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整体性减负增强企业活力

第一财经 01-20

近期,在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背景下,通过减负释放企业活力越来越被重视。

新年伊始,财政部、国税总局和人社部先后就降低企业负担问题出台政策和发声。1 月 8 日,财政部、国税总局有关负责人就最新出台的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措施,接受媒体采访,并承诺将以更大力度的减税政策激发市场活力。人社部日前则强调,将加快研究降低社保费率的实施方案,目的之一在于为企业减负担、增活力。

之所以增强企业活力如此重要,主要缘于当年经济形势的需要。在 1 月 14 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直言,今年我国发展的环境更加复杂,困难挑战更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需要依靠市场活力顶住下行压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事实上,过去这几年减税降费举措不断落地。统计显示,2013~2017 年仅实施 " 营改增 " 就累计减税超过 2 万亿元,加上采取的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清理各种收费等措施,共减轻市场主体负担 3 万多亿元。2018 年持续推进增值税改革,并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累计减税近万亿元。

2019 年为企业减税的大幕则在 1 月 8 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开启,会议推出了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包括大幅放宽可享受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标准、提高增值税起征点等,预计每年可为小微企业减负约 2000 亿元。且这只是今年减税政策的开始,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 10 日称,今后还有更大的面向制造业的减税措施出台。

从系列数据来看,这几年减税降费决心不可谓不强、力度不可谓不大。不过,舆论对于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的呼声依然很高,虽然对于这种期望值应该理性认识,但也说明减税降费要尽力让企业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提高企业的获得感,并形成对未来的稳定预期,从而增强企业信心。

当然,解决企业综合负担偏重问题,不仅仅是减税降费的问题,还和社保体制改革、金融财政等密切相关。如果各项改革不全面推进,仅依靠下调几个税种的税率、降低一点社保缴费比例等,难以收到长期效果。而应该加强税费、融资、投资、社保等重点部门联动和降成本政策的协调,切实保障降成本政策达到预期效果。

以社保费率为例,过去几年虽然有所降低,但目前中国企业近 40% 的社保负担,居全球前列,这也成为七成左右企业不规范缴纳的重要原因。现行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的截止时间是今年 4 月 30 日,因此亟须出台新一轮减低社保费率政策,且这一次应该对增强企业活力产生实质效应,同时在此基础上规范企业社保缴纳。根据多项研究测算,社保费率可以下调到 25% 左右。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便利企业融资环境也至为重要。央行 1 月 4 日决定,为有效增加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贷款资金来源,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 1 个百分点,净释放约 8000 亿元长期增量资金。接下来,需要做的是通过疏通货币传导机制,让降准等货币政策实施下释放的资金精准服务实体经济,同时还应依靠财政扩张、增发地方专项债等政策的配合。

总体而言,减税对于降低企业负担十分重要,但在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之际,应该全面增强企业活力。此时,需要新一轮实质性减低社保费率、疏通货币传导机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以及积极财政政策等共同发力。

相关标签: 小微企业 国务院常务会议 制造业 人社部 中国企业

第一财经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