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1-21

离开华为,赛力斯还有救吗?

文 | 深途,作者 | 周继凤,编辑 | 黎明

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停产了,但又没完全停产。

这款前缀很多,名字拗口,由华为与小康股份合作推出的首款车,2021 年 4 月正式发布。

8 个月后,华为又另起炉灶,发布了全新品牌 AITO 及首款汽车问界 M5。问界 M5 是华为与小康股份合作的第二款新车。

赛力斯 SF5,很快就失宠了。华为官方商城没有了赛力斯 SF5 的身影,目前展示的是新车问界 M5。不少媒体也报道指出,华为线下体验店内原来摆放的赛力斯 SF5 已经被撤下,且这款车也不再接受预定。

甚至有赛力斯车主拉起了维权群,理由是 " 新车刚交付就停产,自己被‘割了韭菜’ "。

这逼得赛力斯不得不站出来回应称:" 赛力斯 SF5 会继续接受用户订单,用户下单后,我们将及时安排专人跟进协助交付 "。

首款合作车上市没几个月,便面临停产风波。新的品牌—— AITO 问界,完全脱离了小康赛力斯的品牌体系。

纵观华为与小康股份合作全过程,无论是台前台后,小康股份这位合作商的身份变得颇为尴尬——没有话语权、全程隐身。

小康股份,这家 2020 年《财富》中国 500 强排名 488 位,常年生产 3-5 万低端商务车的主机厂,靠着与华为合作,能走出自身的泥淖吗?

被华为选中

1 月中旬,深途前往北京的一家华为线下体验店询问能否预定赛力斯 SF5,店内一名销售人员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 现在确实没有办法从华为商城预定赛力斯 SF5,如果想要预定只能询问线上客服。"

至于原因,他了解到的情况是赛力斯 SF5 订单已满,为了按时交付,目前已经关闭预定通道,但什么时候再次开放并不清楚。

深途又去询问了华为官方旗舰店的线上客服,客服表示,现在依旧可以预定赛力斯 SF5,但是下单的渠道在赛力斯的官网、APP。

也就是说,目前华为已经不再接受赛力斯 SF5 的预定。

相比于解释赛力斯 SF5 的预定问题,门店销售人员更多的兴致在介绍问界 M5。

销售坦言:" 之前那款车说实话比较一般,只搭载了华为 HiCar。我们现在主推的是新车问界 M5。这款车的最大亮点就是搭载了华为 HarmonyOS 智能座舱,一上午已经有好几个人过来看了。"

而赛力斯 SF5 的另一合作方——小康股份,全程未出现在销售的介绍里

问界 M5 展车来源 / 深途摄

华为与赛力斯结缘,得从 2021 年说起。

2021 年 4 月,上海车展上,华为把一款名不见经传的新能源车——华为赛力斯智选 SF5,摆上了展台。

这款车搭载了华为 DriveONE 三合一电驱系统,HUAWEI HiCar、HUAWEI Sound 等(但不包括华为自动驾驶技术)。同其他车企的合作形式不同,华为甚至深入到赛力斯的产品设计、销售渠道、功能宣发等等。

赛力斯智选 SF5 由此出现在华为全国各地的线下体验门店中,与华为的其他电子产品一起销售。

赛力斯这个十八线的新能源品牌以及背后的母公司小康股份,由此名声大噪。

赛力斯(又名金康赛力斯)是重庆小康股份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小康股份,最初靠车用弹簧业务起家,随后逐渐拓展到摩托车减震及整车制造。靠着与国企东风公司合作,这家西南民企逐渐在低端商用车、微型面包车市场站稳了脚跟。尽管车卖得便宜,售卖均价在 3-5 万元,但赶上中国车市大行情好,小康股份的营收也水涨船高,毛利率长期保持在 20% 左右。

2017 年后,车市整体下行,小康股份由盈转亏。

为了挽救业绩,这家公司瞄准了新能源汽车市场。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小康股份也曾走过新能源汽车品牌出海镀金的战略。

2016 年,小康在国内成立了金康新能源公司,在美国成立了一家名为 "SF MOTORS" 的汽车公司,有人评价," 国内的公司负责生产和制造,国外的公司负责造势 "。为了增加知名度,"SF MOTORS" 宣布与特斯拉的原创始人马丁 · 艾伯哈德达成合作,全资收购由马丁创办的企业 100% 的股权,同时,马丁及其团队全职加入小康股份。

按照设想,SF Motors 要完成 20 万辆产能规划。SF Motors 先在国外站稳脚跟后,再回归中国。

没想到的是,"SF MOTORS" 在海外发展得并不顺利,小康迫不得已放弃海外业务,将 SF 的全部股权转到了小康股份旗下的金康新能源,正式转向国内市场。而金康新能源的首款量产车 SF5 销量极为惨淡,2020 年全年仅交付了 700 多台。

在被华为选中前,小康股份的燃油车业务连年下滑,新能源车业务入不敷出,徘徊在汽车主流市场的边缘。

某种程度上来说,与华为合作,救了小康一命。

华为带来的高光与低谷

被华为选中的小康,一度迎来了高光时刻。

" 傍上 " 了华为,小康股份的股价一飞冲天,接连获得数个涨停板,一度达到 83.83 元 / 股的历史最高位,总市值曾超越长安汽车。

2021 年 5 月,小康股份召开股东大会,会场挤满了人。实控人张兴海甚至自嘲:" 公司效益好,净利润盈利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来开会来关注;现在短期亏损,反倒是挤满了人。"

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 其实由小康股份两年前的旧车赛力斯 SF5 改装而来,在造型设计、配置、电池等方面没有变化,只不过增加了华为的车机系统、电驱动系统。但改装升级后的赛力斯 SF5,换了个身份进驻到华为展厅销售后,由此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据媒体报道,赛力斯 SF5 两天收获 3000 个订单,一周后超过 6000 个订单。

借助与华为合作,小康股份迅速获得了关注度、流量,但这条合作的道路,并非坦途。

华为多年来坚称不造车。但在造车之外,它把核心零部件都造了。12 月 23 日,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再次强调:" 华为每一个汽车核心部件都做了,我们只做部件,不造车。"

" 相当于一杯奶茶中,华为只要最甜的奶油、奶盖部分,把茶和水留给其他人。"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尽管华为有钱有资源有能力,但很多主机厂担心,一旦与华为合作,自己将丧失主动权。

2021 年 7 月,上汽董事长曾发表了经典的 " 灵魂说 ",上汽称如果采用华为等第三方的整体解决方案,无异于丢掉传统车企的 " 灵魂 ",只能沦为 " 躯体 "。新能源汽车从本质上重塑汽车业的估值逻辑后,失去 " 灵魂 " 的主机厂,只能沦为 " 代工厂 ",成为造车产业链最末端的一环。

从小康股份于华为的合作中,不难看出,小康股份的话语权并不多。

小康股份与华为合作的首款新车赛力斯 SF5,尽管有华为的加持,最初订单量也爆满,但落实到具体的销量上,表现得相当不尽如人意。乘联会数据显示,赛力斯 SF5 的全年销量仅为 8169 辆。随后,赛力斯 SF5 退出了华为商城。华为火速推出了第二款合作车。

到了新车 M5 这里,华为和小康在造车上的角色分配表现得更明显。

据余承东介绍,AITO 品牌是华为和赛力斯合作推出的新能源汽车高端品牌。尽管是与赛力斯合作,但这一次合作完全甩开了赛力斯原有的品牌体系,华为单独创立了另一个品牌—— AITO。

相当于,作为技术提供方,华为代替主机厂另起炉灶创立了一个脱离主机厂的新品牌。

至于新车问界 M5,除了搭载了华为的鸿蒙车机系统和 HUAWEI DriveOne 三电系统外,华为甚至负责了问界 M5 从外观内饰设计、性能配置到音响、家用充电桩等方方面面。

问界 M5 车机来源 / 深途摄

余承东透露,问界 M5 的产品定义、工业设计都是华为手笔。

那么赛力斯做了什么呢?

赛力斯做了一些事,赛力斯产品线总经理周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来看,赛力斯主导产品整车研发与整车制造,具体一点,比如说整个底盘、增程器、动力系统,车身内外都是赛力斯主导,还包括整个供应链体系、采购体系和服务体系。"

但总体来看,不论是产品、软件、销售渠道,华为都牢牢把控在手中。外界一度质疑,与华为合作的小康股份已经沦为 " 代工厂 ",真正掌握造车灵魂的是华为。

因而,华为推出问界 M5 的当天,小康股份的股价大跌 7.82%。第二日,小康股份直接跌停。

2022 年 1 月 7 日,90 多家机构参与了小康股份的电话会议。在电话会议中,小康股份重申,自己不做代工厂,更不是代工厂。小康与华为是长期合作关系。

但这样的解释,依旧没能阻止小康股份的股价持续下跌。

1 月 17 日晚,市场上甚至传出 " 中泰证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师陈龙或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抓 " 的消息,而涉事公司被指是小康股份。

内外交困,小康前途未卜

与华为合作,宛如刀尖舔蜜,但作为一家连续亏损的自主品牌,小康股份能选择的道路不多了。

中国的汽车品牌有 100 多家,整个市场过于饱和,自主品牌正在不断洗牌中。竞争力不行,历史欠账太多的自主品牌,如今正在加速走下坡路。

力帆集团因负债 166 亿元不得不宣布破产重组。海马汽车、江淮汽车已经沦为代工厂。众泰、华泰汽车资金链断裂,全线崩盘已经逐渐被市场边缘化。按照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的说法,未来自主品牌可能仅有四五家能够活下去。

" 中国市场竞争太激烈了,汽车品牌太多,现在又杀出了造车新势力。而消费者购买车的时候,也希望买一个靠谱的品牌。末端车企出的车大家都不愿意买,因为这些品牌很可能破产倒闭。对于小康来说,它要想活下去,不得不去找一个流量大、实力强的品牌来合作。" 汽车分析师张翔指出。

这么对比来看,小康与华为合作反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接下来,小康股份的压力不小。

对于卖车,华为志在必得。余承东近日在与媒体连线时提到," 我们计划到今年年底先用一千家店来卖车,假设每个店每个月可以卖 30 台,月销量便能够达到 3 万台,今年华为将挑战 30 万台的销售目标,这样合作车企一年销售额达到 1000 亿元。"

来源 / @SERES 赛力斯

为了能跟上华为的脚步,小康股份几乎拼尽了全力。1 月 1 日,小康股份创始人张兴海发表公司内部信,表示 "2022 年伊始,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举全赛力斯之力、全集团之力确保问界 M5 的高质量海量交付 "。

尴尬的是,小康股份缺乏造车的技术积累和经验。小康股份旗下有赛力斯、东风风光、瑞驰、东风小康(DFSK)等整车品牌,支撑其主要营收的东风风光、东风小康两大品牌是东风汽车和小康股份合作推出的,其中东风汽车更多的是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且小康股份多年来生产的是 3-5 万元低端商用车,缺乏打造爆款高端车的经验。而问界 M5 是一辆售价在 25-32 万元的高端车。

作为一家缺乏技术积累又常年生产低端车的主机厂,突然面临着生产和制造高端车的需求,小康股份能否成功完成任务依旧是未知数。

即便是产能、造车技术跟得上华为,危险也从未离开小康股份。

"华为本身是一个手机制造商,在汽车行业中没有积累和经验。和赛力斯这样的二线汽车品牌合作,可以积累汽车行业的经验。积累造车经验后,它很有可能抛弃赛力斯自己单干。" 张翔指出。

小康股份连年亏损,2021 年前三季度亏损了十个亿,燃油车业务在逐步走下坡路,而转型新能源与华为绑定,又可能沦为代工厂。这家西南主机厂的前途依旧未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