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第一天,的哥:连轴忙了大半个通宵,晚上只在车上打个盹

大河报 02-12

大河报 · 大河客户端记者 丁丰林 摄影 张琮

" 噔噔噔 ! 噔噔噔 !"

当敲窗声急促响起的时候,周和房躺在驾驶室里睡得正香。睁开眼睛,他看到车外站着一个小伙子,正焦急地看着他问:师傅走不走 ?

这是 2 月 11 日 ( 农历正月初七 ) 的早上 8 时 15 分,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周和房的出租车停在郑州东站外边,从头天中午出车之后,他几乎连轴忙了大半个通宵,晚上也没有回家,只在车上打了个盹儿。

周和房是郑州的一位老的哥,也是周和房爱心车队的队长,他和车队长年热心公益,无论是爱心助学、义务助残,还是高考送考、救灾捐赠,关键的时刻从未缺位。2 月 10 日 ( 农历初六 ) 是返程高峰,但是郑州的很多出租车司机都回老家过年还没返回,周和房提前就动员了车队的伙计,加班加点多跑,不让旅客滞留。

2 月 10 日晚上,郑州市出租车协会会长吴先玉也在郑州东站熬了大半宿,他和郑州市交通局以及客运管理处的负责人都在东站现场值守,调度运力。吴先玉说,郑州市有不到一万一千辆出租车,90% 的的哥都是外地人。春节期间,他们大多数都要回老家过年,郑州还在运营的出租车数量不到平时的四成。

人多车少的矛盾,在 2 月 10 日晚上格外凸显。当晚 7 时刚过,周和房所在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就在微信群里发出消息:紧急通知,郑州东站此时乘客大量滞留,缺少出租车,就近的车辆请去东站。

周和房这时刚送完一位乘客,顾不上吃饭就立即往东站赶去。这个时间段,公交车和地铁还在运营时间内,但出租车载客点前还是排起了长队,而出租车专用车道上却是空空荡荡。

从晚 8 时到 10 时,周和房送了三趟客人。过了 10 时,地铁和公交都停运了,郑州东站外等待的乘客越来越多,一字排开的队伍有几百米长。

" 郑州东站现在出现了大量的旅客滞留现象,请附近的出租车司机赶去支援 ……"

" 我刚从东站出来,里面排队可长,伙计们送完客人抓紧往回赶啊 !"

周和房的出租车里,客运管理处的信息终端、公司的车载电台、还有车队的微信群,各种声音不断响起,都在号召出租车往郑州东站汇集,帮忙疏导滞留旅客。

10:00 许,周和房送客人到海马公园,空车返回东站。

10:30 许,周和房送客人到经开第八大街,空车返回东站。

11:00 许,周和房送客人到航海路碧云路,空车返回东站。

11:30 许,周和房送客人到丰庆路农业路,空车返回东站 ……

从 10 日晚 10 时到 12 时,周和房一口气拉了六趟客人,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后,他直接开车上高架桥,空车往郑州东站回。靠近东站后,周和房不断看到有空载的出租车,和自己一样,从各个方向开来,往东站汇集。

晚上 11 时 30 分,郑州市交通局又协调了地铁公司,专门增开了一班地铁,帮助疏导滞留旅客。到 11 日凌晨 0:30 后,滞留的旅客才基本疏散完。

周和房又拉了最后两单客,时间已是凌晨 3 时了。公司的群里又发通知,从凌晨 2 时直到 5 时,东站还有 13 趟加开的班车,周和房又往东站赶去。可他实在是太困了,两个上眼皮沉得像秤砣,他把车开到东站外面,打算在路边小眯一会儿然后继续送客,但这一觉就睡到了 11 日的早上 8 点,直到被敲车窗的声音惊醒。

敲车窗的小伙一上车就问:师傅能不能开快点 ? 公司 9 点要开会,不敢迟到。

小伙子今年 26 岁,是漯河人,他本来计划前一天就返回郑州的,但一直都没买到车票。为了不耽误上班第一天开会,他买了昨天一早的高铁车票往郑州赶。

周和房多踩了几脚油门,8 点 45 分,出租车停在了商务外环路与九如路交叉口,小伙子下车就往公司跑去。

上午 11 时,周和房送完了上午的第三趟客人,开车往家回。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他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大河报
以上内容由“大河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