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边码故事

边码故事

说出你和我,还有网络的人间烟火

订阅

一所中学里的手机争夺战

随着数字时代发展,未成年人“触网”已是无法抵挡的趋势。据CNNIC《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

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很长一段时间里,追星被认为是年轻人的专利,因为那是一场张扬热情、耗费精力的追逐,且追逐对象远在天边,

“杨玉环”下凡

莲羊是一名青年艺术家。她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进过文化部,画过国画,给游戏公司做过不少CG插画海报。她

《个人信息保护法》之下,隐私的未来何去何从?

被“杀熟”的麻烦随之出现:两个好朋友订同一家酒店,价格有高有低;不同的人在淘宝上搜索同一件物品,推荐

情歌王子的舞台变成了微信群

夜幕降临,26岁的白族青年歌手段保杰坐到镜头前。灯光昏暗,光秃秃的木质背景板上挂着四个虚线拼成的汉字

县城老人,陷在时间黑洞里

8月27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

我在风口上教人暴富,然后失业了

今年5月,上海,在一家正在裁员的成人教育公司楼下,一位女员工下定决心,主动走进了裁员名单。她在这家公

大厂博士,下田种地

我第一次见到史磊刚这天是周一,他身着发灰的深蓝色POLO衫,黑色长裤,长裤下露出一双沾了土的黑色皮鞋

拿不走手机,如何教养孩子

在一部分人眼中,手机游戏起初是占据孩子的时间,接着是吸走其他一切兴趣爱好,最后扭曲孩子的性格,一个孩

追赶粮食瘟疫的人

“你见过水稻吧?”在四川农业大学西南作物基因资源发掘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陈学伟操着一口四川话,拿着

一根稻草的革命

一场由稻草发起的革命正在汨罗江畔悄悄蔓延。当农业全面机械化,田野被各种化学原料侵占,却有两个“古怪”

我手下管着672户深圳人

一上午,网格员欧梦婕一直在打电话。“哎,你好,阿叔!我是湖景社区工作站的网格员。”“我想问一下你有没

在屏幕里留学

从来没有哪一届留学生会像2020至2021学年的留学生那样与“屏幕”产生如此深刻的连接。他们隔着屏幕

当互联网把心理咨询师送到江西小镇

作为一种现代病,在城市中,人们已经意识到并普遍接受心理问题的存在,心理咨询师也成为了新兴的热门职业。

这位英国奇女子,在朋友圈建了本“中餐烹饪指南”

在被躺平、鸡娃、打工人等焦虑情绪裹挟的当下,普通人注定只能向平庸生活妥协吗?其实,未必。在这个移动互

老人摆摊卖菜,子女家中收钱?

在我们下班路上,在菜市场外围的小摊,又或是某个街头角落,我们常常看到那些佝偻着腰,手上布满厚茧和沟壑

一座城市和它的“战疫”体温

毫无疑问,广州在2021年夏天的这次“战疫”,也弥漫到了“粤省事”“粤康码”这些数字工具所在的办公室

回不去学校的女博士,成为一名骑手

和周南约在深圳华强北某商场的一家饮品店见面。奶茶送到,她猛吸一口,目光投向窗外:“不做骑手以后,就发

我在非洲开发“链家”卖房,用企业微信管理非洲员工

22岁,水哥放弃大学毕业证,决定闯荡非洲。6年里,他摆地摊、卖电脑、做团购、卖房子、做医疗,赔掉30

当一个女博士闯进卡车司机江湖

3000万卡车司机的庞大群体,不仅擎举中国物流运输动脉,也关涉3000万家庭、厂家、保险、车管等链条

义乌快递业“神仙打架”,包装厂差点没跟上

浙江义乌,一个快递之城,一个包装盒之城。2020年,每天有2469万件快递从义乌发往全国各地,仅去年

印度疫情亲历者:脆弱的中产家庭与疯狂的口罩猎人

印度失控了:已经连续17天感染人数超过30万,最近4天单日新增甚至超过40万,成为继美国之后感染人数

砸500亿的腾讯,和一群没KPI的员工

每隔一段时间,“大厂某业务的员工,年终奖为XX个月工资”的传言就会惯性出现。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腾讯,

竹内亮:我很佩服中国人随机应变的能力

一年之内,纪录片导演竹内亮去了四次武汉。4月10日,应微信邀请,竹内亮在武汉街头做了四个半小时的直播

没有更多数据了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