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2022-11-26

复星“过冬”,复星旅文未来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闻旅,作者 | Lily ,编辑 | 郭鸿云

11 月以来,处境艰难的复星集团动荡不断。近日又有抛售旗下文旅板块核心业务品牌的传言。11 月 15 日,有消息传出 " 复星据悉非正式地探寻买家对 Club Med 的兴趣 " 一事。对此,复星国际对媒体表示,复星与复星旅文均没有出售 Club Med 的计划。

还有来自高层人事动荡。11 月 7 日复星旅游文化发布公告披露,钱建农已请辞公司董事会董事长、集团首席执行官及公司非全资附属公司 Club Med Holding 董事长,接任者为徐晓亮。

尽管复星国际否认了出售 Club Med 的计划,但外界认为无风不起浪,再加上此时复星旅文换帅一事,让复星旅文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钱建农加入复星后,重点负责了 Club Med、亚特兰蒂斯等多个文旅项目,但在内部人士看来,后续运营并算不上成功,不得已退位。而接任者徐晓亮虽然身为复星的 " 老将 ",却是在文旅行业毫无经验可谈。

不得不怀疑,难道复星集团已经准备放弃复星旅文?近年来,因复星旅文不断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冲击,导致连年亏损,负债率一度高达 90%。

值得注意的是,复星集团层面更是一地鸡毛,接连陷入债务危机,难以自拔。

11 月 10 日,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对外透露,目前复星在集团层面的负债大约有 1000 亿元,而总资产约 2700 亿元,复星拥有足够的资金应对市场风险。

对于外界担忧的债务问题,郭广昌表示,2022 年,复星集团将做好债务优化,持续减压为集团的长远发展增强稳定性。

然而,复星真的如其所言有足够的资金应对市场风险吗?

减持套现超 400 亿

复星官网显示,复星成立于 1992 年,目前业务覆盖旅游、地产、制药、保险、大消费等诸多领域,内部分为 " 健康、快乐、富足、智造 " 四大板块。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复星业绩处于增收不增利态势。今年上半年,复星收入为 828.92 亿元,同比上升 17.7%;归母净利润为 26.97 亿元,同比下降 32.6%;其中,产业运营利润为 36.1 亿元,同比下降 35.9%。

同时,财报还显示,复星国际的总资产为 8496.85 亿元,总负债为 6511.57 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 3753.95 亿元,非流动负债为 2757.61 亿元,负债率为 76.64%。

复星高达 6500 亿元的负债引发市场担忧。2022 下半年以来,穆迪接连发出两份报告以警示复星集团存在流动性不足,资产销售预期不佳,并下调其评级,引发复星集团一系列抛售资产 " 自救 " 动作。

身背负债的复星 2022 年以来,频频减持股份和出售多家上市公司资产,其中包括复星医药、复星旅游文化、南钢股份、豫园股份、中粮科工、海南矿业、永安财险、青岛啤酒、泰和科技等。截至目前,复星集团已售或宣布出售的资产规模超 400 亿元。

10 月 19 日,复星集团宣布拟以不超 160 亿元出售南京南钢钢铁联合有限公司 60% 股权。

南钢钢铁尽管作为复星的优质资产,利润也有所下降。财报显示,2022 年前三季度营收为 526.45 亿元,同比减少 11.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 20.77 亿元,同比减少 43.02%;基本每股收益 0.3391 元,同比减少 42.93%。

豫园股份是复星旗下主营地产物业、餐饮和珠宝的上市子公司,也难逃减持的命运。9 月 19 日,豫园发布公告称,复星高科技减持公司股份 3892.63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套现 2.96 亿元。

继 9 月 19 日首次公告减持 1% 股份后,复星减持力度加大。10 月 9 日,豫园股份发布公告称,复星高科技的全资子公司复星产投与浙江青展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复星产投拟将其持有的 1.95 亿股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转让给对方,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5%。

再到 11 月 6 日,紫金矿业公告称,旗下金山香港或其全资子公司计划以每股 6.72 港元的对价收购豫园股份持有的招金矿业 20% 股份,此交易较招金矿业 11 月 5 日收盘价等于折价 1.75%,交易总价为 43.95 亿港元。这次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在招金矿业中的股份比例将大幅下降至 1.26%。一旦交易完成,复星有望回笼资金 43.95 亿港元,约合 40.63 亿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有内部人士透露,除了资本层面的减持抛售,复星集团近期寻求出售多个地产项目,包括公司总部所在地上海外滩中心 BFC 也在寻求出售部分股权以融资。

旅文公司承压

另外,复星集团另一上市平台复星旅游文化也持有、销售地产项目,内部分为 Club Med 度假村、旅游地产、轻资产三大板块。

由于复星旅文连年亏损,负债率高,如今已沦落为复星集团的 " 垃圾资产 "。

历数复星旅文上市五年来,仅在 2018~2019 年实现了盈利,分别实现利润 3 亿元、6 亿元,两年总利润为 9 亿。

财报显示,复星旅文在 2020 年与 2021 年分别亏损 25.74 亿元和 27.12 亿元。今年上半年,复星旅文总营收 64.17 亿元,同比增长 130.69%;净亏损 1.97 亿元;经调整 EBITDA(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 11.95 亿元,去年同期为负 5.65 亿元。

复星旅文部分项目采用旅游目的模式。如三亚亚特兰蒂斯配套销售大量地产,丽江复游城、太仓复游城配套销售住宅等。今年上半年,其旅游地产配套销售业务同比减少 58.6% 至 2.73 亿元。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表示,亚特兰蒂斯可以说是目前国内较为成功的综合性度假项目,但它的成功具有一定局限性和偶发性,因为亚特兰蒂斯项目的成功具有一些不可复制性因素存在。如良好的区位条件,依托复星国际的重量级海外 IP 优势,同时也踩准了旅游地产最佳发展时期,没有受到全岛限购政策的影响,因此它最终的结果很难复制到后续的其他复游城项目中(如丽江和太仓)。

2018 年,亚特兰蒂斯开业,在其配套地产销售成绩良好的信心加持下,复星旅文一气呵成,先后又在太仓、丽江建造两个新项目,新增大量物业供应。其中,丽江复游城占地面积约 69.5 万平方米,针对中高端客户的国际旅游目的地,并计划结合旅游和休闲综合功能,包含 Club Med 丽江度假村 " 飞越驼峰 " 主题商业街和 " 雪山秘境 " 主题公园三大核心 IP,以及约 3000 余套度假屋。该项目整体预期总投入额为 40 亿元,截至上半年底,丽江复游城 3000 套住宅获取预售证的可售套数为 482 套,已开发待售资源 5.84 亿元,而已售待结资源仅 0.18 亿元。

另外,太仓复游城总投资在 132 亿元,截至上半年,已产生成本 49.21 亿元,获批贷款 33 亿元,已使用 5.85 亿元,已获销售许可证建筑面积 16.2 万平方米,但该项目去化惨淡,截至上半年底,太仓复游城已获得预售证的可售住宅共 1424 套,但上半年仅卖出 31 套。

物业销售遭受重创之外,同时疫情也对其各地的文旅项目运营造成一定影响。比如亚特兰蒂斯今年上半年,受疫情等影响,其营业额由 2021 年上半年的人民币 8.35 亿元减少至 2022 年上半年的人民币 4.87 亿元,同比减少 41.7%。

近日,钱建农对外透露,未来文旅项目不排除在启动前期就引进战投," 通过股权合作、组建基金等形式进一步发挥公司的运营优势 "。

Club Med" 高光 " 褪去

Club Med 度假村虽然作为复星旅文最主要营收来源,但财报数据不容乐观,2022 年和 2021 年分别亏损 20 亿元、17 亿元。直到今年才有所好转。上半年,Club Med 营收 57.43 亿元,同比增长 336%;营业额为 1.22 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 44%。

据了解,Club Med 创立于 1950 年,主打 " 一价全包 " 的度假模式,在全球有近 70 座度假村,主要位于海滨度假和滑雪胜地。2015 年,复星集团以 9.58 亿欧元收购了法国度假村品牌 Club-med,获得其 98% 的股权。当时收购后,复星计划在未来至少六年将会有近 20 家开业,但 7 年过去了,该俱乐部目前开业的仅 9 家。

为了追赶开店脚步,7 月,Club Med 大中华区开发拓展和资产管理副总裁吴佳重新给出了时间表,2022 年至 2025 年,Club Med 计划在中国开业 11 家度假村,其中今年有 5 个项目,2023 年有 3 个项目,2024 年有 3 个项目。

周鸣岐表示,在 2015 年收购后长达 7 年的时间里,Club Med 在国内拓店数量不多,对于一个世界第一的度假村品牌来说,显然这样的中国化业务速度是较为缓慢的。

周鸣岐分析认为,主要在于决策者对 ClubMed 在国内品牌定位出现了问题。ClubMed 在欧美并不是一个奢华品牌,客群定位更倾向于中产阶层。而在引入中国后,不管是对 C 端的定价,还是对业主方的合作条件,都过度包装成了一个奢华品牌,导致性价比偏低,与实际价值有一定偏离。

来源官网

可想而知,消费者支付远高于普通 5 星级酒店几倍的价格(几乎等同悦榕庄、安缦等奢华酒店的价格),订了一个 4 星级标准的房间,体验会如何?而业主方为此支付的委托管理费高达年收入的 24%~30%,如此高昂的代价和苛刻的条件,在当下竞争激烈的酒店市场,也会造成孤芳自赏。

据一位曾经居住过三亚湾的 Club Med 酒店的消费者陈秦津向闻旅表示,酒店硬件设施在五星级扎堆的三亚,算不上完善,硬件条设施略显陈旧,酒店房间潮气大,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沙滩也很一般,软件方面,G.O 服务还算是热情,但还可以做得更周到一些。

傅成曾经在东澳岛的 Club Med 酒店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回国后,特意去体验了一下在三亚湾的 Club Med 酒店,体验过后发现,相比较而言,除了酒店陈旧外,G.O 也不那么热情和友善,所以一相比较就有些失望了。

有业者分析认为,复星集团抛售资产的举动或许还将持续,而复星旅文对于复星集团而言,或许难逃被加速处置资产,寻求变现的命运。

此前,复星国际执行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龚平曾对外透露过复星处置资产的逻辑,他表示,不同资产大类都可以处置,这个处置一是为了 " 过冬 ",二是为了应对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

目前来看,复星和复星旅文都在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