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IPO日报 05-21

三联锻造 IPO 之路“事故”多

星标★ IPO 日报 精彩文章第一时间推送

深市主板 IPO 企业芜湖三联锻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三联锻造 ")身上有颇多看点。

三联锻造计算股份支付费时,采用截至 2019 年年末 5.83 亿元的公允价值;而在 2022 年 5 月公布的申报稿中,三联锻造 " 目标 " 估值便达 16.59 亿元,增速可谓迅猛。另外,三联锻造部分外协前五名供应商还有 " 故事 "。

1

估值欲猛增

三联锻造主要从事汽车锻造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包括高压共轨、曲轴、轴套、轴轮、外轮、球头、控制臂、门铰链等。

产品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从股权结构来看,三联锻造实控人为孙国奉、张一衡、孙国敏和孙仁豪。其中,孙国奉与孙仁豪系父子关系,孙国奉与孙国敏系兄弟关系,孙国奉、孙国敏与张一衡系舅甥关系。四人合计控制公司 86.47% 股份的表决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4 年初,三联锻造的关联企业温州三联及其法定代表人孙国敏因对外担保出现债务危机,为避免影响三联锻造正常经营,孙国敏将其持有三联锻造 33% 的股权转让予其兄孙国奉,由孙国奉代其持有。直到 2018 年 7 月,相关代持才解除。

业绩方面,三联锻造 2019 年至 2021 年营业收入分别为 5.3 亿元、6.18 亿元、9.29 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5310.82 万元、7266.05 万元、7663.78 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4773.07 万元、6481.55 万元、6676.15 万元。

虽然三联锻造 2021 年营业收入相较 2019 年增长了 75.18%,但其归母净利润只增长了 44.3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只增长了 39.87%。

相较业绩变化,三联锻造计划估值剧烈增长。三联锻造此次 IPO 的募投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 4.15 亿元,发行不超过 2838 万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 25.04%。以此计算公司达到目标的估值为 16.59 亿元。

而三联锻造在计算 2019 年 12 月的股份支付费时,采用的公允价值为 5.83 亿元。考虑稀释作用后,相关增值率为 113.29%。

2

供应商或有 " 故事 "

申报稿显示,温州三连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下称 " 三连零部件 ")为三联锻造的全资子公司。

这家子公司曾涉入一起有意思的案件。

2022 年 3 月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异议人湘潭市鑫汇达电镀有限公司(下称 " 鑫汇达 ")认为,三连零部件一直以来是鑫汇达的客户,后来因为三连零部件准备上市必须要有完备的环评手续,而鑫汇达是租用湖南省兆亮电镀有限公司(下称 " 湖南兆亮 ")厂房,园区所有企业全是利用湖南兆亮的电镀环评相关资质,故三连零部件的业务,鑫汇达只能由湖南兆亮代签合同和代收代转货款。现湖南兆亮 2021 年 12 月已代收鑫汇达货款金额 34.92 万元。

关于鑫汇达是否利用湖南兆亮资质代签合同和代收代转货款,该执行裁定书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另外,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对案外人异议,银行存款按照金融机构账户名称判断权利人。在本案中,涉案款项存入湖南兆亮在长沙银行湘乡支行开设的账号内。依据上述法律规定,该款项的权利人是湖南兆亮,不是鑫汇达。对于湖南兆亮的财产,本院可以执行。故异议人认为涉案款项系其所有,应当解封的观点,与上述法律规定不符。

执行裁定书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需要指出的是,三联锻造申报稿显示,鑫汇达为三联锻造 2020 年第 4 大外协供应商,相关采购金额为 49.71 万元,而 2021 年鑫汇达并没有成为三联锻造前五大外协供应商。湖南兆亮在 2019 年和 2020 年均非三联锻造前五大外协供应商,在 2021 年却成为三联锻造第五大外协供应商,相关采购金额为 56.73 万元。

那么,鑫汇达是否利用湖南兆亮的资质签订三连零部件的合作合同?如果是的话,三联锻造的供应商是否还有类似情况?

外协前五名供应商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另外,三联锻造全资子公司鑫联精工存在一项工程项目的未决诉讼。

具体来看,鑫联精工因进行新厂区建设,将相关工程发包给黄山城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 " 城泰公司 "),双方 2018 年签署的《建设工程合同》,约定总价款 1870.8 万元(以实际结算工程量为准)。城泰公司以内部承包形式将上述工程转包给张海雷负责实施并签订协议,上述厂区建设工程于 2019 年 7 月 3 日完成竣工验收。

在上述工程完工后,张海雷就实际施工中变更和增加的工程量存在争议,于 2020 年 9 月 25 日向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城泰公司支付尚未支付的工程款 1140.12 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同时请求判决鑫联精工作为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上述未支付工程款项承担清偿责任;判决对 " 黄山鑫联精工机械有限公司新建厂区工程 " 的拍卖、变卖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2021 年 4 月 2 日,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出具了民事判决书,判决鑫联精工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张海雷 251.89 万元,并驳回原告张海雷其他诉讼请求。

2021 年 4 月 14 日,张海雷上诉至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 年 6 月 24 日,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民事裁定书,因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对张海雷实际完成施工的工程量数额等基本事实认定不清,且对案涉工程款的支付主体认定错误并超诉请裁判,裁定撤销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此前的民事判决,该案发回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重审。

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 2021 年 7 月 5 日立案重审,张海雷重新提起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决城泰公司支付尚未支付的工程款 1133.76 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请求判决鑫联精工作为发包人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对上述款项承担清偿责任;依法判决对 " 黄山鑫联精工机械有限公司新建厂区工程 " 的拍卖、变卖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同时,张海雷向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递交了《鉴定申请书》,请求依法对位于黄山鑫联精工机械有限公司新建厂区工程材料动态调整超过 5% 的部分,以及变更设计图纸、工程签证单增加的工程量及对应工程造价进行鉴定。

截至 2022 年 4 月 27 日的申报稿签署日,该案件处于安徽省歙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中。

以上内容由"IPO日报"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IPO日报

IPO日报

《国际金融报》旗下IPO日报官方账号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