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和讯网 08-17

云中马边补流边分红、存家族企业“后遗症”:关联供应商全靠“输血”续命?

革基布作为人造革合成革的骨架支撑材料,直接关系到人造革合成革使用性能的稳定性。而专注革基布研发、生产和销售的浙江云中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 云中马 ")上会在即。

前次报道中,和讯财经曾就云中马招股书信披问题、未来员工可能的老龄化现象、拖欠供应商货款等方面予以关注。再次翻阅后,公司在关联交易、供应商准入标准、募投项目必要性等仍存不解之处。

存家族企业 " 后遗症 "

云中马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反映到股权结构上,发行前,叶福忠以及两个妹夫叶程洁、叶永周分别持股 58.58%、19%、4.75%,而持股平台云中马合伙的合伙人名单也出现了表姐、堂弟等各路亲友身影。

图源:招股书

也因此,家族企业 " 后遗症 " 如影随形。在过去,云中马不仅存在大量频繁的经常性关联交易,关联担保、由关联方代付社保公积金、为关联方代收代付股权转让款等偶发性关联交易亦不断。

2018 年至 2020 年,云中马与海宁达升经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 海宁达升 ",成立于 2011 年)、宁波美隆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 宁波美隆 ",成立于 2018 年)、宁波成功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 宁波成功 ",成立于 2012 年)、丽水九彦助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 丽水九彦 ",成立于 2016 年)这 4 家关联方的采购交易总额占营业成本比重分别达到 10.56%、8.36%、9%。其中,海宁达升还是公司 2018 年第四大供应商。

图源:招股书

这 4 家关联供应商分别由叶程洁表哥、外甥、外甥女,叶福忠堂弟曾经或正控制。除丽水九彦以外的 3 家,均通过亲戚朋友介绍与云中马合作;除宁波成功以外的 3 家,均是成立当年或次年便合作。

2021 年以后,云中马逐渐停止与关联供应商的合作。目前,宁波美隆、宁波成功、丽水九彦已停止生产经营。唯一还在开展业务的海宁达升经编,也于 2021 年 5 月因经营不善,关联持股股东不看好其发展前景而决定退出。

图源:招股书

多种迹象表明,这几家关联供应商的业务开展可能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向云中马提供原材料,甚至存在只为公司一家服务的可能性。随着云中马为了上市合规逐步消除关联交易,这些关联供应商的经营也随之恶化。

需要投资者警惕的是:云中马在过去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上市后,又将如何保证公司及投资者的利益不受损害?

多家核心供应商屡收罚单

从供应商这一重要角色由多家关联方扮演可以看出,云中马或许仍未建立严格的供应商准入标准。不仅于此,公司多家核心供应商还屡屡受到行政处罚。数年前,公司的供应商甚至卷钱 " 跑路 "。

比如 2021 年上半年第四大供应商海盐荣华经编有限公司,其在近三年累计收到 3 次罚单:因出售下脚料、废料收入,货款已收,未开具发票,未申报纳税等行为构成偷税,被罚款 2.91 万元;因 2016 年至 2020 年网站未建立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制度,被警告;因未按照职业健康检查机构要求的时间安排劳动者复查,被罚款 6000 元。

图源:天眼查

另一大供应商海宁市亨利达经编股份有限公司,则因未将事故隐患排查治理情况向从业人员通报,2021 年被罚款 1 万元。

图源:天眼查

与劣迹斑斑的供应商合作可谓充满风险,这一点云中马早已有体会,公司早年订单不仅打水漂,甚至差点 " 货、款两空 "。

从松阳县公安局获知,2016 年其接到云中马负责人报警称,公司因购买无光绒布被海宁某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某某骗取货款 320 万余元,后张某某一直联系不上。该供应商为海宁富士制衣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为张建平,如今已沦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关于供应商的筛选,云中马仅披露为 " 公司优先选择品质稳定且具开发能力的供应商 "" 综合比较各家供应商的产品品质、产品价格、交货时间等因素后确定 "。

员工本科率不足 2%

可持续发展可以说是每个家公司的追求目标。

而云中马所处的革基布行业已经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公司在招股书指出,革基布行业对技术人才的专业知识覆盖广度以及综合运用能力提出较高要求。董事长也叶福忠也在受访时表示," 创新是巩固壮大实体经济的根基,也是促进产业优化、提升企业发展质量和生产力高质量转化的催化剂 "。

与频繁强调科技创新的重要性相比,云中马研发实力却不算突出。研发费用方面,公司研发费用率高于凤竹纺织 ( 600493 ) ,低于宏达高科 ( 002144 ) 。公司就此解释为,宏达高科同时从事医疗器械业务,故研发投入相对较高。

图源:招股书

虽不能 " 唯学历论 ",但学历一定程度也与个人能力挂钩。而云中马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员工仅有一人,本科学历员工 16 人,本科率不足 2%。5 名核心技术人员也全部为大专及以下学历。

图源:招股书

研发投入不够充沛、专业技术人才仍待进一步储备,这无疑对云中马的可持续发展提出挑战。

一边募资补流一边大额分红

本次 IPO,云中马拟将募集资金 4.9 亿元用于投资年产 50000 吨高性能革基布坯布织造生产线建设项目,拟将募集资金 2750 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募资补流的必要性有待商榷。

首先是 2018 年至 2021 上半年,云中马累计共计 4 次派发现金股利累计 8545 万元。考虑到公司的家族企业色彩,大额分红绝大部分流入了实控人及其亲友的口袋中。

图源:招股书

而云中马流动资产中,接近 30% 为货币资金,3.19 亿元的货币资金又有 99.99% 为银行存款,似乎也并不缺乏流动性。那么,既然公司账上躺着大笔存款,为何还要募集资金?假若公司的确有补充流动性的需求,那为什么又要在 IPO 前大额分红?这自相矛盾的行为着实令人不解。

对于以上,和讯财经曾以邮件形式请求云中马释疑。截至发稿,仅收到自动回复 " 感谢您的关注,您的邮件已收到!"

(责任编辑:张星钰 )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