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傲慢,就请傲慢到宇宙的尽头

文 | Karakush

最近大家又在扎堆指摘豪华汽车品牌—— " 傲慢 "。

减配傲慢,抄袭傲慢,道歉傲慢。

仿佛我们一开始喜欢乃至推崇这些品牌,是因为它们诚恳、谦逊、态度好。

车和人是差不多的。诚恳、谦逊、态度好的人,最终只能得到好人卡。渣男渣女才无往不利。

越傲慢,越高贵,越是带刺的玫瑰。

反观眼前这些所谓的 " 傲慢 ",都还没摸着高贵的门槛,简直是对 " 傲慢 " 泼脏水。

什么是顶级的豪车傲慢?

全球领悟最痛、伤到最深的男人,莫过于贾斯汀 · 比伯。

5 月以来,坊间传言,比老师被法拉利列上黑名单。这其实是一桩旧闻,不知道为什么被意大利媒体重新扒坟出来,让广大比伯黑们狂欢大半个月,纷纷口嗨想买一台。

上周法拉利突然站出来 承认 澄清,一派胡言!比老师可以买法拉利,不过仅限于普通的、量产的、几百万的那种法拉利;那些限量的、特别的、齁贵的法拉利,就阿西吧。

" 法拉利不禁止任何个人购买,但是保留对限量版的权利。"

被禁购的理由是,比老师不讲江湖规矩,不守车主男德。

2015 年比老师曾经买过一台白色的法拉利 458 Italia。买车不改,不如推下海,本着鬼火少年的通识,他把车送进改装厂,不仅把车身魔改成骚蓝色,还加了宽体套件。

离谱的是,在出街蹦迪的时候,他嗨得把车丢了,并且完全不记得丢在哪里,他的助理用整整三个星期腿遍比弗利才给找吧回来。不等亵玩多久,2017 年初他便以 43.45 万美元将其慈善拍卖掉了。

法拉利大感冒犯。他们有一系列神奇的售后道德准则,其中就包括禁止车主擅自进行改装改色,以及禁止不打招呼就卖车。

贫穷一定会限制我们的理解。如果这都算不道德,陈田莫不是全员恶人。在法拉利看来,或许正是如此。

这个 " 对别人家的私有财产依然坚持指手画脚 " 的傲慢家法,还有很多条款,包括而不限于:

新车购买第一年内不许出售;

两年内如果要出售、租赁或转让,经销商有优先回购权;

不许盖住或者乱改跃马徽标;

不许以任何形式改动发动机;

不许乱改色,尤其不许粉红色;

不许私自拿去做跑圈测试;

不许羞辱法拉利;

维保必须使用官方零件,并由官方完成。

大部分都没有铭文依据,但是通过社会各界才俊以身试法,试探出了敏感的样子。

比如在 2019 年,美国说唱大佬 50Cent 有一辆法拉利 488,因为电池没电无法启动,他在 Ins 上分享生活时直呼其为 " 菜鸡 "。(原文:fXXXking lemon wouldn ’ t start 488)。然后他就丝滑地上了黑名单,失格来得太突然。

羞辱不在于语言是否很黄很暴力。英国著名汽车媒体老师克里斯 · 哈里斯在 2011 年用文明的英语写过一篇大负面,痛批法拉利在媒体评测里头搞猫腻。后者一边直呼污蔑,一边把他从媒体试驾车大 V 的名单上划走,并划进购车黑名单里。

法拉利拉起黑来,是既不管社会声誉,也不讲昔日情分的。

拍片机器尼古拉斯 · 凯奇据报道也在黑名单上,他曾是法拉利拥趸。

扯开一说,这位老叔冲动消费起来实在是买过许多神奇宝贝,有恐龙头骨化石,罹患白化病的眼镜蛇,1938 年超人第一次出现的原版漫画,自己的表情包,火星陨石,用作灵骨塔的私人金字塔,湾流飞机,以及若干朴实无华且枯燥的岛、豪宅、和游艇。

豪华汽车在其中简直平庸得不值一提。然而我们还是要提一提一台 2002 年限量版 Enzo,法拉利创始人同名款,全球 400 台,起售价 67 万美元。2007 年,因为买买买爆发第一轮财务危机,老叔不得不拍卖过盛的汽车藏品,其中也包括这台 Enzo。坊间推测乱卖筹资就是拉黑主因。

法拉利从未对外确认过黑名单或者上单理由,但是对自己的这些小规小矩绝对上头,在一些情况下,甚至会刚烈地诉诸法律重拳出击。他们拥有一个战斗力不亚于迪士尼、任天堂和特斯拉的法务部。

比如 2017 年时尚大佬菲利浦 · 普莱因(奢牌 Philipp Plein 的创始人)曾用自己的法拉利 812 Superfast 作为背景板,发布自己设计的新品球鞋——被法拉利无情起诉。

法拉利认为,车是你的,logo 还是我的,你白嫖背书,软饭硬吃,并且 " 以令人反感的方式 " 把我当成工具人," 所呈现的生活方式与法拉利的品牌观念毫不一致 ",如下图:

一种不大健康的颜色

经过三年扯皮,竟然还是法拉利胜诉,车主普莱因被判需要支付 30 万欧元的赔偿金以及 2.5 万欧元的诉讼费。

逆向维权的操作,闻所未闻。那些年自称走上人生巅峰的微商们,应该庆幸门面里摆的都是玛莎拉蒂,摆一台法拉利可能到今天还在水滴筹赔偿金。

对于没有商量的商业行为,法拉利绝不姑息;至于有商有量的商业行为,结果并不会好到哪里。因为他们对品牌形象爱得深沉。

在以前的文章里我们曾经提过,1990 年好莱坞爱情名片《风月俏佳人》剧组要找汽车道具,第一志愿其实是找的法拉利。结果法拉利一看剧本,发现女主的初始设定是失足妇女,就花容失色地丑拒,并且顺手把剧组祭上黑名单,不准私自买车拍摄。结果让路特斯捡了漏。

你永远可以相信法拉利,傲慢的底色里是对伟光正的憧憬。

尽管在一些车主看来,它只是傲慢,谢谢。

比如 2014 年著名 DJ 老师 Deadmau5 把自己的法拉利 458 魔改成 " 彩虹猫 " 主题,不仅改了车身大色,还改了跃马标志,命名为 Purrari(喵拉利),挂到美国闲鱼 Craigslist 上出售。旋即收到法拉利的律师函,说他侵权,并要求下架整改。

Deadmau5 小意抵抗之后屈服了,但是并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又买了一台兰博基尼,如法改装成 Nyanborghini(虹博基尼),并在 2017 年售出,标价 23.5 万美元——没有收到来自公牛的任何阻力。

你看,豪华汽车的悲喜毫不相通。法拉利介意的很多事,只有法拉利在介意。

再比如粉红色。你可以轻易看到各种粉红色的保时捷、玛莎拉蒂、兰博基尼甚至劳斯莱斯,但是粉红色的法拉利比较稀有。法拉利官方不出粉红色,也并不鼓励野生改色,尤其是粉红色,因为 " 粉红色融不进法拉利的精神里。"

最法拉利的精神是红色,占到全球销售的三分之一,其次是银色、黑色、和白色。

emmmmmmm

粉红色怎么就融不进呢,或许更多是一种精神洁癖。

法拉利对于自我审美的执念,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根据 La Repubblica 的报道,恩佐 · 法拉利就曾经联系过名声大噪的德国改装大佬 Willy Koenig,让后者把跃马从 " 已经不能被认为是真正的法拉利 " 上扒下来。

Koenig Specials,史上最经典的法拉利改装

何止是傲慢,简直是傲天下之大慢。

这无关水平好坏。只是因为法拉利认为自己交付出去的每一辆车都是完美的,任何对完美的干预都不能忍——即便是到交付之后。

你付了钱,你以为车就是你的,天了个真。在法拉利的世界,付费不是完成一次交易,而更像供奉一笔彩礼,你还是倒插门的。

任何还想抗辩 " 消费者权益 " 的朋友,大可以随心所欲,毕竟法拉利能拿出的最大威慑不过就是,不让你买限量版。丑直男也可以大声碰瓷,在座的女人都不能得到我。

但是就是有那么多有钱佬,还是选择原谅他,并且趋之若鹜。

限量版,是站在鄙视链顶端的终极傲慢。人不挑法拉利,法拉利挑人。

被选中的人,要经过充足的背调,有钱只是第一步,要拥有至少四辆法拉利,同时不能拥有兰博基尼,此外还有一系列黑箱条件,坊间传言法拉利偏爱的 VIP,通常在 40 岁以上,男性,无事故史,并且有良好的社会口碑。

即便满足以上的一切,仍旧有可能落选,并且落得一脸懵逼。比如 2016 年法拉利推出 LaFerrari Aperta,全球限量 200 台,有钱佬们抢疯了。

美国跳蚤市场大王 Preston Henn 觉得自己肯定有戏。老头是圈内著名藏家,拥有法拉利 275 GTB/C(底盘编号 6885),价格超过 8000 万美元。当时他直接给 FCA 前老板马尔乔内寄了一张 100 万美元的支票当首付,没成想竟然没给安排上。

老头气得直接起诉法拉利诽谤,认为这是对自己大藏家身份的奇耻大辱,要讨个说法。直到律师跟他说,哥们儿你赢的机会大概是零,老头才撤诉。然后买了一台讴歌 NSX,说比 LaFerrari 棒多啦。次年老头不幸离世,也没能等到反转。

另一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有钱佬,美国华裔珠宝大王李兆佳,有二十台法拉利,对 Aperta 也是势在必得。当年博弈半程,有媒体老师采访完李大王写了一个不大准确的报道,刺激到法拉利,后者认为是李试图通过传媒施压获得资格,于是刚烈拉黑。经过五年双方才修复关系。

到今年,李大王终于等到他的 Aperta。

" 人们以为这(买车)是一个财务决定,谁有更多的钱谁就能买。现实是他们用它作为对忠诚于品牌的人的奖励。"

2014 年有钱佬 Robert Herjavec 在《连线》的采访中解释。他成功买到了全球限量 499 台的 LaFerrari,其在 2013 年日内瓦车展初亮相三天,求购者已经超过 1000 人。

规则、控制、黑名单和全程毫无透明,共同构筑了法拉利的致命引力。它用至高无上的傲慢,把习惯特权的有钱佬们再次踏平到同一个起跑线。

这种傲慢根植于基因。从创始人恩佐 · 法拉利本人开始,傲慢不是副产品,而是灵魂本体,乃至是汽车产业的第一生产力。

我们都熟悉这个故事。

在老恩佐 60 多岁的时候,他碰到过一个中年农民。农民是他忠实的车主粉丝,找来说车上的离合器不行。老恩佐说,你呀," 一个造拖拉机的,对超跑能了解多少?回去你的农场,把造超跑的事情留给我。" 农民回去以后越想越气,扭头开始制造自己的汽车,兰博基尼。

现在想来,老恩佐用一己之傲慢,还滋养了很多伟大的企业和车型。

再比如 1963 年福特经过几个月的谈判,正要向老恩佐打款收购法拉利。后者突然纠结,然后表示他不会把法拉利卖给一家在丑厂造丑车的丑公司,转身将法拉利卖给菲亚特。福特才意识到,老恩佐只是借机谈判抬在高菲亚特的价格。气的福特醉心技术和赛事,然后有了伟大的 GT40。

" 法拉利有点像梵蒂冈,它非常神秘。你必须戴很多小饰品,然后亲吻很多戒指。"

走完这个流程,你会不禁感叹,这就是人类创造的最美丽的东西。没有之一。

傲慢到这个份上,才配傲慢。

以上内容由"autocarweekly"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