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杯假白酒,来世还做印度人!

地球知识局 02-13

( ⊙ _ ⊙ )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890- 干了这杯假酒

作者:鸡腿周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酸奶泡

一年之初往往是各文明的传统节庆之时。但节日喜庆祥和的气氛也总是伴随着一些悲剧,过年期间中国因过量饮酒而发生的事故和病死事件就不绝于耳。

隔壁的印度最近也在过数年一度的大壶节,结果就过出事了。北方邦和北阿坎德邦发生了喝酒致死的惨剧,死亡人数已经上百。不过他们倒不是因为喝高了闹事而死,而是因为喝了工业勾兑的假酒而死。

假酒害人啊

这一幕对我们来说,好像也有点似曾相识。

假酒一时爽

事情的起因是 2 月 8 日被曝出的一起集体中毒事件。

当地时间 2 月 7 日,北方邦的一些村民前往北阿坎德邦参加葬礼。白事上总要喝两杯,结果宾主尽欢以后,一些喝了酒的村民却中毒了。由于印度农村医疗条件差、交通和通讯环境也不好,中毒的村民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最终去世。

喝假酒还是活着?

我不小心选择了喝死

其实这种事在印度经常会发生,几人甚至几十人饮用假酒而死的新闻并不罕见。比较严重的一次发生在 2015 年的孟买郊区贫民窟,当天死亡人数就达到了 84 人,另有 31 人被送进了医院。更早一些还有 2011 年西孟加拉邦的中毒事件,共有 170 多人身亡。

喝多了都要躺一会

就是不知道是死了没死

但北方邦和北阿坎德邦政府还是重视了本次中毒事件,顺着假酒的销售路线向上追溯到了源头,逮捕了 215 名涉案人员,查获了 1 吨多的假酒。而潜伏在当地警方和税务系统中的一些内鬼也被清理停职了。

酒做的跟真的一样

真是出奇的高效。

而能揪出数百名涉案人员和政府内鬼,也说明印度的假酒早就成为了一个暴利行业,是印度的顽疾。假酒制造人员通过工业酒精兑水制造假酒,并以极低的价格向农民贩售,有时候为了增加假酒的风味,他们还会在其中掺入农药。想必印度乡村地区的百草枯解毒医学也相当发达。

带农药 你敢喝吗

农民们其实明知道这都是假酒,但为了一口爽,往往还是会抱着侥幸心理购买,一不小心就中招了。在今年的这起食物中毒事件后,甚至还有些村民因为贪杯还把假酒带回家慢慢品尝,可以说是很不惜命了。

吨吨吨吨吨

没办法,人穷志就容易短,农民硬着头皮喝假酒实在是因为囊中羞涩。但有钱也不一定就能逃过一劫。

暗中观察中产阶级的笑话

忍不住偷笑

2017 年,印度警方破获了一起假酒案,两名男子因涉嫌向 300 名客户兜售假苏格兰威士忌被捕。而受害的消费者,则是在印度地位崇高、收入不错的程序员和大学生群体。他们的这 300 位客户,甚至是靠着口口相传的口碑才买到他们制作的假酒的。

都是他推荐的

喝了走肾

根据警方披露的信息,两名男子会通过网购从中国购买假酒瓶和贴标,甚至还有免税店的袋子,然后把自己在小黑厂子里酿的威士忌灌到瓶子里销售。后来他们还搞到了原装的酒瓶子,用热水把瓶盖整个松开,换进假酒以后再发售。

高效灌装

就怕你不买

换盖也跟玩的似的

想保住饭碗

手速首先要快

没有最快 只有更快

对印度中产阶级来说,尊尼获加(Johnnie Walker)和芝华士(Chivas Regal)是最受欢迎的品牌。在拿到假酒以后,为了显示出自己不凡的品味和圈子,他们还会向朋友们吹嘘酒是从使馆人员或是军队那里搞到的。

军队表示不服

并硬核销毁

很显然,这套话也是经销商们在销售时候的说辞。

而拿到了假酒的程序员们,则会兴冲冲地在生日聚会的时候请朋友们一起来喝,浑然不觉这都是假酒。

真是饮酒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经销商也是两行泪

禁欲系三哥

一个人喝假酒是个笑话,一群人都在喝假酒就是个悲剧,整个印度从贫民到中产阶级都在喝假酒,那一定是社会层面出现了什么问题。

村头王师傅的酒吧

你也别指望什么好酒了

这事最早得从印度教的教义开始说起。

和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同,印度教本身并不禁酒,对酒的态度并非像伊斯兰教那样严令禁止。但是印度教又是一个禁欲系宗教,要求教徒不能放纵自我,这一点中国人可以参考佛教戒贪嗔痴的教义去理解。但酒偏偏是一个能让人放飞自我的东西,这就让印度教处理起酒精问题来相当棘手。

甚至用过人类头骨制成容器来喝酒

一个折中的方法是设置无酒日,允许大家平时喝一点,在一些节庆期间则不允许销售酒精饮料。

但这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本来节庆日就是要喝酒才痛快,当天不允许喝酒大家也会屯酒,到了节日里再喝。结果就是节庆期间人流密集的地方仍然有很多醉汉,禁酒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

上有政策

下有假酒

于是一些印度教占主流的邦政府便开始在政策上动手脚,试图通过重税以及设置酿酒门槛,提高酒类的价格,从而消解人们对酒精的热情。

还有严厉的酒驾查处

诞生于印度本土的烈酒公司 USL 表示,它每年需要 20 万个许可证才能延续其在印度国内的业务,利润率则还不到 2%。在印度的特殊国家体制中,各个政府部门和宗教组织也都有可能会上门突击检查,毫无理由地要求罚款。

为什么感觉像是绑架现场

不交罚款也行,那就直接关停。来自丹麦的酒企嘉士伯纵横世界一百多年,最后也折在了印度,于 2016 年关闭了好不容易投产的酒厂。至于罚款最后去了哪里,是没有人知道的。

如此罚款确实抬高了酒品的价格,让在印度餐厅喝酒成了世界上最不划算的游客行为之一。而其副作用可能更大——巨大的税收空间占到了印度各邦政府 1/4 的税收额,让他们反而割舍不掉酒精。民间呼吁禁酒的时候,他们就会打着宗教正确的名号进一步加税,幅度有时高达 60%。但他们却很少真正下狠心禁酒。

所以经常能看到这种酒店

地方政府在酒里捞钱的手段还不止如此。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在一些邦,地方政府控制的经销商包揽了当地的酒类经营权,从中又要收取 15~18% 的手续费。一旦地方政府加入了酒类的利益链条,要想让国家戒酒就更加不可能了,而酒的价格却会水涨船高。

酒贵我也没办法啊

我也很绝望啊

假烟假酒遍地走

下狠心戒酒的地方政府也不是没有。比如甘地的故乡古吉拉特邦,从 1958 年开始就立法禁酒,以纪念这位禁欲系领袖。但是由于古吉拉特邦是一个北印度沿海邦,过去是英国重点建设过的港口地区,和海外联系紧密,在这里获得走私酒并不稀奇。

这样走私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加兰邦和比哈尔邦也为了防止居民闹事而颁布过禁酒令,但不是执行不力就是被印度高院判定违宪,没有很成功的案例。反观北方那些穆斯林人数更多的邦,反而没有一个立法禁酒的,是不是喝酒全靠当地居民自觉。

古吉拉特邦、那加兰邦和比哈尔邦也

各地禁酒令一直失败,还是印度人对酒精的需求在作祟。

跑到别处也要喝酒

尽管从经济角度来看,印度的社会阶级固化还没有形成。但种姓制度早就从精神上为印度人的生命划出了三六九等。本该随着城市化、商业化进展而逐渐消亡的宗教分级制度,在印度却并没有消解。大量从农村来到城市谋生的印度农民,发现城市根本也不是自己的家,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地位都无从改善,更加剧了他们对现实的不满。

喝不了酒就去喝蛇毒

据说喝一口能嗨三天

能在如此烦闷无聊的生活里喝一口酒,对农民来说就恍如找到了极乐世界般的片刻安宁。但合规酒精的价格高企,农民连安全的低品质酒也喝不起,就只能从假酒商人那里获取有毒的假酒。明知道是假酒又怎么样,反正安全的酒也喝不起。能快乐一口是一口,别死就都好说。

喝完骑一半遭不住了

先休息一下

这也并不只是印度的问题,全世界范围内因担忧社会堕落而执行的禁酒令,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只会催生出假酒和走私酒的行业,增加监管难度。

密度计说明了一切

有假酒就有假烟。除了总是出假酒喝死人的事件以外,印度还是世界第四大走私烟和假烟消费国。每年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印度市场的假烟达到了 170 亿根,以一包 20 根计算也就是 8.5 亿包。更夸张的是这些走私烟被放在印度街头的小卖店和超市里,明目张胆地出售。

走私烟和假烟与印度真烟在外观上的主要区别在于其致病标识。

怕是走私犯自己也分不清

你一定没想到,印度是全世界最积极加入控烟协议的发展中国家,不仅从 08 年开始在公共场合全面禁烟,还要求烟盒上要以 85% 以上的篇幅表现烟草的危害性,给烟草公司 LOGO 和商品名留下的空间都不多。印度卫生部门希望以此改善印度人的呼吸道健康。

对策是发明了干嚼烟草 ……

当然税收手段也要及时跟上。作为世界上最大最好的烟草生产国之一,印度原本对烟草征税不严,但加入控烟协议之后烟草税猛增,最高到了 36%(当然比国际卫生组织建议的 60% 的税率还是低了很多)。这沉重打击了本土烟草公司的收益,让走私烟和假烟受到了烟民的欢迎。

男人的放松一刻

市场小不了

其结果,就是印度烟民的呼吸道健康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因为假烟里超标的重金属含量而变得更差了。

假烟假酒遍地走,这可能是一个国家在发展之路上难免会遇到的问题。民众的需求与上瘾品供给无法匹配时,就会有假冒伪劣商品占领市场。

政府一方面需要对其严加打击,另一方面也需要对有成瘾品需求的民众进行引导,使人们不再需要假上瘾品帮助自己逃避现实。

圣人也需要思考一下

但这又是何其之难的课题。

END

相关标签: 印度

地球知识局
以上内容由“地球知识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