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做書

做書

订阅

罗翔如何从法律视角,破解电车难题?

(本文摘自罗翔新书《法治的细节》)在伦理学领域有一个知名的思想实验,叫做“电车难题”,内容大致是:一

给罗翔做书:“做法治之光”不是一句空话

这个月,我做编辑整整5年。出版前辈说:编辑要5年才算入门。所以我只不过刚刚踏过门槛,这5年从选题、编

今晚19:00,《给编辑的版权宝典》第二课

课程介绍第一课,理论课西方的版权制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出版社、经纪公司、代理人、书探各自发挥着

看到这本“中国最美的书” ,我的文化自信一下支棱起来了

白先勇曾说:“昆曲是最能表现中国传统美学抒情、写意、象征、诗化的一种艺术,能够把歌、舞、诗、戏糅合成

白先勇:没有青年观众,昆曲就没有生命

(本文转载自新华每日电讯)几年来,白先勇的每一次亮相,几乎都要以昆曲为伴,这一次也不例外。12日晚,

90%编辑都不知道的版权小知识

上周的《给编辑的版权宝典》课程中,谭光磊老师非常详细地介绍了世界各国的图书版权状况,以及如何通过各种

编辑容易抑郁,因为“太矫情”和“文艺病”?

还有朋友想转行做编辑——挣多挣少无所谓,就图这个行业接触的是“文化人”。哪怕真遇到个把儿争执,做多也

出书这么慢,编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做書按:不把自己放在砧板上捶打,是出不来真钢实铁的;不把自己按在断头台上,是体味不到泥土芬芳的。本文

日历书还卖得动吗?

文章经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授权转载2021年还剩不到两个月,2022年日历书产品早已纷纷上市。抖音、小红

读鸡汤、成功学,我该感到可耻吗?

作为一名微信读书的深度用户,我每星期基本都会有十几个小时花在那上面。偶尔有些时候,这个时长会飙升到几

“致力于维护女性权利,却被女人们反对?”

她是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美国宪法改革的标杆人物。她是美国最高法院中人气最旺的大法

采访90后设计师18个问题后,我们找到了纸书不死的原因

photobyYangziphotoby杨铭宇近年如有关注文艺社科领域的新书,或许会注意到一位设计师

2021年中国“最美的书”《屈原总集》今日发售,限量999本

上星期,我们与文化发展出版社联合进行了获奖作品《屈原总集》的新书首发。除了荣获中国“最美的书”,这本

光磊版权课「给编辑的版权宝典」今晚19:00开讲

版权,对很多编辑来说可能是了解甚少的一个领域。外有版代公司,内有版权部同事(或者领导),大部分时候都

2021“中国最美的书”全名单+评语

Thefollowingarticleisfrom最美的书评委会Author最美的书2021年度“最

2021“德国最美的书”全名单,金奖封面没有字

(本文信息来自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官网,经授权转发)“德国最美图书奖”是德国国家级图书装帧设计的最高荣誉

花4个月做一张报纸,为了还原原作我们做了什么努力?

01为什么做这本书?《故事博物馆》是我自己签下来的第一本书。回头翻合同,才意识到那已经是2018年9

搬迁的台州老印厂:曾是千百个家庭的安身立业之所

2018年10月,从朋友圈了解到台州印刷厂搬迁的消息,我带着相机赶去。这种匆忙又急切的心情,大概是因

2021“最美的书”、限量999本,屈原的风雅与复活

2021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于11月1日揭晓,最终从300多件作品中大浪淘沙出25本获奖作品,其

轻型纸这么招人恨,为何出版社执意要用?

去年,我们曾关注过轻型纸的“原罪”问题,注意到这是除腰封之外,出版业内人士与读者产生严重分歧的“雷区

村上新书中的「字谜游戏」

村上春树的创作一向讲求虚实相融,这本新的短篇集《第一人称单数》(以下简称《单数》)也不例外。《在石枕

村上新书《第一人称单数》出版,文案、封面、以及制作时的小心思

离职第一周的某天,前主编约我写《第一人称单数》(以下简称《单数》)的手记。刚成为自由人的我,贪婪地呼

一桩改变中国出版版图的版权交易

做書按:《百年孤独》的版权为什么经过四年半的时间才终于花落新经典?为什么之前五个版本的《窗边的小豆豆

12个寻找优质选题的网站

曾有机会在一个出版人聚会上分享工作经验,演讲后好几位听众朋友问起「如何获得国际出版新知」,我就趁这个

编辑的健康指南:如何防治三大高发病?

书业的编辑,越来越累了。朋友们小聚,“还好吗?”不再是一声敷衍的问候。越来越标红的体检报告、心理疾病

“中视频”会是读书人的创业风口吗?

在短视频真正爆发之前,其实没什么中视频、长视频的概念,那个时候我们就管中视频叫做视频,管长视频叫电影

今年双十一,你在短视频平台买书了吗?

短视频、直播为出版业打开一片新“蓝海”2021年4月,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

勒紧裤腰带做书

前几天,开卷数据公布了2021年1-9月的图书零售情况,同比增长率2.99%(多少还是正增长了)。但

8成实体书店销售额下滑,谁能救书店?

以下文章来源于出版人杂志,作者孙谦黄小菲文章首发于出版人杂志(ID:publishers)经授权转载

人类靠愚昧作死,等待着来自地狱的星星

下面插播一条突发新闻外来星球REMINA正已急速接近太阳系,它此刻就在离地球约一百亿公里的地方……稍

这本女性职场“杀敌”指南,差点成为豆瓣鹅组“镇组之书”?

就像时空冻结一样,鹅组的首页停在了9月23日。根据作为现存的最具影响力的娱乐论坛,鹅组目前已响应“清

我们瞒着老板偷偷降价了!减50!减100!减3000!

做書学院是由做書创立,专注于新出版人才的培训,致力于培养实战经验、国际化视野、创新思维,并对新兴媒介

腰封究竟能用来干什么?

腰封很多人对它的感情不必多说讨厌,有时达到了“恨”的地步但还有很多人也许和我一样保持着一颗love&

做完人生第一本书,我决定做一辈子编辑

众所周知,外文出版的难度要比中文版高很多,无论是和版代的沟通还是寻找高水平的译者,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

译者扛起营销的大旗

其实在我的人生规划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译者”这个身份。翻译这本小书,某种程度上也是误打误撞。由于不知

有志青年,不干出版的4个理由

我们公司是做教辅的,公司名恕不能透露,之所以说可能最大,是因为基本上在广州这块地儿找其他做书行业的工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