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桃红梨白 2021-12-06

捐 8 个亿的富豪女婿,背后竟是上海滩大小姐?

文丨亳玄 图丨来源于网络

年年举办 Met Gala 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最近手头有点紧。

由于疫情,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020 年多次裁员,近百人离职,100 多人被停职。

馆里预计,资金缺口有 1 亿 5 千万 ( 美元 ) 。

11 月 30 日,感恩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入账了 1.25 亿美元。

这是大都会建馆 151 年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将用于翻新博物馆现代和当代画廊。

按当下汇率计算,这是一笔将近 8 亿元人民币的捐赠,手笔不可谓不大。

谁能一下子掏出这么多钱?马斯克?贝索斯?比尔 · 盖茨?

答案是:这笔史无前例的捐赠,是由美国华裔夫妇唐骝千 ( Oscar Tang ) 和他的妻子徐心眉 ( Agnes Hsu-Tang ) 提供的。

对普通人来说,这对富豪夫妇的名字,可能有点儿眼生。

唐骝千先生在国内,倒是有个著名亲戚——唐师曾。

唐师曾忙不迭地在微博、b 站都更新了内容,认领了这桩海外关系:唐骝千是我堂兄。

【澎湃新闻】的报道里,除了提到 1.25 亿捐款,还提到夫妇俩曾捐赠名画《溪岸图》。

事实上,1997 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董事唐骝千,就曾出巨资购得此画,捐给大都会博物馆。

当时《纽约时报》在头版发文,称其为 " 中国的《蒙娜丽莎》"。

夫妇俩本就跟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渊源已久,对艺术界也一直热心捐赠,所以这次巨额捐赠并不突兀,甚至可以说,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

这对低调的富豪夫妇,来头也一点不小。虽然是华裔美国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甚至上海话,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唐骝千先生籍貫江苏无锡,1938 年在上海出生。

( 在唐骝千本人的专访中,他说的是:我来自中国上海 )

说唐先生是 " 富三代 ",都算少了,唐家在清朝就是无锡望族。

爷爷经营棉纺品和面粉实业,家族拥有的庆丰纺织厂,是无锡七大纺织企业之一。

他的父亲唐炳源 ( 又名唐星海 ) ,从上海圣约翰大学、北京清华学堂一路读到麻省理工学院。

1923 年,唐炳源学成归国,1947 年迁居香港,创立南海纱厂。50 年代以后,唐氏家族移居香港。

唐炳源有一位侄儿叫唐翔千,长子唐英年——曾经的香港财政司司长。参选过香港最高行政长官的竞选,败给梁振英。

( 唐氏家族谱系 )

唐炳源的妻子,也就是唐骝千的母亲,是民国时期外交部次长温秉忠的长女温金美。

而唐骝千的外公温秉忠,1873 年赴美留学。留美期间结识了宋嘉澍,并成为挚友。

宋嘉澍的女儿们,似乎比他更出名——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 " 宋氏三姐妹 "。

温秉忠娶了宋氏三姐妹的母亲的妹妹,成为了宋氏三姐妹的姨丈。宋氏三姐妹青少年时期赴美读书,就是在这位姨丈的陪伴下前往的。

在这样的家族环境影响之下,唐骝千很自然地成为了那个年代的小留学生。

( 中间幼女右手边男童为唐骝千 )

1947 年被父母送去美国,就读于著名的私立中学菲利普斯学院 ( Phillips Academy in Andover ) ,后来考入耶鲁大学,一路攻读到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他的首任妻子,同样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当时就读于艾波特学院 ( Abbot Academy ) 的杨葸恩 ( Frances Young ) 。

( 杨葸恩与唐骝千 )

杨葸恩也出自不一般的家庭,父亲杨光泩是外交官,曾出使法国巴黎,杨葸恩便出生在巴黎。1942 年,杨光泩在菲律宾任总领事期间遇害身亡。

母亲严幼韵出身大户人家,丈夫去世后移居美国,曾在联合国工作,独立抚养 3 个女儿。

小女儿杨葸恩以全额奖学金就读艾波特学院,后来成立并经营两间公司;长女杨蕾孟 ( Genevieve Young ) 是原 Bantam Books 出版公司副总裁、总编辑;次女杨雪兰 ( ShirleyYoung ) 是原通用汽车副总裁,也是美国华人精英社团百人会的创办者。

严幼韵后来再婚嫁给了顶尖外交家顾维钧,给他带来了 30 多年幸福的家庭生活,于 2017 年 111 岁的时候才高龄去世。

( 去世前几年,有报纸写到她,用的标题是 "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 " )

杨葸恩与唐骝千婚后育有三女一子,婚姻幸福,生活美满。杨葸恩 1992 年因癌症英年早逝,他们的大女儿当时刚刚结婚。

在妻子去世以后,唐骝千仍然尽力照顾妻子的家人,每年都会雷打不动参加岳母严幼韵的生日会,还要与老太太一起跳交际舞。

严幼韵的自传《一百零九个春天》里提到过,年迈以后,她和顾维钧在纽约靠养老金生活,都不富裕。

但是很幸运她有一位非常善于理财的女婿,就是唐骝千,帮助他们把养老金投入股票市场,并得到了很好的回报,让他们有一个体面无忧的晚年。

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和选择,先从原生家庭、生活环境开始。整个大家族里,没有一个无名之辈,对后辈是最好的示范。

名校毕业、英年早婚,唐骝千没有选择回香港,跟着父亲和哥哥们干家族企业,而是在美国白手起家,从事金融行业。

一方面,唐骝千 11 岁就留美,从来没有返回过中国,对于故乡已经很不熟悉了,反而在美国更容易如鱼得水;

另一方面,唐骝千是家中老幺,大哥已经是父亲的得力助手,所以没有 " 子承父业 " 的压力;

再加上,唐骝千妻子的家族已经定居美国,所以他也顺理成章留在了美国。

曾有记者采访唐骝千,60 年代在华尔街工作,是否有感受到种族歧视?唐骝千非常谦逊地说:他很幸运,华尔街相对美国其他的行业更创新、更开放、更能接受新的血液新的人才,加上他加入的又是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所以他并没有很大压力。

可能是由于家族优越的经商基因,唐骝千在美国的金融投资事业十分顺利。

他先是在华尔街一家新成立不久的投行 Donaldson, Lufkin & Jenrette ( DLJ ) 工作,打下行业基础,抓住了华尔街的黄金年代,做出了非常成功的交易。

1970 年,他与同事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 Reich & Tang 并任 CEO 20 多年,后来这个公司成为全美首个上市私募基金。

他的人生拐点是,首任妻子去世后,他终于认识到,人生不是永远都要往前冲的,他已经到了应该回馈他人、反哺社会的时间阶段了。

所以进入 90 年代以后,他在事业上慢慢隐退,把大量的精力放入慈善事业。

( 美籍华裔领袖组织百人会创立初始成员——前排从左到右:贝聿铭、吴健雄、杨雪兰;后排左起:马友友、邓兆祥、唐骝千 )

他是大都会博物馆首位华裔董事,也是他的高中菲利普斯学院最大的捐赠人,从 1995 年开始,在校董会任职超过 20 年。在亡妻的大学母校 Skidmore College,他也捐赠了以亡妻命名的博物馆和美术馆。

在本次给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捐款以前,唐骝千在各处累计捐款已经超过 2 亿美元。

早在 1997 年,他就重金购得董源名作《溪岸图》,赠予大都会博物馆收藏。

( 老爷子的说法是:希望参观者进一步了解中国 )

唐骝千后来有一段短暂的第二次婚姻,外人了解甚少。

2013 年,与第三任妻子,相差 33 岁的华裔考古学家徐心眉 ( Hsin-MeiHsu ) 结婚。俩人有一重特殊的缘分:都是徐光启的后人。

徐心眉出生于台湾省,15 岁到美国留学,在美国布林莫尔学院 ( Bryn Mawr College ) 获得学士学位,修的是古希腊罗马考古艺术史和英国文学史,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拿下硕博学位。

徐心眉求学时期,宽容开明的父母没有逼她选热门的医生、律师、金融专业,而是支持她选择考古作为专业。

当她拿到中国考古博士学位时,从小教她文言文和古琴的祖父高兴地说:" 徐家出了位女状元!"

在这样有爱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徐心眉,内心富足,有一种由内而外不张扬,却十分笃定,不卑不亢的自信感。

美女学霸从 2002 年开始,参与哥大的早期中国史讲座系列,还是美国历史频道签约主持人,考古节目在美国深受欢迎。

从唐骝千婚后经常成双成对出现、共同做公益来看,两人感情甚笃,有共同的价值观并且互相欣赏。

俩人都受过最顶级的教育、见过更大的世界,所以女方并不介意年龄差,男方也没有刻意选 " 白瘦幼 "。

在了解徐心眉的过程中,有几件事情让我印象很深刻。

一件是她刚到美国的时候,好奇的是 " 为什么街上的人长的跟我不一样 ",而不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担心 " 为什么我跟他们不一样 ",可见她是一个有着极强自我意识、非常看重和认可自身价值的人。

另一件是,她的中文说得太流利了,毫无美籍华裔的口音,而且中 / 英文切换自如。

在她讲述自己考古的经历的时候,整个人发散出一种不自知的光彩和魅力。

( 比如她在广州南越王墓博物馆工作,聊起南越之地的文化起源,兴奋得手舞足蹈 )

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抱有热爱的人,才会展现出这种幸福感,这是有很强的感染力的。

还有,出镜服装都是基本款衬衫,袖子一摞,就能干活,非常利索,不是花架子。

顶级富豪唐骝千甘愿用婚姻把她留在身边,或许也是因为:她对磅礴历史单纯的热爱、没有任何功利心的求知探索,无论你多么有钱,都会有点自惭形秽,觉得自己才是 " 穷的只剩钱了 "。

这次,夫妇俩就捐了 8 个亿 ( 人民币 ) ,唐骝千说得很谦虚:自己很幸运赚到了钱,应该回报社会。

在商言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都在做的事,就是捐赠。热衷捐赠的富豪,也往往被寄予很高的道德评价。

比尔 · 盖茨退休时,一次性捐了 580 亿美元;股神巴菲特截至去年,已经捐了 370 亿美元。

新晋富豪扎克伯格 2015 年喜得千金,送给女儿的第一份礼物,就是捐出公司 99%的股份,市值约 450 亿美元。

唐夫人徐心眉则说得很文艺:

艺术是希望的最高形式,我们希望能把这份希望传递给全世界。

对于唐骝千、徐心眉这种级别的富豪来说,站在金字塔尖,没有体验过物质匮乏,在巨额财富的洗礼下,对 " 钱 " 是持平视态度的。

而顶级艺术品的价值,远远大于单纯的 " 钱 ",而是财力、社会名望、甚至个人眼光、审美和品位的综合——这就是把 Old money 和「暴发户」区分开的那条,看不见的金线。

艺术品有价,而 " 美 " 无价。生活中,买买买带来的欢愉,终究是有限的。人是需要精神生活、需要偶尔跟 " 美 " 的东西待在一起的,这跟财富没有必然的关系。

如果你能在博物馆、画册中的艺术品,得到精神的慰藉、感受到创造力和想象力,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得到内心的力量,那同样是一种,精神上的富足。

责任编辑:谦叔

以上内容由"桃红梨白"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