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回乡亲历——城镇化的变化

雪球网 02-12

最近几年,随着城镇化的大爆发,交通、通讯网络的便捷,城乡之间的融合速度在加快,同时差距也呈现在我们面前。网友们自发的,在网上晒自己的回乡见闻,比如:

石家庄郊区农村新建的小学校舍;

成都郊县的公路路网建设;

浙江的一些特色小镇建设,都搞得挺不错;

东部南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中西部一些省会城市附近的农村,发展比大家想象的要好很多,有的甚至可以说得上富裕。这些地方的农村,充分享受到了城镇化的红利,土地可以出租给工厂收取租金,农民盖的小洋楼也可以用于出租。

一些地方的农村甚至已经没有农业,完全是工业化的小镇了。这些地方完全有资金实力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修路修桥铺设宽带网络,让农村享受到城市的生活服务

中西部地区,就没有这么令人惊喜了。但是进步也是十分明显的,尤其是这两年,家里通天然气了,农村垃圾开始集中治理了,打黑除恶进村了等等,也都在一点点进步。

但是,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很多问题都开始显现。

2015 年中,表弟在北京一所普通大学博士毕业。

河北农村出生的他,深知能够顺利读完博士对于家庭是多么大的压力。毕业三年多,一直过得很拮据,5 环外 4 个人合租的两室一厅,每天地铁上的 " 人流潮汐 " 里,他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一滴。

老家里的钱包已经早已被教育掏干净了,但毕业了硬仗才刚刚开始,房子、婚姻、养娃,医疗,养老,以后大山一座接一座,逃不掉躲不开。

今年元旦,还是一个人的表弟,在北京出租屋里,跟朋友二锅头买醉,在五环外的窗口瞥了一眼曾经刚一毕业就暴涨的北京房价,还没有房产证的他,一声叹息。

低欲望社会、不婚主义、2018 年新生人口暴降等社会新事相的背后,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世界,却都早已被 " 资本高墙 " 这个刚性鸿沟划清了界限。

有人说:" 现在年轻人喜欢单身,是一种时尚 "。表弟却说:" 这一看就是旁观看热闹的人说的风凉话,单身那是一种时尚,根本就是高昂的成本问题 "。

每年过年,表弟回去也不到 5 天时间,平时也就是每月给照顾家里的弟弟打钱。弟弟不爱学习,早早就去广州一个叫耀华的电子厂打工。前几年,刚和一个同厂的妹子结了婚。今年 6 月份说是厂子裁员,没活儿干,就回来了,现在跟着村子里的一个建筑队接一下市政上的一些零活儿。

年味越来越淡,对于家乡的联系也就只有 60 岁的老母亲了。

对于像他老家这种不靠近中心城市,没有产业支撑,环境差缺水未来没有可变现的 " 绿水青山 " 资源的很多农村,将会因为年轻人的快速真空而变得越来越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惋惜,不逃离真没有活路。

以前过年,村子里还热热闹闹,最近几年,确实越来越冷清,与此相对应,留在城市过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超市人满为患,饭店需要提前半个月预约。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城市灯火更亮,老家的年轻人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城市讨生活,虽然还没有真正融入城市,但很大程度上已经是城市经济体的依附者。有人说:偏远地方的出生率会高一些,缓解出生人口在减少的困局,但我们目前已经走到城市化的中后段,乡村人群已经是城市的依附者了,所以不仅仅是城市里的生育率在下降,农村的年轻人也是半城市人,生育率也在趋同。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口问题是大国崛起的伴生现象。人越来越贵,教育之于乡村的不再是机会,而是沉甸甸的成本。

过年回家,跟弟弟聊天,说村里的孩子上学需要到 20 公里外的县城,村里早就不能承担起独立的幼儿园和小学了。

池子渐枯竭,下一步得靠城市自己的了。城市经济体里的那些家当如果在未来不能够自我造血,进而帮助这个国家赚更多的钱,维持资产以及所有资源的价格,真是不容乐观。

乡村的毁灭,需要城市的重生接盘。

否则,尴尬了。

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时代变坏,每个人都是实际的推动者。

当我们选择了全面拥抱工业化,那就必然的会面对 " 一切皆市场定价 " 的行为逻辑。有很多朋友问:" 核心城市 500 公里以外的乡村怎么办?"" 凉拌 "

城市红利的辐射是有极限半径的,那些夹缝中的村庄不是未来,现在都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

问一个问题:你可曾找到一个长期人口、优质资源净流出经济会好的地区呢?

不可能有。

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大多数人的家乡,或许,此时此刻都在经受着 " 父母 " 的双重抛弃,衰败趋势不可阻挡。

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的家乡终成鸡肋?

人们用脚的选择。

表弟说:" 我们都是逐水草而居的 " 羊 ",市场经济的版图里,只有大城市才是水草丰美的地方,生存需求的必然选择 "。最近几年,随着城镇化的大爆发,交通、通讯网络的便捷,城乡之间的融合速度在加快,同时差距也呈现在我们面前。网友们自发的,在网上晒自己的回乡见闻,比如:

石家庄郊区农村新建的小学校舍;

成都郊县的公路路网建设;

浙江的一些特色小镇建设,都搞得挺不错;

东部南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中西部一些省会城市附近的农村,发展比大家想象的要好很多,有的甚至可以说得上富裕。这些地方的农村,充分享受到了城镇化的红利,土地可以出租给工厂收取租金,农民盖的小洋楼也可以用于出租。

一些地方的农村甚至已经没有农业,完全是工业化的小镇了。这些地方完全有资金实力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修路修桥铺设宽带网络,让农村享受到城市的生活服务

中西部地区,就没有这么令人惊喜了。但是进步也是十分明显的,尤其是这两年,家里通天然气了,农村垃圾开始集中治理了,打黑除恶进村了等等,也都在一点点进步。

但是,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很多问题都开始显现。

2015 年中,表弟在北京一所普通大学博士毕业。

河北农村出生的他,深知能够顺利读完博士对于家庭是多么大的压力。毕业三年多,一直过得很拮据,5 环外 4 个人合租的两室一厅,每天地铁上的 " 人流潮汐 " 里,他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一滴。

老家里的钱包已经早已被教育掏干净了,但毕业了硬仗才刚刚开始,房子、婚姻、养娃,医疗,养老,以后大山一座接一座,逃不掉躲不开。

今年元旦,还是一个人的表弟,在北京出租屋里,跟朋友二锅头买醉,在五环外的窗口瞥了一眼曾经刚一毕业就暴涨的北京房价,还没有房产证的他,一声叹息。

低欲望社会、不婚主义、2018 年新生人口暴降等社会新事相的背后,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世界,却都早已被 " 资本高墙 " 这个刚性鸿沟划清了界限。

有人说:" 现在年轻人喜欢单身,是一种时尚 "。表弟却说:" 这一看就是旁观看热闹的人说的风凉话,单身那是一种时尚,根本就是高昂的成本问题 "。

每年过年,表弟回去也不到 5 天时间,平时也就是每月给照顾家里的弟弟打钱。弟弟不爱学习,早早就去广州一个叫耀华的电子厂打工。前几年,刚和一个同厂的妹子结了婚。今年 6 月份说是厂子裁员,没活儿干,就回来了,现在跟着村子里的一个建筑队接一下市政上的一些零活儿。

年味越来越淡,对于家乡的联系也就只有 60 岁的老母亲了。

对于像他老家这种不靠近中心城市,没有产业支撑,环境差缺水未来没有可变现的 " 绿水青山 " 资源的很多农村,将会因为年轻人的快速真空而变得越来越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惋惜,不逃离真没有活路。

以前过年,村子里还热热闹闹,最近几年,确实越来越冷清,与此相对应,留在城市过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超市人满为患,饭店需要提前半个月预约。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城市灯火更亮,老家的年轻人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城市讨生活,虽然还没有真正融入城市,但很大程度上已经是城市经济体的依附者。有人说:偏远地方的出生率会高一些,缓解出生人口在减少的困局,但我们目前已经走到城市化的中后段,乡村人群已经是城市的依附者了,所以不仅仅是城市里的生育率在下降,农村的年轻人也是半城市人,生育率也在趋同。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口问题是大国崛起的伴生现象。人越来越贵,教育之于乡村的不再是机会,而是沉甸甸的成本。

过年回家,跟弟弟聊天,说村里的孩子上学需要到 20 公里外的县城,村里早就不能承担起独立的幼儿园和小学了。

池子渐枯竭,下一步得靠城市自己的了。城市经济体里的那些家当如果在未来不能够自我造血,进而帮助这个国家赚更多的钱,维持资产以及所有资源的价格,真是不容乐观。

乡村的毁灭,需要城市的重生接盘。

否则,尴尬了。

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时代变坏,每个人都是实际的推动者。

当我们选择了全面拥抱工业化,那就必然的会面对 " 一切皆市场定价 " 的行为逻辑。有很多朋友问:" 核心城市 500 公里以外的乡村怎么办?"" 凉拌 "

城市红利的辐射是有极限半径的,那些夹缝中的村庄不是未来,现在都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

问一个问题:你可曾找到一个长期人口、优质资源净流出经济会好的地区呢?

不可能有。

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大多数人的家乡,或许,此时此刻都在经受着 " 父母 " 的双重抛弃,衰败趋势不可阻挡。

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的家乡终成鸡肋?

人们用脚的选择。

表弟说:" 我们都是逐水草而居的 " 羊 ",市场经济的版图里,只有大城市才是水草丰美的地方,生存需求的必然选择 "。

# 春节见闻征文 #

$ 上证指数 ( SH000001 ) $ $ 创业板指 ( SZ399006 ) $ $ 深证成指 ( SZ399001 ) $ @今日话题

本话题在雪球有 0 条讨论,点击查看。

雪球是一个投资者的社交网络,聪明的投资者都在这里。

点击下载雪球手机客户端 http://xueqiu.com/xz

相关标签: 过年 工业化 投资 成都 幼儿园

雪球网
以上内容由“雪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