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问菩知味

问菩知味

订阅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   |   贺芝英和光头酥饼的故事

苏东坡曾在《留别廉守》诗中写道:“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这恰是给月饼以极佳的赞美。一千年后的广袤

从酸汤鱼说起:贵州人吃盐的历史

酸汤鱼,是贵州的一道传统美食,酸汤用西红柿发酵而成,爽口开胃,鱼肉则采用新鲜的乌江鱼,口感鲜香细嫩。

问菩知味 | 贵阳,一条街嗦三碗粉

贵州省是“嗦粉大省”,嗦粉更是贵阳人的日常生活之一。就好像护国路,被都司高架桥路截成两段,护国路南有

问菩知味 | 吃调系列之二 天桥上的鸡米花

7月,街头巷尾流火,天桥顶着烈日,行人形色匆匆。天桥、地下通道是城市中最典型的存在,街头艺人、小贩不

问菩知味 | 贵阳人为什么喜欢吃自助餐?

有外地朋友问我,为什么贵阳人那么喜欢吃自助餐?作为一个自媒体人,他热衷探访世界各地的高星酒店,每次来

问菩知味 | 雨后的田园天妇罗

这一天,贵阳终于没有下雨,像每一个城里人,总是向往乡村的新鲜空气,被酸涩的野果惊喜。野地里串长的南瓜

问菩知味丨楼下,总有一个街坊菜馆能暖你的胃

有一种餐馆,它总是默默无闻的存在,没有多大名气,甚至都记不住它的店名,更没办法定位到它的具体位置,可

酸菜炒粽子,跟粽子友好的告个别

能做到断舍离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呀。像我娘亲,就是断舍离的极反教材。一个塑料袋都舍不得扔的她,囤积了一堆

问菩知味丨烤蘑拌牛肉背后的“父亲的精神”

前几天策展人丹突然说起自己的父亲来,她说她的父亲是一个小县城的文艺青年,喜欢拍照、写诗,还办过摄影展

问菩知味丨来份葱爆羊肉跟往事干杯

我的闺蜜、死党兼高中老同学,在跟我掰了两次之后,最近终于进入完结篇。我跟她一度被怀疑是“蕾丝边”,一

问菩知味丨用一个新派玉米饼告别夏天

于你,夏天的味道是怎样的?夏雨过后的泥土气息,刚切开的西瓜清香,还有新鲜玉米煮熟的香味,是我最钟情的

问菩知味丨那一碗销魂的羊肉粉

贵州遵义,早晨的街道羊味弥漫,一碗热腾腾的羊肉粉是当地人最热爱的早餐之一。遵义的羊肉粉羊味很足,但这

问菩知味 | 水豆豉拌的秋葵 请你放下偏见

黏液食物的美好,是要从小培养的,不然总觉得像遇见怪物,觉得无从下口。在我小时候,娘亲就经常用冬寒菜煮

问菩知味丨有像麻辣鸡丝一般麻辣的人生,才够味

身边总有人离开去当“北漂”,里面有70后,也有90后,各种甘苦只有他们自知。小石离开去北京的时候,我

问菩知味 | 筒筒辣椒的乐趣,是夜出翻找的乐趣

“昏黄的灯光下,只见一群人齐齐把筷子落下,在筒筒辣椒里面快乐翻找,一小片嫩鸡血、一片带着脆性的洋芋、

问菩知味 | 一边啃辣子鸡,一边收割没有虚度的光阴

贵阳市老城区少不了那种砖瓦旧房子,不到8层,要靠脚力去爬,楼道阴暗狭窄还堆满杂物。时光没有过去多久,

糯米烤肉卷 爱你所爱的食物形状

有人对食物的形状十分芥蒂。我的一个朋友就坚决不吃捏成球状的食物,肉丸之类统统不吃,他说看到圆圆的样子

问菩知味 | 南疆的烤鸽子

2018年10月,和闺蜜两个人跑去了南疆。飞到乌鲁木齐的第二天,我们就收到了三份问候:大雪、罚单、高

问菩寻味 | 文艺吃货在重庆的三天

玩不够的贵阳人,很庆幸跟“耍都”重庆是邻居,在动车没有开通之前,就已经按耐不住对山城的向往。比如朋友

问菩寻味 | 沪上人均 6000 元的感官料理,在贵阳只要你来撩就得吃

最近我都在自我检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坏脾性。据一位世界级心理咨询师分析,这是跟大脑配合不当的结果,因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