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今日商讯 2021-12-03

联想凭什么要回应司马南?

提要: 郭德纲老师说,内行要是和外行去辩论,那就太外行了!

作者 | 刘典一

编辑 | 大今

出品 | 今日商讯

10 月以来,司马先生连续发视频炮轰联想,指其存在研发投入比过低、贱卖国有资本、疑似金融帝国等问题。

针对此事,网上也热议不断,有人认为司马先生的目的是煽动民众的仇富情绪,借机打造个人 IP;也有人认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联想确实存在司马先生指出的那些问题。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已有主流媒体为联想发声,但绝大多数网文仍对联想和柳杨二人喊打喊查,似乎有化不开的深仇大恨。

在繁忙的摆摊之余,最近一直未太关注此类事件。偶有耳闻,也觉得,像司马先生这样的人,联想看他一眼,都算输。

但是今天看到有个不小的媒体平台发布了一篇文章,大意是:" 联想无疑拥有极为专业的法务团队,但是至今都没有站出来公开回应司马南 "。

看到这,然叔耳旁不禁响起郭德纲在相声舞台上的那句话:你算个六啊!

据说,司马本姓于。他应该特别感谢假气功,以及各路大家一眼就能看穿而没人站出来戳穿的伪大师。

在那个假大师频频出世的日子里,司马先生配合央视做了几期节目后,火了。

之后,他以 " 打假者 " 自居。他打的假不是商品,是精心选择之后的人。所以王海进去了,他出头了。

自从假大师在公众眼里不再神秘之后,司马先生沉寂了。显然,他心有不甘,开始精心选择热点话题进行点评。

不疼不痒的话题点评,始终没让司马先生火过上世纪 90 年代。倒是关于 " 移民 " 的话题引起了一阵热议。彼时,有人拍到司马先生在遥远的西方被电梯夹破了脑袋。随后,网上针对他移民的话题挺火。

司马先生口口声声说自己并没有,经常提到自己的住址是北京市南锣鼓巷 8 号。如今,网友已经踢爆,这个地址其实是个公厕

在司马先生曾说 " 我眼里揉不进沙子 ",这句话的正常人理解是,我见不得人撒谎

在最近接连几出的视频里,司马先生宣称被柳传志姿色撩人的秘书 " 召见 ",然后,又有人踢爆说,那张秘书照片是用 P 图软件炮制的

他说民营企业的税收不如一个中石化,却在引用数据时,故意引用 2013 年的陈年旧账。2020 年的数据是,仅民营企业 500 强,纳税金额就高达 13000 多亿元,而被司马先生热捧的中石化是 2000 多亿元。

他说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数据很容易查到,转制之后,中科院向联想投了 20 万元。从股权转让、分红、市值三方面合计,中科院 30 多年合计回报大约 200 亿左右。

国有资产要都能以这样的方式对流,那简直太好了。

也就近两年,舆论开始对企业界不那么友好,而且愈演愈烈。

包括华为在内的几乎所有知名企业,都曾经或正在经历不友好,甚至仇视的对待。不久前,那家互联网大厂因 " 性侵 " 一度坐上了热锅,哪怕案情尚未查明,网络上针对这家公司攻击就已铺天盖地,其中最强的声音直接将性侵上升到公司制度层面,说 " 企业文化纵容了性侵的发生 "。相当骇人。

面对类似撒泼式的污蔑,以及盛行的戾气,那家大厂连还一句嘴都是错上加错。何况,无法反击。你无法去论证 "20 年沉淀下来的企业文化 " 是如何不放纵性侵的。

郭德纲老师说,内行要是和外行去辩论,那就太外行了!

企业,应不应该被批评?当然应该,而且需要更多的批评。

爱吃鸡翅的同事鲸落说,她想吃鸡翅时最常去肯德基,原因是他家可以随时被批评。这是一个朴素的真理:阳光之下,阴影无处藏身。

但批评应该具有弹性和开放性的,不是为批而批。

这一轮对联想的抨击,始于某公众号在联想集团申报科创板前后,对柳杨等高管的高薪质疑,以及对联想控股 2009 年将 29% 股权转让给泛海集团、" 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 的质疑。

到了 11 月,几乎一样的内容又被司马先生以视频形式公开讲述,发酵成连续的拷问。

恰如前文,这些质疑,确实不是凭空而起,却充满了似是而非。

正是这些 " 似是而非 ",让网络像极了腌菜的酵缸,这个发端于中关村的世界著名品牌就在其中沉浮。

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年代的人们,很难想像今年对一个充分竞争行业里,排名世界第一的公司及其创始人能够如此的冷嘲热讽,喊打喊查。

曾经对工商业充分包容的社会环境哪去了?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以上内容由"今日商讯"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今日商讯

今日商讯

今日商讯(tonews.cn)是商业财经资讯创作设计的内容生产平台,平台主要面向商业财经记者和编辑,智库专家,以及企业和机构新闻发言人。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