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夜读丨武山罐罐茶

关于武山人喝茶的记录,历史上尚无明确的记载,但无论走在路畔巷道,碰到熟人或朋友,总是热情地招呼:" 走,喝茶走!"

镌刻在我记忆里的是父亲用火盆喝茶的画面。早上,天一麻麻亮,父亲就起床了,父亲喝茶的火盆是用一个旧的瓷脸盆做成的,火盆里需要硬柴做火源、树枝、树根劈成一拃来长,这样烧得持久,火焰足。

火着了,先将铁壶的水烧热。再把铁壶里的水倒入茶罐,偎在火盆边,火苗伸出舌头,舔着黝黑的茶罐,茶罐里的水,禁不起火的温存,开始泛起丝丝缕缕的热气。一撮茶叶入罐,茶罐中平静的水立刻激动地抱着茶叶,跳起舞来。

稍煮,倒入茶盅。喝一口," 滋滋 ……" 随着那舒坦的喝茶声,仿佛喝下去的不是茶,而是琼浆玉液。喝着喝着,火盆里的火,渐渐地黯淡下去。父亲侧着头,撅起嘴," 噗 …… 噗 ……" 吹着火盆,让柴火再次燃烧起来。随着吹气声,盆火一明一暗,映照着父亲粗糙如老树皮一样的脸庞。他额头的皱纹,像山里的一道道沟梁,纵横交错,那些飞舞的盆灰,弥漫在他的脸周围,那场景,像一幅油画,那么深沉,那么厚重。

后来,父亲的火盆变成铸铁的了,再后来是蜂窝煤炉子,虽然喝茶的器具不断地改变,但喝茶的习惯从未更改。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成年后的我也喜欢上了罐罐茶,并成为不折不扣的 " 罐粉 "。

前年暑假,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去云南旅游,第二天下午,才到达目的地。舟车劳顿,疲惫不堪,更要命的是,呵欠连天,我知道,是茶瘾上来了。我忙打开背包,打算取出杯子,泡一杯。包被翻了个底朝天,却连杯子的影子都没有,看来是走得匆忙,落在家里了。正当我懊悔不已之际,办公室的老刘打电话叫我到他们房间闲谝。在我们办公室,我俩的罐罐茶,雷打不动。每天上完早操,都要见缝插针地喝上一罐。

来到刘老师的房间,一进门,一股茶香扑面而来,只见大家围坐在一起,电炉子上的茶罐,正冒着泡泡,笑得正欢呢。天呀!原来老刘把喝茶的家当都带来了。" 饭可以一顿不吃,茶不可一日不喝。" 老刘说着,递给我一杯茶,清香四溢。远离故乡,喝着罐罐茶,那种亲切,如他乡遇故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资料图片)

家里喝茶,家当齐全,当然舒坦。野外喝茶,虽简陋,但情趣顿生。去年夏天,朋友约我去草川大草原烧烤,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玩够了,我们开始在山脚下找了一块空旷之地烧烤。吃完美味的烧烤,口渴了,心想,此刻若有一杯罐罐茶,那该是多么的美气?正浮想联翩,朋友变戏法似的拿出茶罐茶叶来。正当我诧异之际,他们几个已经就地取材,找来三块石头,架起柴棍,点燃,边上偎上茶罐。片刻,清亮醇香的罐罐茶已在舌尖掠过。大家盘腿坐在草地上,品着香茶,仰望着蓝天,大朵大朵的白云,悠然地在天空中飘来飘去,世间的一切烦恼忧愁一下子都抛之脑后。此时此刻,方能体会陶渊明 "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 之境界。

在西方人眼中,吃下午茶,一般会有精致的糕点。同样,喝罐罐茶时,若能配上点美食,最好不过,而若有 " 烂草帽油饼 ",那就是绝配了。

" 烂草帽油饼 ",在宁远小吃中是比较有特色的。能烙出 " 烂草帽油饼 " 的,必为巧妇。烫水面,胡麻油,热锅,此三者为烙 " 烂草帽油 " 的必备。刚出锅的热水,倒入面中,用筷子搅拌均匀,所以又称 " 汤水面油饼 "。水温,决定了油饼的质量,若水太凉,烙出的薄饼柔如皮革,扯不动。

和面时,在里面再撒些葱末、盐巴、胡椒粉,锅热了,倒入胡麻油,放进面饼,滋滋滋,那是面饼浸渍油里发出的响声,顿时,一股清香弥漫在厨房里。待面饼上泛起点点焦黄色,用铲子帮面饼翻个身,让另一面与热锅亲密接触,同时,绕锅沿再往锅里倒些油。等到两面都变得焦黄时,就可以出锅了。

原先白白的圆圆的薄饼,烙熟后,已经变成一大块一大块的,焦黄酥软,让人食欲大开,就像一个脱了线的草帽一般,七零八落," 烂草帽油饼 " 由此得名。喝着茶,吃着 " 烂草帽油饼 ",真是人间最幸福不过的事情。清茶油饼,乃武山人待客之最高礼数。

(资料图片)

喝着酽酽的罐罐茶,浸润在氤氲的茶气里,我的思绪之舟穿越于宁远小城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里。

武山,旧称宁远。据县志记载 " 人尚争战而战艺精 ",并涌现出一批驰骋疆场而难逢敌手的武术精英。三国时期,曹操手下大将庞德是武山四门人,明末清初武艺高强的镖骑将军王雄(字玉山)系武山郭槐人。1992 年,武山被国家体委命名为 " 武术之乡 "。习武之人,豪爽、大气;习武之人,实诚、灵透。武山人喜喝罐罐茶,也与其实诚豪爽的秉性息息相关。

喝罐罐茶,是煮茶而非泡茶。泡茶,意味着客套或时间仓促;煮茶,是需要时间和真诚的。在宁远,煮罐罐茶又称 " 盘茶 ",需要大把的时间去 " 盘 "。少则,半个小时,多则,一个多小时。一罐茶,最多才能倒一茶盅,若两个人喝,一人只能喝半茶盅,一口就见底了。人多或口渴的话,需耐心等待,而喝茶的氛围,由此而生。五六个人围着火炉而坐。煮茶的 ,忙着等茶开了,逐个给大家满上。喝茶的,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在烟火缭绕中,叙叙旧事,谈谈近况。火在炉中跳,茶在罐中笑,谝渴了,喝一口,真个美气!

也许,有一天,你有空来到武山城。朋友一定会热情地招呼你," 走,到我家喝茶走!"

当走进他们家时,肯定会被迎上炕或请到上座。好客的男主人,熟练地捅开炉子,准备喝茶的家当,亲自为你煮一盅浓香的罐罐茶。麻利的女主人,已经在厨房里忙开了,一杯茶还没入口," 烂草帽油饼 " 已经端上桌来。吃着酥脆的油饼,喝着醇香的罐罐茶,谝谝宁远蔬菜的新鲜清脆,追忆宁远武术的源远流长,难道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令军信

责任编辑丨王璇

值班主任丨刘宇玮

以上内容由"兰州日报·ZAKER兰州"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