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中国的悲观预测已全部落空

观察者网 11-24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一年一度的奈克萨斯思想者大会(NEXUS Conference)堪称是西方最重要的思想盛宴之一。每年都会邀请全球不同国家、不同文明、立场各异的思想型学者参加,进行激烈的碰撞和交锋。2017 年第二十六届大会迎来了一位颇不寻常的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这不仅仅是历史上大会第一次有了中国人的身影,更重要的是,来自古老中国的当代思想者登上一个西方主要思想殿堂进行交锋和交流,而十九大后中国的走向是西方思想界关注的焦点。

与往常一样,思想盛宴吸引了世界的知名思想者。首场圆桌辩论 " 权力(实力)的世界 " 就包括了来自法国的知名公共知识分子、" 新哲学 " 代表人物 Bernard-henri Levy,美国公共知识分子领袖人物、布鲁金斯高级研究员 Wieseltier,卡耐基研究中心研究员、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的畅销书《实力的终结》作者莫伊塞斯 . 纳伊姆,普京总统信赖的俄罗斯哲学家杜宾,美国军事思想核心人物、前四星上将 Fallon,来自利比亚出身牛津的阿拉伯之春推手 RIZA 女士,以及第一次亮相的中国人张维为教授。

这个豪华的阵容显示了这场思想盛宴的高度,更是对中国当代思想成色的考验。而且西方是东道主,有议题设置权,从对等辩论的角度,中方并无优势。

大会在阿姆斯特丹国家歌剧院举行,主办方也认为这个大会应该是一场 " 思想者的歌剧 ",连灯光效果也为此而设计的,诺大的歌剧院观众席没有任何光线,只让灯光聚焦舞台正中央,聚焦在围圆桌而坐的六位思想者的唇枪舌剑,恰似荷兰知名画家伦布朗光线风格的油画,整个会场座无虚席。

辩论开场颇为平稳,主持人抛出一个问题:拿破仑曾私下说过,权力背后总有某种不安,今天这种不安是否变得更强烈了,因为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不确定?各位学者开始阐述着自己的观点。法国哲学家 Levy 提出的观点在与会西方学者中颇有代表性:美国特朗普上台后走向孤立主义,自由主义模式受挫,以启蒙运动为代表的欧洲自由主义传统面临来自中国等反启蒙、反自由主义国家的挑战,中国专制主义模式也乘势走强,这带来了西方广泛的不安,美国应该汲取欧洲思想,带领西方世界重振自由主义。

此时,主持人以中共十九大为题,邀请张维为就中国人如何看权力的不安谈谈看法。张维为坦率地指出,西方这种权力的不安,源于权力脱离人民,如孔子所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水就是人民,脱离人民就有覆舟的危险。中共十九大的核心理念就是权力要永远与人民在一起,为人民服务,才能无往而不胜。西方今天乱象频出,根本原因就是西方政治权力既脱离本国民众,也脱离世界人民所致。

张维为还指出,世界范围内正在出现软、硬实力的变化。在软实力方面,所谓的 " 民主与专制 " 的范式正在转向 " 良政与劣政 " 范式。这种范式变化的背后是世界硬实力结构的巨变,特别是中国迅速崛起带来的变化,中国已经形成了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最大的中产阶层、最大的有产阶层、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外汇储备、向世界输出最多的游客。西方思想界和主流媒体对中国的悲观预测全部落空。

上述观点一下引爆了圆桌论坛,几乎成了众矢之的,各种质疑、反驳扑面而来。儒雅的张教授面带微笑从容回应,并不时旁引博证,引来全场阵阵鼓掌,不妨举例如下:

问:今天自由主义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伊朗、土耳其、俄罗斯、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的 " 死灰复燃 ",他们正在全面挑战西方自由主义模式,像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居然也开始引用伏尔泰了。

答:谈到专制,伏尔泰生活的欧洲才是百分之百的专制,而且战火不断,三十年宗教战争,日耳曼民族失去了四分之一的人口,所以像伏尔泰这样的启蒙思想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的中国。当时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统一的和平的国家,是伏尔泰最欣赏的理想国家,中国先哲的许多思想都是欧洲启蒙运动的重要思想来源。只要诚实地对待伏尔泰遗产,诚实地对待启蒙运动,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问:对不起,我指的是今天的中国,不是伏尔泰时期的中国。

答:今天的中国比当时的中国不知要好多少倍。

问:中国的人权问题十分严重,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宗教自由,穆斯林和基督徒都遭到很多迫害。

答:中国与欧洲历史的最大的差别,就是欧洲历史上有上千年的宗教战争,而中国几乎没有宗教战争,因为欧洲的宗教传统是排他的,要么你信我的教,要么就是异教徒,所以宗教战争不断。而中国是儒释道互补,不同宗教和信仰互相兼容。中国对宗教宽容的传统源远流长。我小学就有穆斯林同学,在中国经济非常困难的时候,国家也保证他们的清真食品。但中国也有另外一个很好的传统,即宗教是一种信仰体系,是一种生活方式,宗教不能干预政治。这一伟大的传统值得西方借鉴。

问: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中国的问题积重难返:环境污染问题、贫富差距问题,贪污腐败问题,人权问题等等,我不能理解,你怎么会对中国如此有信心。

答:中国是有很多问题,但中国不停地进行改革,中国的改革能力大概是世界最强的,中共十九大继续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所以中国的进步也是世界最快的。作为法国人,您其实应该更多地关心自己国家的大量问题。让我给您一个数据:根据最新的伊普所民调公司做了一个调查,问 " 您对自己国家所走的道路是否满意 ",中国人的满意比例为 89%,法国的比例只有 12%,所以您应该首先关心自己的问题(mind your own business)。

问:你还是回避中国的人权问题。

答:中国人权好坏,应该首先问中国人。中国现在每年出境的人次已超过 1 亿 3 千万,他们 99.999%都回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为什么要回到一个照你所说的没有人权的国家呢?事实一定和你所说的正好相反,中国是世界上人权进步最大的国家……

交锋和交流就这样激烈地进行着。

以我个人观察,面对西方主流思想者的 " 围攻 ",张老师之所以心有成竹,极为淡定,除了学者应该具备的厚重学识之外,他另有三大法宝。一是对西方的充分了解。他在西方生活过十几年,什么事都经历过。可以说了如指掌。所以在辩论中他不仅引经居典也常常从基本常识理性以及西方的数据阐述观点、反驳或论证。而且他和西方很多著名学者如福山都有过交锋,非常熟悉他们的套路。

六年前与福山辩论时做出的预测也都得到了验证。此时拿出来和他们 " 分享 ",威力巨大。西方常用的工具民调张老师也熟捻于心,随手拈来,而中国政府的支持率长期维持在 80% 以上的高位。数据一出,往往令反对者无言以对。

二是他去过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对各种文明也都十分熟悉。其比较的眼光很难望其项背。所以辩论中张老师轻轻一问:" 您实地考察过这个国家吗?" 往往令对方怯阵。毕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 在西方也是被高度认可的。

三是他对古老复杂的中国更是了然于胸,而这一点对许多西方学者而言,是相当突出的短板。可以说张老师做到了知已知彼,而对方只达到了知已的程度。所以当他们谈到中国时,要么不得要领,要么失之千里。在晚宴时,我曾问过身边几位与会的学者,答案不出我意外,好几位都没有去过中国。在一个全球化迅速变化的时代,如果脚和眼不能伸展到位的话,脑岂不成了无源之水?西方的思想家看来不仅脱离自己的现实,也脱离全球的土壤。

应该说,张维为老师儒雅的风度、严谨的表达、新颖的视角、底蕴丰厚的学识赢得了在场苛刻观众的心。据现场统计,张维为老师获得的掌声最多、最热烈。活动结束后主办方安排的签名售书活动也是读者最多的。如果从效果看,这场空前的激辩谁执牛耳不言自明。另外,从现场上千听众鼓掌的反应来看,似乎听众对美国特朗普和俄罗斯普京的担心更多于对中国的担心,当然,这种判断是否全面和准确,现在还不好说。

一个国家的崛起必然经历从硬实力到软实力的过程。今天的中国已经到了软实力全面崛起的临界点。这场耐克萨斯思想者大会上的唇枪舌剑就是这一历史时刻的体现。中国的思想和智慧也将和中国的产品一样走向世界,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塑造、为全球问题的解决做出自己的贡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相关标签: 战争 俄罗斯 法国 美国 普京

观察者网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落绿飘风
11-26
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发抖吧,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11-25
没有战争和暴乱,没有动不动就开枪杀人的国家就是好国家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