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好戏

好戏

订阅

史上最难演的疯子,他交了满分答卷

关于戏剧这行,坊间有句特别让人着迷的俗话:看戏的人是傻子,演戏的人是疯子。形容一个演员醉心于表演艺术

活久见!《变身怪医》中文版宣布重制,2020 年暑期上演!

一周之前接到一位老朋友的电话,告诉了我一个大消息,因为太令人振奋,她让我先按捺一下不要急着告诉大家。

好戏的第一节戏剧体验课,不来试试吗

一直以来,好戏在让大家“进剧场看戏”这件事上做了许多努力。看戏是我们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但除了在

“我们想为原创音乐剧做点事,也觉得时候到了。”

自从文化广场发起了“2019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好戏就一直在关注这件事。这是国内第一个市场化运

乌镇攻略!我们用坐标系解决了你的选戏难题

摸着良心说,每年的乌镇攻略都是我们耗费时间最长、最用心也最爆肝的选题之一。但随着经验的积累,就连写出

夏天有了新乐队有了,就差一个你!

《乐队的夏天》播完了,我这颗想听歌的心空了好几天,突然发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竟然搞了个乐队?所谓完美接

今年的 ACT,想让你看点新的

上一篇为大家介绍的影像展,这几天我们自己也都默默安排上了,昨晚看了一部90分钟的小戏《红色》,故事讲

让我们拿出看电影节的气魄来,去看戏!

每次推荐戏剧影像的高清放映,我都要深呼吸五分钟做心理建设,再心平气和地阅读“原来不是真人演啊……”等

走失在麦金侬的夏夜

第一次去麦金侬酒店,差点迟到。傍晚匆忙推开门,热气扑上眼镜,一层雾遮在眼前,扯起衣角敷衍擦两下就开始

谁和你们这些搞艺术的做朋友

从上话大修结束之后,久经「漂泊」的话剧观众终于又可以「回家」了,开募季的演出依旧给力,过去的一个月,

周四晚上,去读书会和赖声川聊聊剧本

提起赖声川,大家的印象往往是“戏剧导演”,其实,他还有个重要身份是编剧——迄今为止,赖声川已经创作出

这个时代,较为传统通俗的话剧还能不能脱颖而出?

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这个时代,较为传统通俗的话剧还能不能脱颖而出?”对问题的补充描述说的是

过年了!今年的乌镇戏剧节超厉害!

戏剧观众又要过年了!第七届乌镇戏剧节新闻发布会在今天举办,此时我们还在乌镇,就迫不及待地把戏单告诉大

8 月的上海 , 请对我的钱包好一点 !

一脚迈入8月的上海,天上连开水都懒得下了,直接烧干锅。好在和气温一起变得火热的,还有话剧市场!8月的

千军万马的十年征战,一个人就能演?

舞台几乎是空的,孤零零的一颗灯泡悬在台上,倏尔熄灭,空间归于黑暗。追光再亮起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坐在

一场只属于高中生的戏剧节,被这位 00 后带到了上海

三百多名观众坐满了小剧场,灯光暗下来,像个漆黑的匣子。警察眉头紧锁坐在办公桌前,只有一束微弱的光抚上

听主创说说《手提箱里的死狗》为什么值得一看!

如何成为戏剧观众?这个问题的答案简单到有些好笑:买票走进剧场。那如何成为核心戏剧观众,在欣赏戏剧艺术

这个叫霓海的剧团,比它的名字还腻害!

每次想给大家安利从来没有来过国内的剧团时都特别犯难,一是可供参考的资料有限,外网剧评都是二手信息,信

点进来领取你的《幻梦奇缘》门票!

七月盛夏,有特别多适合全家一起观看的剧场项目。今天为各位推荐这周末即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上演的黑光剧

没有极致的情怀,做什么音乐剧

上海观众还是很挑剔的。简单粗暴地总结剧场的票务情况,总是外国戏卖得比中国戏好,口碑戏卖得比首轮戏好,

我从一位抑郁症患者那里,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难得没有下雨,看完话剧走在安福路上,晚风绕着我的脚尖打转。“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一定会经历一次或者不止

演了四百年的奥赛罗,什么是“正确”的颜色?

几天前,迪士尼公布了真人版《小美人鱼》的女主角人选,是现年19岁的歌手、演员HalleBailey,

我在剧院和一千多人合唱了《玫瑰人生》

距离演出开始不到十个小时,我对琵雅芙的印象还停留在简略的搜索词条上。伊迪丝·琵雅芙图片来自网络“伊迪

去中国大戏院,听“戏 · 精说戏”

2019年中国大戏院国际戏剧邀请展开幕以来,带给了我们无限惊喜。从去年夏天开始,这座有着八十多年历史

是时候认识戏剧界的 New Boy 了

很多时候,对经典的敬畏,是创作的束缚。戏剧市场的菜篮子里有这么三样:照本宣科的经典复排、尚显稚嫩的原

王翀在上海,搭出了一个自行车坟场

还没走进排练厅就听到了争吵声。刚开始以为是念台词,几秒之后突然发现这是实打实的争执,演员和导演争,演

这群刚毕业的年轻人,颠覆性别重新诠释张爱玲

见到田沁鑫导演新版《红白玫瑰》剧组,是半个月来上海最热的一天。被三十五度炙烤得心慌意乱,咕咚咕咚灌着

北京的朋友们,7 月看这些!

七月的北京,除了不用垃圾分类这一条之外,还有许多好演出值得羡慕!“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第二部大戏,来

从阴阳师音乐剧谈起,如何做好一部商业 IP 戏剧?

通常来说,国内大大小小的”IP舞台剧”很难吸引我。普遍的原因是,不少“IP作品”的呈现看起来都在“消

上海 7 月剧场避雨日程表

6月的月推下面,有朋友留言说《猫》为什么没有姓名?因为实在演过太多轮啦!为了避免信息重复,也为了大家

看完《奥德赛》的观众,谁都不能说服谁

刚刚过去的周末,2019年中国大戏院国际戏剧邀请展第二部大戏,来自德国塔利亚剧院的《奥德赛》终于和大

冥界之中异军突起:百老汇的反资本主义寓言

随着第七十三届托尼奖(TonyAwards)落下帷幕,之前在网络上呼声极高的音乐剧《冥界》(Hade

他们排出了《秃头歌女》本来的样子

这周五,2019年中国大戏院国际戏剧邀请展开幕了。从去年夏天开始,这座有着八十多年历史的剧院给我们带

生活里最接近政治的东西,是爱情

最近的上海,最火的票不在剧场,而在上海电影节。我这几天的最大的自我反省是就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个抢

把今天留给这部孩子当主角的音乐剧

恰逢六一,想把这个日子留给我今年最喜欢的一部音乐剧。一年一度属于少年儿童们的节日里,有一群外国孩子在

博物馆、咖啡厅、公交车,你想不到的地方都有戏!

虽然我们每一期推送都在变着法儿的邀(hu)请(you)大家进剧场,但最近上海难得的好天气,倒真让人觉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