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下一页
ItTalks

ItTalks

订阅

我眼中的师生关系

本文因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事引起,腾讯大家编辑问我有没有兴趣写写大学师生关系。写完之后,我其实觉

闲聊造词:严谨其次,接受第一

在开始这篇文章之前,我选取几篇文章给大家看看:闫跃龙的KOL老矣,KOC当兴姜茶茶的KOC,没钱甲方

北留之耻 腾讯羞乎

一公号北美留学生日报,本文以下简称北留。纽约客最近刊发了一篇关于这个公号的报道,文章很长,这里有一个

关于鸿蒙的商业讨论

我不是一个技术专业人士,鸿蒙作为一种操作系统的技术问题,本篇不讨论。一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很少有什么东

私域流量的过去 现在 与将来

36氪近日刊发了一篇题为“微信私域流量惊魂”的文章,据说在那个圈里有点小争议(经营私域流量的表示了不

微信产品里的小心机

我一直觉着,微信产品经理们是一帮成天琢磨人心人性的主,还琢磨得挺有效。说腾讯有社交基因,这话不能算错

2019 内容产业半年报:公号广告在涨,内容产业出现哪些新趋势?

近半年,“转化”、“种草”、“卖货”在新媒体内容行业的被提及频率越来越高。内容,对于内容创业者来说,

滴滴的局

如果说两起顺风车事件打乱了程维对2018年突破之年的定位的话,2019年,恐怕是滴滴的破局之年。一尽

微信好友应该怎么加

一最近开始流传一个流言,说微信在大规模封号。据说半个小时内封禁了3000万个微信号。微信官方以这篇如

如果你是电子书爱好者,本篇应该一读

我得承认,其实我这个标题是有些问题的。本文最后,会提到问题在哪里。一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受限于陋

忽如一夜春风来 TUMI 咋就成街包

一我第一次接触到Tumi(中文官方译名为途明)是2016年9月24日。这个日子之所以记得如此精确,是

创业者的饥渴:饥什么渴什么

一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第十二集,有一幕非常有意思。一个不入流但特别想发达的小官元载,正在为自己熏香

卫星产业会成为风口吗

一6月29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TR50”(最聪明的50家公司)出炉很高兴,九天微星榜上有名。

《长安十二时辰》算不算好剧

在我的输入法里,长按一直是默认第一个。肯定是和人交流如何摆弄app交流多了的缘故。妈蛋写完这篇,大概

情怀,多少骗局假汝之名以行

一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里在HBO出品的纪录片《发明家:硅谷大放血》提及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找了两组被试

武林外传 一部草蛇灰线的江湖权游大剧

中国国产电视剧,虽然很难说有神剧,但名剧还是有的。在情景剧这个类目中,我个人以为,《我爱我家》和《武

滑稽?尴尬?恶心?评李彦宏被复旦献唱

一李彦宏在复旦被献唱的视频,今天忽然有了刷屏的效果。这件事比较让人产生一些阴谋联想的地方在于,这次献

新三板盈利第一股 到底怎么盈利的?

一上周,有多位朋友在朋友圈转发一条新闻,甚至还有友人惊呼这个盈利数字,怎么做到的?光看标题,的确要让

科技向善 其实 挺复杂的

一腾讯掌门人马化腾在朋友圈宣布:科技向善,是腾讯未来的愿景和使命。稍早的时候,他在两会上提交的七份书

元芳 你怎么看:我眼中的优秀评论

开读前需知:本文同样枯燥而冗长,还不宛如大学上课,勿谓言之不预。评论稿,就是你怎么看。说好写非常好写

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

开读前需知:本文枯燥而冗长,宛如大学上课,勿谓言之不预。一我这人其实底线不高。底线高的是梁文道,看看

公关人的克制:不要画蛇添足徒生枝蔓

这是一篇关于公关,或者说公共传播的分析文章,不涉及其它。出于某种考虑,我做了一个所谓非虚构写作的阐述

人对人的传播:舆论的败坏与堕落 有解吗

一细心的读者,可以观察到我在写《能让我尊重的新闻媒体已经不多了》之时,是专指一种媒体的:新闻媒体。在

搜索引擎当死 号与小程序当立

这是一篇商业逻辑探讨的文章,不涉及商业伦理道德。一时至今日,在百度手机app里,你搜索能得到的靠前结

滴滴顺风车这盘棋

一在滴滴官方做了一个顺风车的反思之后,有媒体报道,发现顺风车在搞灰度测试。但滴滴很快予以了否认。官方

能让我尊重的新闻媒体 已经不多了

一先显摆的一件事:内容创业四个字我是提出者之一。这源于我和新榜创始人徐达内就“自媒体”、“自媒体人”

亚马逊败退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一当我看到所谓“亚马逊退出中国”的时候,心情是很复杂的。因为很多年以来,我买书基本上只在亚马逊。我不

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轻易别用 这算是常理吧

一某光芒四射引领潮流的媒体,在其微博上,忽然变得相当胆小:不敢配图。转手发出评论,称该公司的行为已经

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