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口罩之下,我们的这两年

| 周航 蔡家欣 殷盛琳 魏晓涵 邱瑜敏 曹宇飞 黄格

编辑 | 王姗 王一然

不太愿意回想
武汉护士蔡傲竹 28岁  曾驰援金银潭医院

2021年中秋节,一个病人的女儿送来一盒月饼。我还是很开心的,最起码人家还记得你。这个老爷爷,(武汉疫情的时候)住在金银潭医院,算是我负责的病人,最后能够治愈回去,感觉还是很好的。

之前留下五线谱遗物的陶爷爷,我也跟他的家属见过一面。他儿子说,当时看了《武汉遗物》那篇文章,虽然没有名字,但包括身边的朋友,第一反应都觉得写的就是陶爷爷。当时,他们没法送陶爷爷一程,我代替他们做了这个事,所以他一直在跟我表达感激。其实,我就做了一件工作份内的事,但在他家人看来,就不那么简单,他们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去告别。

直到现在,我都非常想跟奶奶联系(陶爷爷的老伴)。孩子都在国外,相当于一个老人在家,我觉得她可能需要陪伴。但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会不会让她想起老伴,触碰到那段伤心的回忆。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敢联系。

这两年,我其实很少会想起在金银潭的日子。我不太愿意去回想它。虽然是一段很特殊的经历,但是那种氛围,你想起来都会觉得很伤感。有一回,是在去江夏(区)的路上,触景生情。

2021年8月,武汉疫情又严重了。当时,我正在吃午饭,护理部突然说要驰援江夏。江夏区全被围起来了。街上很安静,商铺都紧闭着。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那个时候,两年前去金银潭医院的路上。当时,世界也是很安静,那时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是,做再多的努力也没办法改变什么。现在,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警觉,感觉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

采核酸的过程中,有居民一直问我,还要做几次核酸?什么时候能够解封?每一次都感觉要好起来了,(疫情)又反反复复了。大家都非常想回到2019年以前,回到那种不被封起来的生活。但是要回去太不容易了。

从2020年4月8号武汉解封后,到现在都是一个(疫情)常态化的管理。

日常工作变得更繁琐了。每天都要查健康码和行程码,还有测体温和做核酸。很多乡镇的病人没有智能手机,处理起来就会很麻烦。他们会说,我核酸都做了,你还要看我的健康码?有时没办法,我们只能在自己的手机上给他申请健康码。住院大楼是闭环式管理,出入要刷脸验身份证,我经常看到楼下有人跟保安吵架。

我们还会被派出去打疫苗、做核酸。打疫苗跟采核酸的心态完全不一样。核酸就意味着有疫情,打疫苗相当于是在正常的环境下做防疫工作。我去过学校、单位、社区,氛围都比较轻松,只碰到过一次不良反应,那个人一直在喘气,但整个生命体征都很平稳。医生说,可能是过度紧张导致的换气过度。

像这些疫情常态化的东西,就是这两年最大的变化。

我个人倒没有很大的改变,可能对这个职业的接受程度会大一点吧。之前,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护士,很多人也不能理解,读了那么多年书,考上武大,最后出来还只是一个护士。疫情之后,能够不失业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而且当时我能够去金银潭,尽自己一份力,还是很为这个事感到骄傲的。

我喜欢凑热闹,平时喜欢看演出,好几次想去参加电音节活动,最后都因为疫情防控取消了。不过现在也没有那么多要求了,只希望能够健康平安。

●上图:2020年1月,蔡傲竹在金银潭医院支援。下图:2021年8月武汉疫情,蔡傲竹到江夏区采核酸。

疫情之后没有周末

东部沿海某市基层干部 王东 26岁

为了防疫,我已经连续5个礼拜取消休假。疫情前有周末,现在就没周末。

比如最近天津有疫情,我们就要每个村排查,挨家挨户问,在天津有多少人,有没有回来的。有天津回来的,那就按省里规定,集中隔离或者居家健康监测。

大数据有滞后性,数据给到我们这边可能几天后了,如果有人出现感染,中间跑了好多地方,那就完蛋了。

每个村都有镇上干部兼第一书记,也就是驻村干部,村里有人居家健康检测,驻村干部每天都要去看,量体温,确保没出门,每个人都要盯住。

2021年要比2020年忙,特别进入秋冬后,主要病毒变异了,传播太快了。2020年我们还办了几个旅游活动,2021年基本都没办了,大型活动一律取消。

现在,防疫工作肯定排在第一位。我们有疫情应急小组,只要有事,镇政府全部一百多个工作人员都要停下手里工作,投入进去。我同事老婆生了孩子,他的陪产假也都取消了,全部到岗。

比如前段时间,河南疫情,我们这有个次密接,我们中午一点收到通知,马上把整条街和周边房子封锁,最后做了三千多个人的核酸,忙到晚上10点多。

有的群众觉得身边没疫情,就没关系,但我们要把所有人都找出来,拿着户口册,挨家挨户上门,一个都不能漏,就怕万一是吧,这个压力是很大的。

我们还要上街巡查,主要是执法中队、市场监察的工作人员,每条街、每个市场要走遍,看有没有戴口罩,落实扫码,做不到位要督促整改。这个工作每天都要做。有时晚上十一二点,县里还要开视频会议,看中午布置的工作完成怎么样,每个镇都要汇报。

最近我们还在推进60岁以上老人的疫苗接种,有的老年人觉得自己不出村,不愿意接种,我们只能上门做工作啊。目前接种率大概是百分之六十,上面要求达到八十多,但也不是强制性,如果人家身体不允许,也就没法接种嘛。

我们镇10万人,现在口罩屯了三十万个,防护服上千套吧,如果真的有疫情,那我们要做的是顶过去第一天,第二天县里支援就会到位了。

2020年的时候,大家其实还不懂,那时候接触密接,都直接戴个口罩上门了,其实风险很大,2021年,开始改成医护人员穿防护服上门了,我们基层干部自己也穿。

现在应对机制也成熟了,省里一级级文件下来,到2021年下半年我们每个村都有应急预案了,出现疫情要求封村,哪几个地方硬隔断 ,每个村干部要做什么,镇工作人员半小时必须到现场,然后开始流调溯源、核酸检测等工作。

除了防疫,其他工作该推进还要推进,有一句话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像我们这边是旅游城市,每年都要办很多活动。

大家都是靠自己的责任心去做事情,因为我们在最基层,群众的事情都是我们来直接保障。说句难听点的,村里隔壁邻居吵架,我们还得去劝他们不要吵架。

当然这也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导致疫情扩散,肯定也要追究责任,我们必须尽责。

●街道工人员为解除医学隔离观察办理手续。(资料图片)

成长的代价

在日留学生 张宇欣 21岁

疫情这两年,我一共回了三次西安。

第一次是2019年底,那时候我大一,日本圣诞节放假,正好我爸妈生日,我回了国。其实,那会我在日本媒体上已经看到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的新闻,回国特地带了两盒口罩,还跟我妈说,出门一定要戴。但也想不到后面会那么严重。

第二次回国是2020年4月,国内疫情控制得很好了,日本这边刚爆发,口罩很快就抢没了,超市、便利店都空了,最高一个卖到200人民币。我回国不是为了"跑毒",是因为我爸生病了。机票很不好买,通过朋友妈妈买到一张,平常两千多能飞来回,这次单程就两三万。那次我真的全副武装,全天没吃没喝,不敢上厕所,傍晚到上海浦东机场,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冒虚汗。

十四天隔离结束,我就回了西安。之后一整年都在上网课,日常就陪我爸去医院,也跟同学碰碰面。我高中上的国际部,同学都出国了,要不是因为疫情,大家也不会碰面。他们基本都回国了,有的比我艰难,一个去美国留学的同学,去埃塞俄比亚转的飞机。

平常生活在大城市,忙碌又空虚,隔离时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和沉淀,很多人这两年应该都觉得有成长感吧。大家在一起会感慨人生,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更要关注当下。也会互相安慰,比如说焦虑是因为担心未来,可是你怎么就确定你有未来呢,哈哈。

2021年3月,我爸病情控制得蛮好,学校也开始正常线下上课了,我就回了日本,也要隔离,两周,安装几个APP,说会监测定位。但日本更多是倡导式的,比如你要隔离,合租室友不用,很多人还是会出门,不然吃饭咋办呀。

和一年前离开比,感觉日本街头人流恢复了正常,走的时候成田机场非常空,一些欧美面孔还没戴口罩,现在都戴上了。

夏天东京举办奥运会,我在排球馆做志愿者,给中国队做翻译,能跟郎导、朱婷说上话,那阵东京新增确诊特别多,志愿者有单独通道进场,有选手比赛都戴着口罩,场馆里没观众,队员们喊声特别清楚,我给中国队鼓掌鼓得手都疼了。

奥运会结束一周,8月17日,我就回国了,机票依旧很贵,但没去年那么难买了。

这是我第三次回国,也是因为我爸病情。这两年,大环境限制,家里就不能出事,如果出点事,就真的很混乱,会让你有被时代吞噬的无力感。

在西安,隔离到第21天,我爸走了,当时我还需要居家隔离7天,但因为家里要做灵堂,也不能回去,还要继续在酒店隔离。

我真的要疯了,一直争取,最后终于得到允许,前面一辆车带路,后面跟一辆车,我坐中间的救护车,去殡仪馆见了我爸最后一面——只能待半小时,我跟我爸说了会儿话,带了奥运会的书签和胸针,放在他的灵位上,当时穿着防护服,陪我去的姑娘跟我个子差不多,我妈都没认出来我。

接着又回宾馆隔离一周,结束后回家陪我妈,也只待两周,假期结束又回了日本。

现在日本封国了,也不知道下次回国是什么时候。西安也封城了,我妈在群里说,领到了政府发的免费菜,里面还有一袋鸡腿。

这两年确实成长了太多。以前会觉得总有人给你担着,给你解决问题,现在碰到问题,第一时间想的是自己怎么解决。当知道人就是环境和时代的产物后,我觉得最善待自己的方式就是去接受它。没有人是无坚不摧的,但我现在不会被轻易打垮。

●上图:2020年4月在成田机场。下图:2021年11月在成田机场。

"咯噔"

内蒙药店经理 燕姐

我在内蒙古中部某个小镇开药店,前几天,有个熟客买消毒液和口罩,走的时候笑着跟我说:"前年买的双黄连现在还没喝完,能不能再退给你。"我也笑了,"说明你这两年没病没灾,过的也是好光景。"

2020年1月,武汉宣布封城后,我们这里开始了口罩抢购潮。我找了好几个供货商,进回大约一千只普通口罩,进货价从2角1只暴涨到5元1只,当时防病毒效果好的N95完全找不到货源,有钱都买不到。到了二月初,有天夜里网上说"双黄连能预防新冠病毒",结果第二天店门一开真的有顾客跑过来买,晚上关店时,和双黄连有关的药片、口服液、冲剂……都卖得一干二净。第三天又开始发布辟谣,说双黄连没那么神奇。

等春天到了,疫情影响就小了很多,管控逐步放松,药店经营也慢慢正常了。当时涨价那么厉害的口罩,进货价基本和疫情前一样。九月开始我就不进N95了,把定金交给供货商以后心想,什么时候连普通口罩也卖不动了,疫情就快结束了。

但人没法跟天作对,2021年初石家庄又开始有疫情,政府工作人员到店宣讲防疫政策,规定四类药品(退热药、止咳药、抗生素和抗病毒类),购买必须登记,如果当地发生疫情,这些就彻底不能卖,并要让咳嗽发热的人去发热门诊看病。那会儿开始,我明白电视上说的"疫情常态化"是啥意思了,大概是新冠病毒不会像非典消失那么快,它就是赖这儿了。

越怕啥越来啥。2021年夏天,阿拉善跟二连浩特疫情,镇子跟二连浩特近,小区门口检查点又摆出来,每家每户又一天只能出来一两个人买点东西。但不一样的是,这会儿防控措施更严,每隔一个小时,我就拿消毒液进行全店消杀。

更倒霉的是,去年年底内蒙发现一个复阳的,他回乡时坐飞机,上面有个乘客是供货商,第二天就给我的药店送货。最后供货商被定成密接,我和老公被定成次密接,被接进隔离酒店隔离7天,药店前后关了10天门,粗算下来隔离费加亏损得过万。

后来看新闻发现"复阳人员"最终复核成阴性,也就是说实际没啥可传染的,我就挺窝火的;网上评价说"松了一口气",我更委屈了,(最后)也没人管我们这种被牵连的损失。

我今年43了,正是"不惑之年",但疫情这两年我确实挺困惑。开药店卖药接触病毒的风险比普通人大,现在我看生客进门,心里都打个"咯噔",因为不知道他从哪儿来,接触过啥人,别最后又把我弄得隔离。后来我说换个行当,但一想疫情闹得各行各业都有难处,不如还是把本行做好吧。

●上图:疫情前,镇中广场上民族服装大赛。下图:2022年初同一位置,广场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来核酸检测的临时棚间。

换了两座城市,改行又回归

原苏州影院员工衡雪琴

很遗憾,还没等到2020年7月影院复工,我就提了离职。过去这两年,我换了两座城市,改行又回归,目前在上海一家影城任职。

记得当时武汉疫情爆发,全国影院停业,春节档也取消了,我们只能想办法清理库存,食品饮料是有保质期的。后来,我在甘肃老家过完年回去,本来以为能赶紧上班,结果在出租屋里待了整整4个月都没听到动静。当时我们只发最低工资,还要交房租,实在等不住了,正好我男朋友决定去徐州做点小生意,2020年6月我们就一起离开了苏州。

在徐州的时候,我做了一段时间的婚礼策划,觉得还是更喜欢原来的工作,就重新回到了影院市场部。但是那家影院的地理位置不太好,所在的商场没有多少商家,楼下只有一个超市,上面有一家KTV和一家健身房,客流量很差,再加上疫情反反复复,影院的管控很严,所以生意一直不是很好。

2021年4月,我们决定来上海,我入职了现在的上海春天国际影城,这家影院蛮好的,一共十几家分店,我在总部这边做市场,现在已经快工作一年了。2021年的客流情况比起刚刚复工时要好很多,但无论怎样,感觉影院都无法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了。

首先,卖品部的销售就是个大问题。我在的这家影院除了2021年国庆档的时候短暂营业了一下,其他时间卖品部都是关着的,在影厅里面顾客要戴口罩,不能吃东西。另外,观众的观影心态也在疫情里产生了变化,上次我们一号厅出现放映故障,我想给顾客调到别的更大的厅,结果他一看那里人群更密集,就说不去了。现在防疫要求影城售票不能全部开放,一般会锁30%的座位,控制上座率。

这两年影片的整体数量明显减少了,而且没有好片子。好不容易有爆款潜质的片子呢,片方也要看定档时间,一看疫情起来了,他们担心影响票房,就会先撤档,导致影院很被动,我们几乎处在整个产业链的最末端,没什么话语权。前两天我们店长还转发了一条新闻,说2021年全国最低薪资列表里,影院从业者排第二名。没办法,影院是封闭空间,一旦有疫情,是最先被波及的。

现在电影院都在寻求转型,比如上海,有些电影院在做脱口秀你知道吗?还有相声、演出,相当于把影厅租出去,赚一些场地费。我们影院也在做多元化改造,在影院里头开音乐培训班和画室。以前大家都是急匆匆赶来看电影,完了急匆匆散场走人,现在影院最需要做的,就是考虑怎么把顾客留在这个场所里面,在这里花更多时间,能做更多事情。

我很喜欢电影,希望能一直在这个行业做下去,两年前你问我电影院会不会被视频网站取代,我的答案现在也没有变化,我觉得不会,电影院的存在仍然是有意义的,除了观影,它还有社交的功能。无论是在苏州、徐州还是上海,我都能看到周末的时候,小情侣或者带着小孩的家庭,一起走进电影院。

这两年,我的生活也在变化,和男朋友一起换了两座城市,上次我跟他说,我不想再搬来搬去了,想在上海定居。我们大学时就在一起了,如果没意外,今年或者明年就要结婚了,这算是个好消息。

●上图:2020年春节在天水车站。下图:2021年上海春天国际影城做活动。

"抢不过来"

杭州外卖小哥 阿南 28岁

我初一就辍学了,摆过地摊、开过摩的,啥活儿都干过。2015年开始送外卖,后来创业做麻辣烫没做好,又回来踏踏实实跑外卖,2018年到现在一直都在杭州跑单。

这两年,我发现很多(餐饮)店干不下去,直接搬空了。我们能很准确知道哪家店快要垮了。常去取餐就能发现,单量只要一下滑,比方说,一家做了二百多单,另一家晚上才出四五十单,就肯定出问题了,撑不下去了。

疫情之后送外卖也有很多要求,天天带着口罩,还要填体温信息。我亲眼看见一个跑外卖的哥们,他在健康申报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37.3℃及以上"那一行,这是发烧了啊,系统直接把他封号了。

有段时间外卖没办法送到家里,小区门禁进不去,我听说过很多外卖员和保安打架的事,也遇到过一些不客气的保安,我会凶回去。有次我很礼貌地问保安,"师傅,你们这个门有没有封?"他语气很霸道,"你去拿钥匙,我给你开?"又很凶地吼了几句。

还有些老小区让我们走路不能骑车,我就纳闷,如果车子有病毒,肯定配送员也有病啊,而且骑车一两分钟,走路要5分钟,接触的人可能会更多。外卖小哥也有很多人才,物业不让骑车,有的小哥买了平衡车,踩着进去;有的把外卖箱卸掉;还有的不穿外卖衣服,换了后备箱。

有时候也会遇到难搞的客人。最生气的一次是一个小区封控了,客人让我"冲进来"。我问他,出了事情你来担责吗?他没说话,我挂了他还一直打电话,非让我进去,我直接点了拒收,商家也没要求我赔付。

2021年12月,杭州疫情又严重了,我其实也害怕,平时到处跑,那段时间接单范围都缩短到三公里内。我一天要接触上千人,必须更慎重一点。

单子也越来越不好做了,好多失业的都加入这个行业。去年看到很多生面孔,走到哪都有人问店在哪,这个地址怎么送;新来了好几个40来岁的女外卖员,更神奇的是现在遍地都是20多岁的,刚下学的都出来跑单,根本抢不过来。

我不担心疫情会不会更严重,都习惯了。

●上图:2020年阿南的自拍。下图:2022年阿南的自拍。

新活法

大理民宿老板 胡静 36岁

其实,疫情前我们就想转让客栈,原因跟夫妻离婚一样,三个合伙人理念不同。当时谈了十多拨人,疫情后,一拨都没了,之前有意向的干脆消息都不回。

疫情来的时候,两个房间住着客人,劝他们回去了。那会有客栈接待武汉游客,还会被其他老板举报。我们雇了五个阿姨,客栈歇业了,她们都在家待着,有几个主动提了不要工资,我们每个月还是发了500元的红包。

快到(2020年)五一,才重新迎来了第一个客人。接下去几个月,有点报复性增长的意思,生意比往年同期还好。但到了冬天,疫情重新抬头,加上淡季,几乎没什么客人。

去年一整年,云南疫情此起彼伏,大理旅游也很惨,每次点开后台,毫无悬念,一片空白。有的客栈免费转让,因为付不起房租了。

我在南京先锋书店干过企划,在广州做过网站编辑。2017年,投了所有积蓄,跟两个朋友在大理开了客栈。我们不是商业奇才,无力回天,能坚持一天就是一天吧。客栈两个合伙人,大股东现在去拍广告了,小股东还在做其他民宿,这两年也挺难的。

2021年3月,即将35岁的我选择了"北漂"。

花了很长时间跟孩子沟通。一天晚上,他叹了口气,说妈妈我也只能放弃了。他说,本来想让你留下来陪我,但你如果那么想去,我就放弃了。我惊呆了,特别感动,没想到4岁小孩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想去一本喜欢的杂志做非虚构写作,但投了五次,没拿到面试机会。试了几家大厂,有的通过了,薪资也不错,最后犹豫了,还是没去。期间接一些公关文、书评维持生活,甚至写了一篇民事起诉状。

在北京待了半年多,我回了广州,打算做自媒体创业。如果失败了,就再找工作吧。

客栈已经盘出去了,价格比疫情前砍了几十万,对方也做民宿,这两年很难,一直没结尾款,所以暂时还是我们在运作。

当初是拿买房的钱做客栈,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衡量得失。失的话,大理房价涨了三倍,得的话,认识了很多朋友,现在合作的编导就是住客栈认识的。

我觉得自己生存能力还算强的,这两年更加相信了这点。我相信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活法,不是每个人都要被大数据收编的。

●从2020年8月到2021年10月,客栈里的枫树长大了。

没有疫情,这辈子不会做主播

安徽导游婷婷 35岁

疫情之前我是一名导游,疫情之后我还是导游,只不过变成了线上主播,直播带大家云旅游。2020年黄山第一场大雪,山顶上的气温零下十几度,我就站在雪地里面直播,一个多小时,手都僵住了,雪很大,渗到羽绒服里面,衣服、鞋全都渗湿了,下播之后就生病了。

疫情爆发之前,我们旅行社比较忙,有时候一个月要带四个团,出入境的,非常累。2020年疫情爆发的时候,旅行社直接关停了,我就意识到可能工作全都要泡汤了,大概是4月,安徽解封了,商场这些都开门了,但旅游业还是不行,公司就是一个停摆的状态,完全没有收入来源。

那时候我觉得疫情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加上每个月还有生活开销压力,所以就找了一份销售工作卖家具。大概2020年5月,我看到有导游在做直播,就辞职也去做直播了。

刚开始没什么粉丝,我不会唱歌,也没什么才艺,只能去户外直播、拍视频,每天基本上都要爬一次黄山。有时候也在想,什么时候能不爬黄山?做导游到现在爬了有400多趟黄山了。如果以后方便出去的话,我就全国各地跑去播一播,像广州、江西这些地方,更新鲜一些。

没有疫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做主播。我觉得线上导游还是挺有意义的。因为疫情,大家都不能往外跑,在家里很闷,那是不是就能通过我们这个云旅游,看看全国各地的风景。

●上图:疫情前婷婷(右二)带黄山团。下图:疫情后婷婷在黄山直播。

在中年做了想做的事

上海咖啡店老板 Roger

上海的寒潮来了,一起到来的还有反复的疫情,最近咖啡店的生意不如前一阵了,客流量可能少了10%左右。突然的寒潮和疫情肯定有一些影响,毕竟我是新店嘛,本身就是逐步上升的阶段。

虽然近两年实体经济不太好,但是去年秋天开店的时候,国内的疫情已经逐步趋向于稳定了。开一间咖啡店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以前在针对海外的旅游酒店做marketing,完全不相关。因为疫情失业之后,想着为别人打工永远是付出的多,收获的少,不如做自己喜欢的事。

两种生活状态完全不一样。以前一天工作14个小时,手机不离手,凌晨有事情也要处理,有一段时间已经到了幻听的状态,别人的电话响了都觉得是自己的。有时候路过咖啡店,在树荫下的、有小院落的,有人坐着静静看书,我会向往。因为(当时)没有时间允许你安安稳稳坐下来喝一杯咖啡,它只是提神解渴的工具。

疫情一下子就全停了嘛,旅游行业经历了全行业的减薪和空窗。酒店虽然开着,房间天天都没有人住,餐厅没有人吃饭,很少有营收。没有事情做,有一阵子我响应号召去上海火车站做志愿者。本来我的合同要转成无固定期限的了,后来业态调整没办法承担我的工资,就优化掉了。

在工作状态里,你不会去放弃的,外部施加压力让我有机会停下来,就当给自己放假了呀。我去做了原来没时间做的事情,比如花了两个半月,做了一个古建筑模型。每天做模型的三四个小时很放松,是很有成就感的。剩下的时间就了解一下市场,探索未来的方向。

我租下了新华路上一家原来卖床上用品的店,周围是居民社区。目的是让客人走出来,有一个交流和休闲的地方,放下电脑、放下手机,把生活和工作分开。所以我的咖啡店是没有电源插座的,手机电脑没电了大家就发发呆,或者和朋友聊一聊;有很多空间,可以让居民和社区免费办一些活动。

新的收获就是在社区里认识了很多好朋友,也达到了我原来的设想——联络感情的地方。他们碰到事就会找老板帮个忙啊,或者放个东西怎样的。店门口变成了一个宠物聚集地,客人会带着狗在门口聊天。感觉就是朋友或者邻里,很简单的,有一种信任在那里。

以前工作中认识的人很少再有交流了,朋友圈能看到他们越来越累,压力越来越大,整个行业不景气,还有人开始做代购。我之前也想过回原来的行业试一试,接触下来,觉得很多理念都不能接受。因为疫情他们要压缩成本,付出的酬劳和我同样付出的东西是不成正比的,我情愿放弃。

目前经济压力还不算特别大,至少能收回每个月的房租了。上海的咖啡店已经饱和了,我不想开一家快速让人接受、快速盈利的网红店,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节奏。

疫情对我最大的改变就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前一阵子咖啡店办了一个街坊展览,我认识了一位"失业的黄女士",虽然我们差十几岁,但在"失业"上达成了一致——失业并不可怕,如何积极地去面对?把它看成一种新的开端吧。

●左图:2020年疫情期间在上海站做志愿者。右图:2021年在咖啡馆门口自拍

(文中燕姐、胡静、王东为化名。)

- END -

以上内容由"极昼工作室"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