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贵阳 08-19

川渝高温里,“不敢走 150 米去买冰棍”

▲ 2022 年 8 月 17 日,四川成都,成都多个气象站破历史纪录,连续 7 天高温红色预警。图 /IC photo

郑纤的猫不回家,整日蹲在院子里吹风扇。两个风扇摇着头,对着她养的花儿扇风,给这些植物续命。

唐文静的孩子停了课,幼儿园毕业典礼眼看无法举行。梁伟穿着皮鞋都觉得烫脚,雷鸣想买根冰棍会为了 150 米路放弃。交警王猛的贴身背心脱下来,析出了一层盐精。

8 月 12 日,中央气象台发布今年首个高温红色预警,这是我国高温最高级别预警。四川、重庆、陕西、湖北等地部分地区出现 40 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其中重庆西南部和北部、四川简阳等局部地区达到 41~43 摄氏度。

此后连续 8 天,川渝地区都在高温红色预警的核心区域。

8 月 18 日 16 时,重庆北碚国家气象站气温升至 45 ℃,连续两天打破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气温纪录。四川达州、遂宁、南充、宜宾等地冲破 41 摄氏度。连日来,川渝地区的气温一直牢牢占据着全国高温排行榜的前十名。川渝地区已成为全国高温中心。

嘉陵江河底的浅滩隐隐约约露出来,在这个夏天,高温、缺水的循环让川渝地区的人们不得安睡,不想出门,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避暑消夏,试图熬过这个 60 年一遇的酷热夏季。

除了高温,川渝也在缺水。作为水电大省,四川今年的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 51%、水电站蓄水位列历史同期最低位。

缺水带来用电紧张。从 7 月开始,川渝两地多次出台各类文件,对企业进行限电措施,全力保障居民用电,8 月 17 日这一天,成都的商场几乎全部关闭了公共区域的电灯,节能以保证居民用电,防止断电给高温天气中的居民造成严重影响。

8 月 17 日下午,成都市政府发布消息称,未来 24 小时成都多地将迎大雨。重庆的人工增雨也蓄势待发,100 多个气象高炮做好了准备,等待那朵合适的云。

不敢走 150 米去买冰棍

坐上从家里往返工地的有空调的地铁,对雷鸣来说是每天的工作中,最愉快的时刻。

8 月 15 日上午 8 点,他走出家门,哗啦一下先撑开伞。头顶上的太阳白晃晃的,加快脚步,他迅速地走进离家只有 50 米的地铁站,一摸额头,一手的汗。

" 我这辈子,几乎就没有在夏天打过防晒伞,今年第一次。" 作为成都某市政道路工地的工程监理人员,他每天的工作主要是检查安全文明施工,比如喷淋、降温降暑药品发放等,在这个夏天,防暑降温这部分的工作,变得比往常更加重要。

9 点钟,雷鸣准时到达工地,第一件事是闷头喝上一杯菊花茶。茶水一桶一桶泡出来,一天要消耗两大桶。因为天气太热,工地上专门买了个冰柜用来冻冰块。2 升的大桶,冻出一整块冰,整个扔进泡茶的保温桶里。

" 一天消耗三四坨冰块吧。也是今年太热,往年喝茶就喝茶,哪儿还有冰块这回事。" 喝了茶,他开始检查药品,发现藿香正气水已经又见底," 每个工人发一盒,一盒 12 支,大概够他们喝上一周多。" 现在,只要是开工的日子,上工前每个工人会先喝一瓶藿香正气水,这也是往年没有过的事情。

雷鸣说,这个市政道路工地本来应该在 8 月份验收,现在看已经不可能实现。根据《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日最高气温达到 40 ℃以上,应当停止当日室外露天作业。" 一旦高温预警,所有的施工工地就都被要求停工。往年高温预警基本只有一两天,今年动辄小一周。"8 月 11 日,成都发布 2022 年首个高温红色预警,从这天开始,成都已连续 8 天发布高温红色预警。

温度在 37 ℃以上、40 ℃以下时,工地也能开工,但室外露天作业时间累计不能超过 6 小时,且在气温最高时段 3 小时内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雷鸣所在的工地上,工人们早就开始错峰上班。每天上午从 6 点干到 9 点,下午则是 4 点到 7 点。避开日晒高峰段,同时也在国家要求标准之内。

从上午 9 点到下午 4 点,不上工的时间段,雷鸣和工人一起呆在有空调的板房里,但仍然热得心头焦躁。菊花茶一天要喝四五大杯,冰棍也想吃,但因为小卖部距离工地 150 米的距离,他从来只敢想想,绝不行动。

8 月 12 日,成都市政府发布持续高温天气安全防范工作提示,要求生产经营单位合理安排室外作业人员工作时间,避开上午 11 点至下午 3 点的高温时段,以及落实工作场所防暑降温措施。政府同时提醒带电作业人员,作业时务必穿戴好个人防护装备,严防大量出汗导致人体阻抗下降引发触电事故。

▲ 2022 年 8 月 18 日,在成都地铁站内吹空调的市民。受访者供图

躲进商场吹空调是个好选择

雷鸣的女儿今年 4 岁,因为 7 月成都的疫情,幼儿园已经放假三周了。本来这周一该复课,因为高温,幼儿园继续放假。" 什么时候恢复不知道。等通知。" 家长群里,老师天天都在发短信,提醒家长不能贪凉带孩子去河里游泳,以及空调不能吹久了。

开展防溺水宣传教育,加大未成年人监护力度,是这一轮高温中,成都有关部门关注的重点之一。水库、河流、沟渠和池塘等重点水域的巡查检查比往日更多,安全警示标志和防护设施也被一轮轮检查、完善。

女儿现在已经基本不出家门,天天呆在家里玩。雷鸣觉得孩子看动画片太多,但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以前早上要出去耍小半天,晚上吃了饭再出去耍几个小时,现在最多就是晚上 9 点过后下楼在小区里和小朋友们玩一下。"

▲ 2022 年 8 月 18 日,成都某小区游泳池里玩耍的小孩明显增多。受访者供图

孩子自己也不想出门,觉得太热。偶尔想出门,也是去商场玩,除了可玩的东西多,主要还是商场里 " 不热 "。

唐文静的孩子则因为酷热,干脆待在北川奶奶家不回成都。

唐文静的公司在成都崇州工业园,这里集中了大量家具厂。她印象里,厂区 7 月 5 日开始陆续限电,8 月 14 日起,为了确保民生用电不出问题,四川省大部分工业电力用户生产全停。" 放高温假,让电于民 "。

工人宿舍带不动所有空调一起开,20 多个人常常挤在一两个房间里呆着,或者干脆白天出去蹲在商场里吹空调。躲进商场在许多人看来是个好选择。在四川内江,多个商场在这段时间延迟关门时间,原本 22 点关门,现在基本都延迟到 23 点。

据国家电网微信公众号,8 月 16 日,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辛保安表示,要发挥大电网资源配置作用,组织跨区跨省余缺互济,最大限度支援川渝地区电力供应。

" 这个天出去跑业务,客户都得是生死之交 "

身为贷款经纪人,重庆人梁伟和同事日常需要出去跑业务,所以都很关注天气情况。" 热到吓人。‘热’就是现在最热的话题。" 具体有多热?他声音提高好几度," 穿皮鞋走路都烫脚!"

他从小生长在这座以热著名的城市里,但和现在比,他觉得以前的热都稀松平常。现在,每天早上 9 点钟的太阳,如同以前的 11 点,白得发亮,让他晕眩。

" 这个天出去跑业务,那客户都得是生死之交。" 梁伟所在的公司,领导都开始让他们尽量不要出门,往年夏天公司会发放一些水果和饮料,今年,风油精等防暑药品成了必备。

太热了,他一刻都不想在室外呆。他发现跳广场舞的嬢嬢们都消失了,观音桥下空空荡荡,难得清静。

8 月 15 日上午,因为一单难以推脱的业务,梁伟从家里坐地铁去客户家。" 喔唷我的那个天!我身上的汗流下来,几步路又干了。我差点都要昏过去。" 吭哧吭哧走完一段路,他想打个车,手机掏出来," 设备过热 " 的提示让他抓狂。一步步拖着脚走到客户家,对方已经在楼下等候," 说怕我中暑。"

出租车司机们依然跑在路上。8 月 16 日下午 4 点,家住重庆九龙坡区的王师傅从搭档手里接了车,又开始 12 小时的工作。

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气温显示 43 至 44 摄氏度。他遇到的第一单客人是去附近的医院做核酸,客人一下车,他转头就接到一个去南坪万达广场动漫水世界的单。这单跑完后,王师傅也没离开,继续在门口排队等候。" 现在我们出租车都不去什么观音桥之类的商圈晃了,根本没有人。只有这些水上乐园、公园之类的地方才有客。" 他掐指算了一下最近跑车的等待时间," 在这些地方排队等上客,运气好 20 分钟,运气不好 40 分钟很正常。"

这一天,他在 40 多分钟的等待后,终于等到了玩耍完毕的一家三口。他们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古镇,靠近江边,相对凉爽。

生意在疫情和高温的叠加下很不理想。" 我最少的一天,一共挣了 37 块钱。" 他叹口气。

王师傅跑晚班,好的时候一个班还能挣个 100 来块,他的白班搭档已经连续几天没有收益,只能挣出 " 板板儿钱 "(出租车份子钱)。

▲ 2022 年 8 月 17 日,重庆解放碑步行街,市民冒高温出行。图 /IC photo

" 滚滚 " 一天放风 1 小时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简称基地)的 " 滚滚 "(人们对大熊猫的爱称)们,在这个夏天几乎不到室外嬉戏了。

" 只要温度超过 26 度,我们就要考虑高温风险。" 一位基地的工作人员解释,因为体型庞大,又对体温上升 " 没有太大概念 ",成年大熊猫在高温天气下不懂得去树下躲阴凉,或者自己跳水池降温," 蹲在太阳底下多晒一会儿,就开始张嘴哈气,这就是已经中暑了,我们就得赶紧去冲水然后收猫。"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天热后,基地只会在早晚清凉时候放猫,在特别炎热时,更会限制在早上极短的一段时间。" 这两天我们就只有上午 6 点半到 8 点这个时间段,让大猫出来耍一会儿。小猫直接都是室内待着。"

空调和冰块仍然是各家动物园防暑降温的主要手段。大约 8 升的冰块,成都动物园每天要消耗 100 多个,几乎是往年的两倍。

" 所有的动物都受到很大影响,当然高海拔和高寒冷地区的动物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些,除了大熊猫,还有金丝猴。" 据成都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介绍,金丝猴的室内区与室外区没有人为隔离,但大多数时候猴子们也不愿意出来活动。

长乐野生动物繁育场里,一共养了七八百只禽类,包括天鹅、斑头雁和红腹锦鸡。繁育场负责人周明说,已有 100 多只亚成体的小鸟在这个夏天因高温天气死亡。" 刚孵化出来不久,受不住。" 他粗略算了一下,占比大约 10%。

剩下的鸟儿们也不好过,成天张嘴哈气。周明心疼得紧,琢磨着怎么能让鸟儿们能过得好一点。他搞来一台 300 升的撒药机,装上水,每天两次对着树丛喷淋降温。小鸟们躲在树叶下,啄啄羽毛,歪着脑袋,这是它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

▲ 2022 年 7 月 6 日,四川成都动物园,一只大熊猫准备享用 " 果冰 "。当日,成都市高温天气持续高温。图 /IC photo

消防员入户送水

高温对成都的交通状况造成的影响,可以从三环路最近略微增多的追尾事故一窥。成都交警王猛说," 太阳直射,加上很多司机没有准备墨镜,阳光刺眼会导致判断时间延迟,所以追尾事故经常发生。"

作为街面执勤人员,王猛每天仍要穿着全套制服执勤。身上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已是常态。白天上班时,偶尔能回单位上个厕所、喝个水,或者在附近的商场里坐着休息一下。商场还比单位更凉快些——成都各事业单位最近要求节约用电,空调不得开到 27 度以下。

入夏以来,王猛已经用完了三瓶防晒霜。对他来说这玩意儿不可能达到防晒黑的作用,但是可以保证裸露出来的皮肤不被晒起水泡。今年他所在的单位对于防暑后勤保障空前重视,防晒霜不限制使用,单位里随时冻着冰水,每次回去的时候,王猛都整一瓶出来喝。

但所有的消暑办法里,他最喜欢骑摩托的时刻,有风微微吹起,带来些些凉意。

高温酷暑下,消防员也在随时待命。8 月 15 日 11 点 58 分,泸州市合江县白沙镇消防站接到出警任务:一辆面包车自燃。

消防员王小峰迅速把橘红色的作战服往身上套,腰带、鞋、头盔,行云流水,一一就位,按照规定,接警一分钟内,消防车必须全车驶出车库。

作战服有七八斤重,光是加了钢板的鞋子就有三斤左右。出警时必须全副武装,甚至连氧气罐都是必备。这一天,因为出警地是开阔地带,王小峰和战友们免去了氧气罐的负重,即使如此,汗还是在穿上装备后的第一秒钟就开始流,迅速打湿他穿在里面的体能背心。

到达现场后,王小峰第一判断是自燃。但是调出车辆监控后他发现,火苗是从面包车底部开始的," 蹲下去一看,底盘上有稻草燃烧后的痕迹。"

做消防员 15 年,王小峰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农村道路两旁常晾着稻谷草,也常常有车开过时将稻草卷入车底。但是因为稻草摩擦引起车辆燃烧确实罕见。主要还是太热、太干了。"

除了灭火还有其他的任务。7 月底,由于周边部分村镇缺水。白沙镇消防站给村民们送了几趟水。

到了 8 月 16 日,送水的压力突然大了起来。仅 16 日这一天,王小峰和同队的战友送水 4 趟,第二天,这个数字增加到了 6 趟。

同样的场景,在四川多个地区都在出现,消防员们开着消防车,把水拉到居民 " 家门口 ",解决缺水居民的燃眉之急。

▲ 2022 年 8 月 18 日,受高温影响,重庆市南岸区南山森林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工作人员坚守岗位,实时查看各个防火瞭望点情况。图 /IC photo

等雨来

四川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肖红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夏季四川盆地高温主要受两个系统影响:一个是青藏高压,另一个是副热带高压。"7 月的第一次高温就是因为青藏高压,而这一次,则是由于副热带高压加强西升控制四川盆地造成的。" 她说,在高压影响下,白天空气晴朗,太阳辐射增强,气温迅速升高," 从最新资料来看,四川盆地大部地方在 8 月 23 日以前都将持续高温。"

高温令许多红外线测温闸机失灵。徐塞宇已习惯在过地铁闸机时被拦下。被拦下后,先退出去,等几秒钟再走一次,顺利通过。

文燕所工作的医院,每天都有人不能通过医院闸机," 一般都喊他们去旁边对大风扇吹几分钟。"

这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因为室外温度过高,曾经用红外线判断发热人员的手段已经不太够用。" 很多人经过的时候,成像仪都是红通通的。" 一名医院工作人员说,现在,闸口处的工作人员只能人工询问,初步判断他们应该去其他病房,还是该转入发热门诊。

在前所未有的高温里,63 岁的郑纤在家里装了 4 个风扇。2 个风扇放在卧室,2 个放在花园。

虽然有风扇吹着,但吹出来的都是热风,半夜里,郑纤翻来覆去一身汗,好不容易干了,稍微动一下,又一身汗。

" 很煎熬很煎熬。" 她没有其他词语形容酷热带来的感觉," 成都从来没有这么热过。" 家里的空调在这个夏天突然出了问题,空有运转却不制冷。女儿在外地,心急火燎网上下单给她买新的,打开网页一看,至少要一周后才有货。

家里三只猫,小的那只每天晚上钻进卧室,蹭风扇、躺凉席,另外两只则干脆不回家,在后院的小桌上蹲着吹风扇。那两只风扇是冲着家里的花花草草吹的。郑纤每天浇水,但花像喝不饱,今天浇,明天再看,又干了。

酷暑让她放弃一切不必要的出门活动。一周一次和老友们的聚会放弃了,偶尔出门转转街的习惯也放弃了。8 月 17 日下午,她从小区北门出,给丈夫买了点下酒菜和第二天的早饭,转到南门回家,走了共计不到 400 米。

出门时她包里总会揣上一瓶果汁,戴上一顶硕大的遮阳帽。帽子是女儿旅游时买的,以前从来没有过出镜的机会,在这个夏天,它成了郑纤的出行必备品。

最近,开车走在江边时,王师傅余光瞄着河道,心里总觉得不得劲儿。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重庆,印象里,八月的嘉陵江应该江水暴涨。曾经他觉得下暴雨很烦人,现在他和整个重庆市的人一起,翘首以盼一场降雨。

▲ 2022 年 8 月 17 日,重庆市露出部分河滩的嘉陵江。受访者供图

据媒体报道,8 月 16 日下午,在 "2022 年重庆市高温抗旱新闻发布会 " 上,重庆市气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重庆已经做好人工增雨的准备工作,正在等待云层高度、水汽等指标都合适的气候条件。" 一旦符合条件,全市 266 个人工影响天气作业点、107 门高炮、96 台火箭和近 600 名作业人员将会及时开展作业。"

8 月 17 日,成都市政府发布消息称,未来 24 小时成都部分区县将迎大雨。18 日下午 4 点,闷热的成都依然多云,郑纤推开窗户往外望,那场雨还没到来。

(文中郑纤、王猛为化名)

来源 新京报

编辑 段筠 /编审 李枫 /签发 蒲谋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