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财联社 08-14

欧盟天然气短缺将威胁疫苗瓶供应 玻璃行业正在发出哀鸣

欧盟正在 " 断气 " 钢丝上走得艰难,谁也不知道最后一只涡轮机会不会出现意外,让俄罗斯天然气与欧洲说拜拜。

欧盟各国虽然目前还没有进入配给制,但持续保持低流量的北溪 1 号管道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能源危机近在眼前。

很多工业已经开始亮起 " 停产 " 黄灯,比如玻璃制造业。

玻璃的痛苦

据德国玻璃协会表示,如果俄罗斯停止天然气供应,玻璃行业每家工厂将面临 5000 万欧元的损失。

玻璃产业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熔化玻璃的熔炉需得 24 小时不间断的工作,一旦冷却,就会导致生产设施损坏。这也意味着,一旦作为能源的天然气停止供应,整个工厂必须停止运营并承担损失。

该协会补充道,为确保生产设施不会受到不可逆转的损害,工厂必须拥有天然气最大流量的 70%。一旦停产,将导致生产系统的毁坏,工厂甚至有爆炸的风险。而厂重建可能需要最短几个月,最长两年的时间,这对整个欧洲市场来说绝对是沉重打击。

玻璃材料主要应用在容器上,过去几年,玻璃容器的销售份额占到玻璃制品的 50%。但玻璃又不仅仅止于容器,它现在还在风力涡轮机、半导体、食品等等产业上应用。

玻璃的停产意味着将同时中断欧洲食品、制药、医疗、汽车、太阳能和建筑行业的供应链。而在某些特殊品类上,欧洲的停产甚至意味着下游产品在全球的短缺。

奢侈品先被放弃

全球最古老的玻璃制造商 Riedel 成立于 1756 年,主营豪华玻璃酒杯和醒酒器。其在德国南部城市 Amberg 和 Weiden 有两家工厂,有能力生产 6000 万个单位的玻璃,而其在奥地利的 Kufstein 另一座工厂能生产 25 万个单位的手工玻璃。

据 Riedel 表示,目前其能源账单已经上涨了 30%,2022 年至少需投资 2000 万欧元维持生产,是此前预算的两倍。更焦虑的是,没有一家天然气供应商现在愿意和它签订长期合同,它只能每天购买能源。

作为欧洲葡萄酒的酒瓶供应商,Riedel 之类的玻璃制造商一旦 " 冬眠 ",欧洲的葡萄酒就很难顺利上市。欧洲人说不定可以拿木头杯子舀着喝,但其它国家的人大概就只能与美酒无缘了。

而根据德国联邦网络机构 BNetzA 副总裁哈勒(Barbie Kornelia Haller)称,如果天然气实行配给,家庭和医院等社会性服务机构将被放在首位,其次是供暖、食品和医疗用品。

像 Riedel 这样的玻璃制造商不会是未来政府天然气配给的优先对象,只有制造必需品——比如用作疫苗药瓶的玻璃——这种玻璃制造商才有可能被保障供应。

必需品的危险

按市值看,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是法国的圣戈班公司。其核心业务包括设计、制造和分销用于汽车、家庭和办公等领域的玻璃产品。它如果被中断天然气供应,对欧洲来说,多个产业将出现上游材料的空白。

另一些玻璃生产公司则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比如德国肖特。

肖特公司是中硼硅玻璃的寡头制造商,而中硼玻璃和高硼玻璃被广泛用于制药业,作为药品、疫苗的容器。在我国多使用低硼硅玻璃,但其化学稳定性和韧性不佳,极易与药品产生化学反应从而污染药品。但近几年来,我国在中硼硅玻璃上始终没有实现技术突破,这也让疫苗药瓶市场被几家大公司垄断。

肖特在全球疫苗玻璃瓶的市占率可达到 50%,其与日本 NEG 公司和美国康宁公司则共占到全球疫苗药瓶 90% 左右的市场份额。

而肖特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就在德国美因茨,这也意味着一旦欧洲的天然气断供,全球疫苗瓶很可能再次报告短缺。

这对急需猴痘疫苗的欧美等国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这对需要疫苗继续抗击新冠病毒的全球来说,也将会是巨大的打击。

点个「在看股票大赚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