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码字工匠老詹

码字工匠老詹

以工匠之刀笔,解剖世界,雕琢人生

订阅

张文宏最新演讲,信息量太大,掌声如雷!

很喜欢听张文宏讲话,他喜欢讲真话,讲实话,讲新颖独到,能给人启发的话,而不是讲官话、套话,乍一听全都

中国经济学家为什么得不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经济学家为什么得不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我一直很奇怪,中国经济改革是世界经济史上非常独特、非常成功的一

白桦林: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前些天,发了篇《那些花儿》,朴树写的,非常优美,带有淡淡的忧伤……一些朋友听了,非常喜欢,说,没想到

那些花儿

很喜欢听歌。尤其老来无事,一个人走路的时候,打开手机,调出一首歌曲,自个儿静静地听着,一边走路,一边

书记和校长,谁的官更大

书记和校长,谁的官更大以下文章来源于融媒天下,作者爱咖啡的叔叔老詹小注:书记和校长,谁的“官”更大?

协和医生,真是神了

近些日子,到协和找三位医生看病,真是神了,不得不服!前面两位,令我久治不愈的顽症,迎刃而解!后面一位

领导为何如此自信

前些天,发了一篇文章,现代人为何如此固执,说的是,网络时代,海量信息潮水般涌来,人们哪里可能接收这么

金灿荣的儿子该不该到美国留学

金灿荣在电视上非常受欢迎,只要他上电视,看的人挺多,边看边笑,哈哈哈哈,嘿嘿嘿嘿,非常有趣,相当热闹

现代人为何如此固执

疫情过后,同事相聚,一席酒菜,一桌朋友,人生幸事,好不痛快!席间,一位朋友埋头专挑素菜,鸡鸭鹅鱼,动

这些人为什么都比较谦虚

老詹小注:今天转发一篇文章。作者,陈新涛,上海作协会员,崇明区一位喜欢写作的朋友。转发这篇文章,并非

战俘,这个话题好沉重!

战俘,这个话题好沉重!以下文章来源于鱼眼镜话,作者鱼眼镜话老詹小注:近些日子,种种原因,老詹文章写得

老詹为何不爱激动

老詹是个慢性子人,再急的事,火烧眉毛,我也是慢慢吞吞,一点不急。记得有次吃饭不小心,蘸水打倒了!蘸水

老詹信仰什么

老詹是旧社会过来的人,呱呱隧地之时,离新中国诞生还有4个多月,整整126天。像我这把年纪的人,脑子里

天天晚上过电影

人不可能一挨枕头就睡着,从挨枕头到进入梦乡这段时间怎么打发就成了问题。此时俺喜欢干也只能干的一件事情

黑恶势力后面,总会有一把伞

过去,一听说黑恶势力,我总觉得奇怪!我奇怪的是,咱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各个城市,各个乡村,都有各级

受贿二百万,该判多少年?

受贿二百万,该判多少年?老詹不是法官,基本是个法盲,然而,对于法律之事,比较感兴趣。那天,有位老兄问

我为什么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退居二线以后,不去单位上班,每天优哉游哉,写点文章,买买小菜,非常轻松,相当舒服。然而,这轻松和舒服

简简单单说简单

老詹曾经写过文章,专门评说简单化。我认为,简单化是我们应当遵循的一种生活准则。无论做什么事情,最好能

鲤鱼洲:我们的岁月

鲤鱼洲:我们的岁月朱大建,复旦新闻系同学。不但同班,而且同一寝室,一住就是四年。关系嘛,当然没得说,

保安呵斥司机:别挡了市长的路!他做得对吗?

有些小事情,说来挺有意思。看到一视频,说的就是小事情。吉林通化,市政府门前,停了一小车。保安立即上前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