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7-01

“网红奶”麦趣尔深陷泥潭:奶源不自给,大股东曝资金困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编辑丨苏启桃

网红新疆奶麦趣尔(002719.SZ)翻车了。

6 月 29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网报道称,浙江省庆元县市场监管局在 2022 年第 4 期食品抽检中,麦趣尔 ( 002719.SZ ) 生产的两批次纯牛奶抽检不合格,检出国标要求不得使用的 " 丙二醇 "。

点赞关注钛媒体视频号,观看更多精彩视频

食品安全无小事。次日," 新疆麦趣尔纯牛奶不合格 "" 麦趣尔曾多次中标学生奶采购项目 "" 麦趣尔 " 等词条迅速登上热搜,引发热议。受此影响,当日麦趣尔股票 " 一字板 " 跌停,报收 7.98 元 / 股。且在盘后,麦趣尔遭深交所闪电问询,要求公司对该次抽检给出更多说明并阐释是否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针对上述产品抽检不合格及后续处理问题,麦趣尔 30 日晚间发公告称,已对该两批次产品进行下架、封存,并积极受理消费者诉求;当地监管部门已进驻公司,检测机构对相关产品开展全面的抽样检测工作,本公司全力配合抽检工作。

(麦趣尔声明,来源:公司公告)

钛媒体 APP 注意到,实际上麦趣尔牛奶抽检不合格并非第一次出现,早在 2009 年就曾被曝出产品抽检不合格。且上市多年,麦趣尔已经从励志传奇变成了重点监管对象,不仅常年增收不增利,募投项目迟迟未建成,公司实控人家族还深陷资金困境,自身难保。

麦趣尔牛奶

常年增收不增利

麦趣尔作为新疆牛奶,近年来颇受消费者亲睐,作为网红牛奶单品,素有 " 新疆牛奶天花板 "" 国产牛奶之光 " 等美誉。但就麦趣尔的发展历程来看,高光时刻并不长久。

根据公开报道,上世纪 60 年代,李玉瑚从山东离家逃难,一路乞讨,到达新疆。1989 年,李玉瑚筹措 5000 元开办一家小型食品工厂,此为麦趣尔前身。彼时注重品控、颇有经商头脑的李玉瑚很快将小工厂的蛋糕、饼干做到新疆地区家喻户晓。

到 2002 年,完成原始积累的李玉瑚决定投身乳制品行业,以 6000 万元成立了新疆麦趣尔乳业有限公司。凭借乳制品和烘焙两手抓,李玉瑚的事业再攀高峰。2002 年,麦趣尔实现收入 2.8 亿元,利润 6139 万元;2003 年,收入 3.8 亿元;2005 年," 麦趣尔 " 创出新疆乳业第一个中国名牌;2007 年,实现收入 5 亿元。

2014 年,李玉瑚将麦趣尔成功推向 A 股市场,完成其从逃难者到亿万富翁的励志传奇,发展接力棒也陆续交到其大儿子李勇、三儿子李刚手中。

但遗憾的是,上市后麦趣尔的高光只维持了 1 年。2015 年,麦趣尔实现营业收入 5.18 亿元,同比增长 61.23%;归母净利润 7124.98 万元,同比增长 71.96%。此后,公司营业收入连年增加,但盈利能力却每况愈下。2016 年、2017 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降至 2811.24 万元、1883.55 万元;到 2018 年、2019 年更甚,连续亏损 2 年,净利润分别为 -1.54 亿元、-6946.49 万元。

2020 年,为了扭亏保壳,麦趣尔使尽浑身解数,施展财技还被广泛质疑,但总算使得当年净利润录得 5275.08 万元。但这样的扭亏并不能持续,2021 年业绩再度大幅下滑,在营收高达 11.46 亿元的背景下仅盈利 1845.75 万元,同比骤降 65.01%;甚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仅 385.37 万元,同比再降 27.62%。

(麦趣尔历年业绩情况,来源:wind)

屋漏偏逢连夜雨,经此抽检不合格陷入信任危机,麦趣尔今年业绩不会乐观。

同行抢奶源时麦趣尔忙着买 " 雷 "

追问增收不增利的原因,麦趣尔每年都能找到 " 托辞 ",但其实追溯来看,无论公司盈利能力不济还是此番深陷丙二醇风波,都与公司经营决策脱不了干系,尤其是自建牧场迟迟未能建成、奶源自给率低,以及不够理智的并购发展路径。

早在 2002 年就开始进军乳制品行业的麦趣尔,一直以来奶源自给率极低。到公司 IPO 时,终于准备自建牧场,提高自给率。

根据彼时的招股书,公司拟使用募资 6205 万元用于 "2000 头奶牛生态养殖基地建设项目 ",且该项目自 2012 年开始建设,截至 2014 年底已完成 27.96%,预计 2016 年 7 月 31 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然而,到 2016 年底,该项目完成进度仅 30.94%,预计达产时间延长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然三年之后又两年,直到 2021 年 12 月,该项目进度才达到 100%。

原本 4 年建成的自有牧场,麦趣尔拖了 9 年,可谓 " 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

2013 年麦趣尔谋求 IPO 时,其自建牧场的想法曾遭到过质疑,当时的分析认为,在新疆这样地理条件的天然大牧场,自建牧场这种产出滞后的投资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并且彼时国内各家乳企并没有对乳制品源头的牧场给予过多重视,众多品牌主要聚焦在抢占市场份额。但随着行业变化,在国家标准提升、市场对乳制品高端需求增加、原奶涨价等因素驱动下,乳企掀起奶源争夺战。各乳企或收购或圈地自建牧场,纷纷布局上游奶源。典型的如伊利、蒙牛、光明、新乳业、天润等,在得奶源者得天下 " 的信条下,不断构筑自己的原材料壁垒。

以同在新疆的乳企天润乳业(600419.SH)为例,其近年来持续扩大标准化奶牛养殖基地规模,通过现代化的养殖保障奶源供应。截至 2021 年末,天润乳业共拥有 18 个规模化养殖牧场,牛只存栏 3.54 万头,全年生产优质鲜奶 16.44 万吨,奶源自给率约 67%。

对比而言,2015 年时,天润乳业与麦趣尔几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彼时两家乳企营收规模不相上下,刚过 5 亿元关口;盈利水平则麦趣尔更胜一筹,净利润在 7000 万元水平,天润乳业则刚过 5000 万元。但稳扎稳打并不断提升奶源自给率的天润乳业实现了弯道超车。2015 年以来,天润乳业营收规模也一直保持两位数的赠长,到 2021 年,实现 21.09 亿元,将同期 11.46 亿元的麦趣尔远远甩在后面;归母净利润 1.50 亿元,更是达到麦趣尔的 8 倍余。

(天润乳业业绩变动情况,来源:wind)

一朝落后,步步挨打,尽管麦趣尔最终还是将牧场项目建成了,但已然错过国内乳业发展的黄金十年。此前在业绩说明会上公司高管坦言," 公司目前奶牛存栏 5200 头,青年牛较多,约 15% 泌乳牛,现每天产奶 30 余吨。而如果达到日产鲜奶 400 吨的目标,需要全群 25000 头左右。公司奶牛养殖尚处于初级阶段,牛群结构也在逐步调整过程中,因此奶源自给率还比较低。"

换句话说,消费者买到的麦趣尔纯牛奶鲜少是公司自己的奶牛产的,外购鲜奶再加工对于品控要求更高。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此番公司鲜牛奶检出丙二醇,不排除在采购环节已经出现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IPO 的扩产项目 " 日处理 300 吨生鲜乳生产线建设项目 " 也跟自建牧场一样一拖再拖,从原本预计的 4 年建成拖至 2021 年末才完工。此前的业绩说明会上公司还表示," 日产 300 吨鲜奶项目正在进行验收。"

另外,就在同行跑马圈地布局奶源的同时,麦趣尔也没闲着,却是迷上一条买买买的扩张之路,只不过买到手的浙江新美心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新美心)没有锦上添花,反而成为业绩 " 地雷 "。

2015 年,麦趣尔斥资 3 亿元收购浙江新美心,以图在烘焙主业上走出新疆,原本无可厚非。但并表后的新美心,只增收不增利,净利润转瞬从收购前的年盈利千万变成亏损,2017 年 -2019 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 2.50 亿元、2.59 亿元、2.65 亿元,净利润为 68.28 万元、-2144.68 万元、-2977.22 万元。麦趣尔不得不在此三年各计提商誉减值 201.10 万元、1.16 亿元、1360.49 万元,这也直接导致了麦趣尔连续两年的亏损和披星戴帽。

到最近两年,新美心终于开始盈利,实现收入 3.17 亿元、3.52 亿元,净利润 3497.73 万元、1214.04 万元。但这样的利润水平相较于当初的大手笔的收购和商誉减值,杯水车薪。

此外,麦趣尔还曾谋划收购青岛丹香、手乐电商,但因为市场的质疑而告吹;甚至,麦趣尔还一度传出进军泰国航空业的传闻,实控人家族卷入前湖北首富兰世立的泰国东方航空(下称 " 泰东航 ")收购一案,至今仍扑朔迷离。

实控人家族自身难保

事实上,不仅麦趣尔经营不善,其实控人家族早已深陷资金困境。

麦趣尔的控股股东为新疆麦趣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 " 麦趣尔集团 "),麦趣尔集团的股东包括王翠先、李玉瑚夫妇及二人的儿子李勇、李刚,四人分别持股 35%、30%、20% 和 15%。同时,李勇、王翠先直接持有麦趣尔 6.45%、0.55% 的股权。

企查查显示,麦趣尔集团是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涉及司法案件 25 宗。作为 " 老赖 ",麦趣尔集团今年 5 次被限制高消费,其法定代表人李玉瑚也被限制高消费。甚至,麦趣尔集团还欠着国家税务总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局 143.74 万元税款。

与此同时,李勇旗下多家公司经营异常、陷诉讼纠纷、被限制高消费。比如其控制 70% 股权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四川省德悦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才 5 年,现在已经涉及 55 个司法案件,该公司及李勇也多次被限制高消费。

(来源:企查查)

" 缺钱 " 的麦趣尔集团和李刚早早将持有的麦趣尔股权高比例质押。最新的公告显示,麦趣尔集团持有公司 5926.20 万元,所持股份已悉数被冻结,其中 92.54% 股权被质押;李勇持股的 1120 万股也被质押,质押比例高达 99.79%。

而麦趣尔集团的持股曾两次被拍卖。第一次在 2021 年初,第二次是今年初,两次拍卖的买受人均为昌吉州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截至目前,昌吉州国投持有公司 10.11% 的股权,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麦趣尔的业绩下滑、亏损、扭亏摘帽、并购等一系列事项,麦趣尔已然从昔日励志典型变为交易所重点关注对象,每每有动作就会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件。

(麦趣尔 2018 年以来被问询的情况,来源:深交所官网)

此前每一次的难关,麦趣尔都惊现度过,这一次面对消费者、交易所等多方质疑,还能平安度过否?

(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作者|苏启桃,编辑|崔文官)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