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红星新闻 2021-12-09

被拐男孩一眼认出人贩子,其父:孙海洋一家没来看望过

《亲爱的》原型孙海洋丢失 14 年的儿子孙卓,终于回来了。而帮他找回孩子的,是一个跟儿子同龄的 18 岁男孩,叫符建涛。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当警方披露拐走孙卓的人贩子的视频时,另一被拐卖孩子符建涛发现,那人贩子的身影很像他养父的弟弟,即符建涛的三叔吴某龙。获悉这一线索后,警方迅速介入,孙海洋、孙卓父子终得相认。

不过,孙海洋父子还没有就此向符建涛表达感激之情,符建涛的父亲符勇说:" 按理,符建涛在深圳的时候,他们家应该过来见下面、问候一下符建涛,但没关系了。"

▲符建涛一家团圆,中间为符建涛

找回自身 " 失去 14 年 " 的小幸福,这才是符勇最为关心的。12 月 8 日中午,在深圳兰园小区的出租屋内,符勇告诉红星新闻,儿子符建涛今年 18 岁,目前跟养父姓吴。" 今年上高三,再过半年就高考了,成绩不错,数学在班上数一数二,我们希望他在广东上大学,期盼有更多的团圆时光。" 符勇告诉红星新闻,符建涛被拐走时只有 4 岁半,但还记得一些事情。打小起,他就知道养父母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符勇

令符勇哭笑不得的是,符建涛一直以为是因自己调皮,被亲生父母卖掉。" 他小时候调皮,他妈妈就和他说‘你太调皮了,我就把你卖掉’,也因此,在养父母家,符建涛很乖,也很努力,他希望通过努力证明自身的优秀后,再回来找我们。" 符勇告诉红星新闻。

12 月 8 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深圳对符勇进行了专访。

"14 年,不敢换租房的地方 "

红星新闻:首先祝贺你,找回你儿子符建涛。

符勇:谢谢,太不容易了,14 年了!

红星新闻:从 2007 年 12 月符建涛被拐算起至今 14 年了,当时他才 4 岁半。

符勇:心里老念叨他,压在胸口的 " 石头 " 终于落下来了。再苦再累,终于过去了!相信今后的生活会更美好。

▲当年的寻人启事

红星新闻:过去 14 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符勇:吃不好,睡不好,连租房的地方都不敢换,电话号码也不敢换。我老家是广西博白县,1992 年,当时我 19 岁就来到深圳蛇口打工了。符建涛是我的第二个儿子,他出生于 2003 年。2007 年 12 月,他 4 岁半时,被拐了。我们又要照顾家庭,又要寻找孩子,挺难的。

符建涛在深圳的兰园小区出生,他丢失后,我们一直租住在这里,就是希望他能有一点点印象,可以找回来,如果搬家,担心他回来找不到我们。

▲符建涛小时候。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2003 年,你就租住在这里了?18 年过去了,变化大吗?

符勇:挪了下,之前是在旁边的 208 房,现在是 215 房,不敢远离,更不敢搬离兰园小区。

2003 年,这 10 多平方米的房间,租金加上水电费,一个月 500 多元。现在,同样面积的房间,加上水电费,一个月得 3000 多元。变化太大了。

红星新闻:寻找孩子、等待孩子的艰难岁月,是什么支撑你们走过来?期间,会认为孩子可能不在人世了吗?

符勇:没有。我们一直相信他在。可能我们比较迷信,我们去问过一个盲人道士,他说 " 你们 60 多岁的时候,就能见到你们的孩子回来找你们了 "" 盲人还说,孩子命很好,在一个很好的家庭获得很好成长 "。

其实,我今年 49 岁,我老婆 45 岁,儿子回来了。另外,他养父母的家境也很困难,不如我们。但盲人先生的话,支撑着我们走到了今天,挺过最艰难的岁月,所以,还是谢谢他。

红星新闻:你记得当时认出孩子的场景吗?

符勇:我当时在家养猪,他主动给我老婆打电话。我老婆简直不敢相信。后来,我老婆也和警方核实,警方给我老婆发了符建涛的照片,我老婆把他的照片发给我问:" 这个像不像?" 我说 " 就是!"

因为眉毛轮廓都可以看出来,彼此的感应也出来了。

▲符勇和他的两个儿子,穿红色条纹衣服的是符建涛

" 他如果原谅养父母,我们也愿谅解 "

红星新闻:孩子找到了,你们也找回属于自己的小幸福,你感觉孩子怎么样?

符勇:很优秀,成绩不错,听他说,在山东聊城的中学就读,他的数学在班上数一数二。他口才好,也很健谈,不像我这么内向。希望他以后学法律。

红星新闻:所以,你内心其实也矛盾?比如该如何处罚养父母的问题?

符勇:是的,但这是法律上的问题。该承担的,他们还得去承担,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首先他们夺走了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平静生活和家庭小幸福,而且夺走了 14 年,这是他们做得不对的地方。

庆幸的是,我儿子和他们在一起,没变坏,也得到爱和教育,他们也是善良的,所以,如果我孩子选择原谅他们,我们也愿意给法院出具《谅解书》。

红星新闻:这样做,主要还是出于对孩子的考虑?

符勇:是的。找回来的目的,是希望给孩子更多的爱,而不是伤害。如果我为了惩罚对方而让孩子受到伤害,我也不忍心。

还是尊重孩子吧,我们也会做我们可以做的,但并不代表我就赞成他们拐走我孩子这种行为,这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希望孩子因为遇到我们会变得更好一些,而不是相反。

红星新闻:孩子愿意回来和你们过吗?

符勇:我问过孩子,他愿意和我们过。他回到深圳的时候,和他哥哥和弟弟,都玩得很开心,弟弟还逗他玩。

▲符建涛对这张照片印象深刻,旁边脖子绕蛇的是他哥哥

红星新闻:符建涛还有哥哥和弟弟,对吗?

符勇:是的,他哥哥 2001 年出生,符建涛是 2003 年出生,他弟弟 2013 年出生。哥哥对符建涛还是有印象,符建涛对他哥哥也有印象。

符建涛回来后,他看到和哥哥在公园玩的合影,印象很深刻,因为照相的时候,哥哥把公园里的一只大蛇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符建涛因为害怕,所以印象很深刻,但他还是站在了哥哥的身边,还轻轻碰了那蛇一下。

" 希望明年他能考广东的大学 "

红星新闻:你们夫妻现在做什么工作?今后有什么打算?

符勇:我老婆在社区做巡防工作。我所在的工厂前年关停后,去年 3 月份,我就回广西博白老家养猪了,搞了个 500 多平方米的养猪场,养了 300 多头猪。去年挣 8 万多元,但今年猪肉降,又亏了 10 多万元。这样算来,回去两年还亏 4 万至 5 万元钱。

我打算关掉养猪场后,在深圳找个类似小区物业管理之类的岗位,这样可以多陪孩子,生活也稳定一些。

红星新闻:符建涛明年 6 月就高考了,有什么打算吗?

符勇:希望他考深圳大学或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之类的,这样在深圳或广州,都比较近,我们可以经常见面。

红星新闻:符建涛的养父母现在什么情况?今后你们两家有什么打算?

符勇:他们 50 多岁了,长期在东莞打工,目前是取保候审,不能离开东莞。

符建涛从小在山东长大,主要由奶奶带大。在养父母家,符建涛上面还有 3 个姐姐,但都出嫁了。

今后,如果可以,两家人碰个面,一起吃饭聊聊。但这一切都还要等符建涛高考后再说。

▲符建涛与亲人相认时,跪在妈妈面前

红星新闻:高考后,打算带符建涛出去旅游?

符勇:也没这个计划,就想带他回一趟博白老家走走看看。我们户口目前都在深圳,等过段时间,把姓名、户籍改过来,他现在姓吴,他主动提出改回来。

红星新闻:孙海洋能找回孙卓,这和符建涛的指认有关?

符勇:是的,他看了警方放出来的视频,一看人贩子的身影就知道是他三叔吴某龙,即养父的弟弟。

其实,我儿子在深圳那几天,出于礼节,他们(孙卓家)也应该过来看望一下,问候一下。但没有,无所谓了。

红星新闻:现在,孩子认回来后,谁养?

符勇:在学校,一个月生活费 700 元,我给他 1000 元。既然认回来了,就该我来养,承担起父母的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 韦星 发自深圳

编辑 潘莉

以上内容由"红星新闻 "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