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补壹刀 2021-12-03

一名医生问我:我收入增加了,但为什么不受尊敬呢?

执笔 / 袁钟

新冠疫情袭来之后,人们正在重新认识健康问题。

过去有一种看法认为,健康不是生产力,因为它不能直接创造新财富,因而医疗机构尤其是防疫机构曾经被视为包袱,被要求自负盈亏,甚至直接被推向市场。

这种情况下,如何让医生不牺牲善良就能获得正当权益,如何维护医生的尊严,成为持久而沉重的问题。

医生的职业荣誉感从何而来?

本来是从治病救人帮患者解除痛苦而来,却被经济社会中分开计算的各种 " 计件 "" 计数 " 遮盖。

以前,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风险是灾难、饥饿和战争,现在又增加了重大传染病。

新冠病毒新型变异株 " 奥密克戎 " 正在引起人们的广泛警惕和重视,以后很可能还会有其他变异毒株,或者其他重大传染疾病。老百姓、社会和政府需要重新认识医疗和医生的地位与作用。

我们看到,美国的科技那么发达,可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竟然已经超过 77 万人,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美国,健康是个人的事,而不是政府的事,而是市场的事,需要靠 " 无形之手 " 去把控。

当然,还因为根植于欧美政治家心中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即 " 物竞天择 " " 适者生存 "。有人坦然地解释,美国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主要是老人,言下之意是该走的人。

而中国却主张 " 一个都不能少 ",这才是彰显对弱者态度的真正文明。

在中国这次抗疫中,我们意识到,医疗不仅给患者带来效益,还给政府和社会带来巨大的正面效益,可长期以来,社会对医疗的理解和支持是不够的,特别是如何 " 尊医重卫 ",如何维护医生的职业荣誉感。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能治病救人的职业当然最应受到尊重,所以医生这个职业本来有着 " 神圣的光环 ",但已逐渐被抹掉。马克思曾说,当医生成为资本的奴隶,他们就将变得没有尊严。

的确,某些经济学家正在把医疗行业降低为消费经济行业,把医学伦理降低为经济学伦理。

事实上,医学伦理和经济学伦理有根本区别:医学伦理主张一切对患者有利,不伤害患者,有利于患者,公平对待患者。经济学伦理追求的只是所谓互利,即不仅要对患者有利,还要对医生及医院有利。

当用经济学诠释医疗行业,用现代企业化管理掌控医院,医院院长就变成厂长,科室主任变成车间主任,医生变成产业工人,看病就变成 " 计件工作 ",收入就变成 " 计件工资 "。

在四川某地,有医生问我:我有房有车收入也增加了,但为什么不受尊敬呢?为什么幸福感下降了?我回答说:医生工作的意义在于帮助别人,真正的幸福不在你得到多少,而在你为别人、为群体付出了多少。所以在工作中,少点交易,多点仁义。

医生不是做生意的职业,而是救死扶伤的职业,医疗起源于人类痛苦的最初表达和减轻痛苦的最初愿望。

全世界有三种东西是神圣、不能交换的:生命、信仰和爱情。但在欲望大于道德的情况下,这些正在发生改变。比如某年 " 双十一 " 的时候,有家医院做广告说:今天做手术打半价、生孩子打八折。

类似情况还不少,医疗和医生何来尊严?

医生需要挣钱,但只想赚钱千万别当医生。我跑过几百家医院,深深地了解,大多数医生并不认为财富是他们的荣耀,而认为治病救人才是他们的荣耀。医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公益性很强。

在医生的价值排序中,尊严是排在第一位的。大多数医生不以赚钱为目的,他们需要的是有尊严地挣钱。

当前,我们这个社会不缺名医,缺的是良医,即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医生," 以公共立场济世安民,为杏林之侠 "(北京协和医院张孝骞大夫语)。良医是为了救人学医,而不是为了赚钱学医。

如果有两种医生:一是技术很好,人品不怎样的;二是品德很好,技术还可以的。人们大多倾向于找后一种医生即良医看病。

各级政府和社会不要吹捧名医,而是需要营造良医产生的氛围和条件,比如建立 " 良医基金 ",公开表扬和鼓励良医,用精神和物质支持更多医生当良医。

当重大传染病来袭时,让我们所在的城市及地区有更多好医生、好护士帮助我们,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由于重大传染病成为人类社会的重大风险,应该把医务工作者当作最重要的人才,给他们更多的信任和尊重、更多的荣誉和更好的发展机会,让良医成为本地最受尊重的人。即将举行的 2021" 敬佑生命 · 荣耀医生 " 第六届公益活动盛典,正是践行 " 尊医重卫 " 思想的一项举措。

再具体一点,当地的人大、政协、民主党派、医学会、医师协会、共青团、妇联、侨联等这类本地荣誉席位希望多一些医生护士。

对医生绩效考核的观念,应是多劳多得结合多爱多得。

那些爱生命、爱医学、爱病人的医生,那些考虑患者比考虑自己多一点点的医生,那些 "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 的医生,就应该给予最大的肯定和支持。

有关部门和权威机构对医院及医生的监管和评价固然重要,但不需要什么 " 一切向上看 " 的医院排行榜,百姓和患者最有资格评价医院及医生。如果问医疗及医疗机构究竟依靠什么?" 江山是人民,人民是江山 "。

每个合格的医生,一要有科学的头脑,二要有人文的心灵,即不仅会与疾病打交道,更要会与人打交道。

医生面对的是有思想、有情感、有灵魂的人,而不是机器。医生不是修车的。

有一位牙科医生告诉我,他有很好的牙科专业知识和技术,但缺少医学人文知识,他在临床中发现,牙齿从来不找他看病,而是长牙的人找他看病,但他却不会与人打交道。多少医生已经变成修车的,他们忘了自己面对的是有思想、有情感的人。

医疗需要温度。

生病是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危难需见真情,此时此刻,患者及家属的感觉明显会被放大,一句话、一个手势、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会放大感觉,让至暗见光明,让寒凉有温暖。

美国著名医学家奥斯勒让医生警惕 " 三大敌人 ":冷漠、傲慢和贪婪。

国内许多著名医学大家都在力主 " 有温度的医学 ",如韩启德院士、郎景和院士等。

医生有四个 " 本钱 ":第一是爱,第二是知识,第三是技术,第四是经验。其中 " 爱 " 是心灵深处的驱动。

在管理及绩效考核中渗透 " 多爱多得 " 的理念,让帮助别人、帮助患者才是真正帮助自己成为医生不朽的信念,让医生精神世界的 " 绿水青山 " 成为医院高质量发展的 " 金山银山 "。

(作者是中国医师协会医学人文专委会常务副主任)

来源:环时深度观察

以上内容由"补壹刀"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