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五次方物语

五次方物语

无证科普,偶尔吐槽。

订阅

芥菜、甘蓝和芸薹,没有它们活不了

托湾湾某政论节目的福,乌江涪(fú)陵榨菜突然蹿红,一时网上热闹至极。始作俑者也收到了大陆方友情赞助

揭密青岛“四小海鲜”

今天有“标题党”之嫌。“揭秘”是谈不上的,这些东西又不是刚发现的新物种。再者“四小海鲜”只流行于城阳

聊一聊青岛的“八带蛸”

如果要列举青岛特色菜,“辣炒蛤蜊(此处应读作“嘎啦”)”必占鳌头,此菜物美价廉,永远吃不腻;此外,“

农作物中的番邦家族

在前几天的“国花”评选中,颇有些人宣称支持“韭菜花”为国花,这种自以为是的“幽默”并不好笑,而且透着

谈谈鲐鲅和鲅鱼

明代小说《西游记补》(董说著)中,有一个大BOSS级的妖怪“鲭鱼精”,能幻化出“青青世界”困住孙行者

卿本佳人,为何有刺?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句话流传很广,但不太合理。没必要强调“余香”。倘若贪图这点儿香,不赠岂不是

你眼中价格低廉的“青鱼”,其实是进口的太平洋鲱

【五次方按】我在几篇文章中都提过这种鱼,但不请它当一回“主咖”,对不起我在镇政府食堂吃过那么多次。说

国花之争,我为牡丹打 call

图一近日,中国花卉协会悍然下发中花协字[2019]16号红头文件,标题为“关于征求牡丹为我国国花意见

青岛的“烤鱿鱼”来自大洋彼岸

【五次方按】连着第四篇谈海鲜了。其实我这两天写了一篇植物,今天发现有重大漏洞,不能发了......在

谈谈大黄鱼和小黄鱼

【五次方按】连续三篇谈海鲜了,这纯属赶到一块儿了,并不意味业余植物人要转型。不过说实话,除了植物,本

关于鲍鱼,你了解多少?

众所周知,鲍鱼非鱼,而是一种软体动物;但古时的“鲍鱼”却真的是鱼,这个恐怕知道的就不多了。古代的鲍鱼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自“环保风暴”后,青岛再难见到街边烧烤,而且全无死灰复燃之迹象。如此雷厉风行,真是可喜可贺。没关系,

路边的石竹花,你究竟是谁?

6月12日的《物种日历》介绍了“香石竹(点击查看)”,我一看就发出了岳云鹏似的哀叹:“这不巧了吗这不

真假沙丁鱼

曾有一位做外贸的朋友问我,为什么进口的“沙丁鱼”和国内的不一样?她对此感到灰常疑惑,不知是国人作假还

一本书的爱情

前段时间怼了一下史军老师的车轴草(点击这里查看),随后就接了一个与之有关的活儿。事情是这样的:某个微

从一道神秘的菜说起

有位网友在朋友圈发了一道菜的图,问是什么菜,如下图:图一这菜可以说是相当偏门了,连我这种见多识广的民

想吃河豚鱼吗?注意,只有两种是合法的

河豚的鼎鼎大名,在我国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谓“拼死吃河豚”,一来说明其美味天下无敌,二来点出了一

长见识了,原来蔊菜可以这样吃?

以上是我偶然看到的短视频(别在意BGM“俗”,那不是我配的),里面的小男孩正在像撸串一样撸“草”,撸

中国 8 种野生小型猫科动物简介

【五次方按】IUCN猫科专家组综合近些年分子生物学、生物地理学和动物形态学的研究成果,对猫科动物的分

白车轴草,红车轴草,它们都不是车轴草

图〇今天的《物种日历》讲了“三叶草”,主咖是豆科车轴草属的白车轴草/TrifoliumrepensL

“千年老龟”的骗局

今天有位朋友在微信胖圈发了一张照片,如下:图一此情此景,即为非常经典的“千年老龟”骗局。也许这波骗子

“炒花生”时加的神秘红色液体究竟是什么?

昨天晚上,有一个ID为“辽阔草原锡林郭勒”的微博博主发了如下的视频:画质很差,但内容大致能看明白:一

“海笋”的真相

图一曾经有位同学在班级群里发了一道菜的图,大体如上图,但远没这么清楚,只能依稀看见墨绿色的条状物。同

昆明植物记

本篇内容以昆明植物园(以下简称“昆植”)为主,但不限于昆植。OK,没有铺垫,不扯牛宝宝,直接开始吧。

纯素食主义不但不环保,而且危害孩子的健康!

【五次方按】素食是个人选择,如不干涉或影响他人,本也无可厚非,但“素食”加上“主义”就显得呼呼冒傻气

汉中博物馆的“菩提树”之谜

图一拍摄者汉唐三三知名摄影博主、汉唐网微博编辑“汉唐三三”在微博发布了以上的照片,并说明是汉中博物馆

三九的梅花红了东北满山的雪?这是扯犊子

偶然听到了一首歌《东北民谣》,毛不易词曲唱一把抓,那是相当“不易”了。我听歌一般都是浑浑噩噩地听,很

昆明餐桌上的博物学(续)

云南人的食谱包罗万象,除不爱吃福建人外,比广东人亦不惶多让。但老广们更偏重于荤,以“脊背朝天皆可食”

夏至草,还是益母草?不难区分

图〇最近,因某种不便明言的缘故,我在某个路口连续游荡了两天,从黄昏一直到晚上。附近景色不错,有老旧的

洒了金的桃叶珊瑚不是真的桃叶珊瑚

街边绿化带植物是最司空见惯的植物,也最容易被人忽略。比如冬青卫矛、黄杨和龙柏之流,就像你我一样的普罗

甜地丁、苦地丁、紫花地丁,一笔糊涂账

“紫花地丁的奥秘”一文在今日某条发布之后,短时间内即成爆文,引来各路人马讨伐,本砖家左支右绌,顾此失

张钧甯号召中国人少吃肉,到底有没有道理?

【五次方按】科学未来人是我的网友,一位高产科普作者,简直是逮啥就能盘啥,他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和我观点

树上花开,可抓紧吃矣

诗曰: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这种诗如果作者是我,大概率会被

青岛地区野生十字花科植物图鉴

、本篇系我长期出没于荒郊野外的成果汇总,但由于部分图片原文件丢失,我自己也只能从过去博客上摘取,故而

荠菜的形态和气质分类学

最好的时光汪小敏-忽而今夏电视剧珍爱原声大碟图一在上回书说说农村常见的“苦菜”中,有一张配图存在重大

说说农村常见的“苦菜”

最苦的甜胡夏-最苦的甜3月26日的《物种日历》主要讲荠菜,顺便提到了苦菜,都是人们所熟知的“野菜”。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