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见我(二)在江湖在大理

旅行中除了可以记录一路上的景色与行程,也还可以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想法,零零碎碎的感想,自我认识的心路。作者说:" 在我还有力气都时候,想向外走一走,说不定一米之外就是我的理想乡呢?" 骑行滇藏杂记《见我》每周五连载,如果你也有想写出来的故事,欢迎通过骑客投稿。

我在到达大理的那个凌晨写下这些话。

张驰睡着后,我去买了旺仔,可乐,和大理的鲜花酸奶。鲜花酸奶味道怪怪的,有点像家里月饼中青红丝的味道,那个好像也是花做的。上次喝旺仔已经是去年这个时候,在中宁县,远征队的大家都在宾馆楼下的超市里买旺仔,好像是十二块吧,这玩意真不便宜。那天几个人去黄河边看日落,但没有算好时间,只看到了余辉,也将从齐鲁大地带来的营养留在了宁夏蚊子的身体里。那家宾馆挺破,洗澡是公共浴室,三四个大老爷们挤在一起,空气中充满了快乐的气息。大家在阳台开会,在大厅做放松。

我以为自己记性很差,没想到还记得这些东西,但那一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其实整个远征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事。

哦中卫的瓜特别甜,路也特别烂。

算了都过去一年了,提什么远征。

▲洱海西岸

休整一天,往古城方向走。兴之所至,下到洱海岸边。一对新人正在拍婚纱照,两人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对我来说,婚姻在很多意义上都是一个 end,当然也是很多新开始。对于一对下定决心走向同一个 end 的人,我很难不报以祝福。对于一对有勇气担起许多责任的人,我很难不报以尊敬,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准备好了。

所有的古城古街大抵都是一个模样,一些仿古的建筑里驻扎着各种打着特色名号的商家,而那个斑驳城门的历史,高贵的游客好像并不会多看一眼。很早以前听说过云南的扎染,但这里打着扎染名号的店铺是不是也只卖印染的货色了。那个蓝色确实是好看的。我记得从小我就说最喜欢蓝色,媚不艳俗的蓝,现在也喜欢。甚至这是我想去拉萨的很大一部分理由。

有标间每晚三四十块,还装修的很好看的客栈,应该是大理古城的精髓,应该也是这个特殊时期的特供价格,但床位一直是不贵的。在摆满多肉盆栽的天台远望苍山云雾缭绕,是一件美事。在天台还碰到了一个写书的大哥。

高中的时候我也把窝在小城里靠码字为生当做理想生活,后来也没写出什么东西,就放弃了。多读书是好事,哪怕读的执迷不悟也好过不读。至少能知道,有些路对你来说可能走不通。

晚上的古城比白天更有味道一点,其实也不过如此,济南的芙蓉街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有什么关系呢,我又不是去逛街的,是好看的姐姐们给了我出门的理由。也不知道是哪个天使发明的露脐装,真好看(当时单身,现在戒了戒了)。

街上卖有很多果酒。两斤寄回家,老板姐姐又送了半斤。度数不高,十来度的样子。但半斤喝完仍是微微脸烫,晕晕的,这就是微醺的感觉?客栈天台上一小对在聊天。妹子说,很多人待在大理是因为这包容了很多地方的东西。

我对此没有体验,但若果真如此,大理还真是个不错的小城。

在天台喝了半斤十几度的茶酒,两个说着不饿的人点起了夜宵。果木烤鸭很香,很早以前我吃过这个味道。但后来屯留的手撕烤鸭都比较干柴,鸭皮也没什么油脂,让我就觉得烤鸭这种食物也就这样了。嘤嘤同学郑重向烤鸭道歉。

张驰吃完麻辣烫就睡下了,我提着不太想啃的鸭架子去了楼下。店长和几个长期住客他们在烤肉吃,啊对,我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嘻嘻。一群人哈酒吹逼的感觉很棒。那个刚刚在天台上的东北姐姐(知道了他们不是一对),说她两年来了大理五次。她说时光小筑(我们住的客栈)像家一样。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耳熟。大家的江湖气都很重,也就聊得来。吹了两个钟头终于回房,喝了两杯二锅头后神智勉强清醒,但眩晕感已经很严重。这就是醉酒的感觉嘛。高中毕业喝过一次江小白,远征结束喝过一次啤酒,五瓶青岛之后我也没觉得自己醉了。这次不一样,我还在思考,但加快的心跳,粗重的呼吸,无力的身体都告诉我,我醉了。

希望明早我能如期醒来。但醒不来也很好。

大理好像并不似我想象中那样商业化很严重,它更像一个专属于年轻人的镇子。来自天南海北不安分的灵魂聚集在这里,在原本环境中有些另类的他们,似乎就能相互取暖了。我呢,似乎可以融入这里,但也没什么必要,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知道有一个眼睛很大很爱笑的兵哥,一个故事很多的西北爷们,一个看起来好像没那么文艺的胖哥,一个不能喝酒的帅弟弟,还有没有问过名字的那几个笑脸就够了。我没有问这些住客靠什么生活。祝他们永远不会发愁靠什么生活。

再见,大理。

未完待续

是本人 20 年七月骑行滇藏线的记录,全文共十一小节,约两万字。全文更新于山大车协论坛 bbs.casdu.cn 已完结。

责任编辑:张半仙儿

以上内容由"美骑网-单车资讯"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