闻一经报道,便引发了巨大争议。

在这起事件的表象背后,存在着一组十分值得玩味的矛盾。那就是成武县有关部门做法在合法性、合理性和合情性上的矛盾。

从法律法规的角度出发,成武县有关部门的做法并没有什么瑕疵,王某华与刘某花夫妇生育三胎时,国家政策仅允许每对夫妇生育两名子女,因此,当地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于法有据。与此同时,法院通过冻结存款等方式,对拖延拒缴罚款的个人进行强制执行,也完全符合法定程序。对成武县有关部门而言,舆论场上的批评,很可能会令他们感到十分 " 委屈 "。

然而,合法是一码事,合理与合情却是另一码事。计生政策并非一成不变,而要随现实情况调整。老龄社会、生育意愿低的现实,需要计生政策调整,这也是处罚引起舆论争议的原因。对这些要素考虑不周,难免造成预期之外的结果。

近几年来,从政府到民间,从中央到地方,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我国的老龄化问题和生育率低落而担忧。为此,社会各界想出了种种鼓励、促进生育的办法,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在不断放宽。尽管各地在具体执行上有所差异,但是,全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都是在同一种指导思想下进行调整的,那就是提振生育率,阻遏老龄化。

分阶段、分步骤地调整计划生育政策,为的就是一边实现这一长期目标,一边也能防止政策出现断崖式的变化,造成不必要的混乱。理解了政策的这层用意,我们便不难明白,公众为何会支持对政策变化期内的 " 超生 " 家庭 " 从轻发落 ",而不赞同对其严厉处罚。

除此之外,这则新闻的主角之所以令人同情,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的生活境遇本已十分不易。对许多城市家庭而言,6 万多元的社会抚养费或许算不上什么巨款,但是,在一对农民工夫妇眼里,这笔罚款却可能重如泰山,令人喘不过气。当成武县法院对二人进行强制执行时,两人的银行和财付通账户加起来也不过只有 2 万多元,这一事实,更是让人们直观地感受到了,和他们的财产相比,这笔罚款是多么沉重的负担。面对那些有钱却不肯还债的 " 老赖 ",人人都希望司法机关能够铁面无私,以雷霆手段收回他们的欠款,但是,当被强制执行的对象是一对贫穷、艰难的农民工时,社会的期待自然会有所转变,作为社会正义的践行者,司法机关理应对这层情理有充分的体察。

此时此刻,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不妨扪心自问:面对这种情况,政府是否可以有一些灵活变通的空间?对超生农民征收的罚款,是否可以与其收入水平更相符合?面对被征收对象无力还款的窘境,他们是否可以稍作宽限?这些问题,值得深思。

当下,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依然在向着更宽松的方向稳步调整。不难料想,在未来,其他地方很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状况。届时,在法理人情之间,要如何处理好每一个具体个案,将会是每一个地方的有关部门都可能遇到的考验。

撰文 / 杨鑫宇

相关标签: 计划生育 农民工

中国青年报
以上内容由“中国青年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